【做人最緊要行得正企得正】不要讓身體成為受壓迫的順民 - 明周文化

【做人最緊要行得正企得正】不要讓身體成為受壓迫的順民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梁俊棋

08 May 2018

我們擁有什麼?金錢、股票、Bitcoin、職位、專業資格、學歷、朋友?答案很多,但從誕生第一天起計算,我們真正具體擁有的,是我們的身體。

身體是會起變化的。一方面,我們當然知道,可是,一方面,我們並不知道。

三年內,因為坐骨神經痛和腰椎勞損,兩次接受物理治療,每次治療時間都花上兩個月,前後用了差不多兩萬元,我終於痛定思痛,找來一個健身教練。一周一課,為期三個月,目標是增加肌肉力量,建立定時運動的習慣。

跟闊別了的身體打聲招呼

第一次上課,其中一個練習背肌的動作,先要將肩胛骨向下沉,再拉下健身杆。那一刻,我感到腦部正在發出信息,指令背部肌肉活動。腦袋好像第一次與背肌打招呼,過程需要全神貫注,才不會錯用其他肌肉。

三個月下來,我發現自己的站姿、坐姿、步姿和臥姿都有出錯。原來,我與自己的身體一起生活了廿七年,感情卻如同陌生人。原來,做了許多年人,站坐走躺,每一個最平平無奇的動作,我們都犯了這種和那種錯誤。應該放鬆的地方,我們繃緊;應該平衡的地方,我們歪倒;應該昂首挺胸堅持的地方,我們彎腰低頭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放棄。

完美的藝術可以幫助我們?

文藝復興時期,藝術體現人文主義,歌頌人體的美感。西元前一世紀的羅馬建築師維特魯威,曾經在數學上提出完美的人體比例,達文西成功按其比例畫成「維特魯威人」。一個男人擺出十字和大字形姿勢,剛好框在一個圓形和方形之內,達文西在圖上寫道:「完美的人是衡量宇宙的尺度。」

如果與古人來一場對話,會否為現代人帶來一些靈感?我找來四件藝術品,邀請教練 Alex-Fung Kwun Yu 做模特兒,由 JIE Technology co.,ltd 先科機械香港有限公司 提供3D掃描技術,演繹和解構不同動作。

俗語有云:「站如松,坐如鐘,步如風,臥如弓。」以此為標準的話,大衛很可能會患上五十肩,亞當應該患有脊柱側彎─你與我,又會如何?接下來,將會每日解構一個姿勢,嘗試給大家一些「做人」的建議。

一個人的姿勢,決定了體形,同時決定了命運。

***

現實中的大衛像  係咪你嚟架?

在廣東道的名店門外,大衛正倚在牆上發呆。他的肩上托住幾大袋戰利品,看看手上的電話,原來已經瘋狂購物三小時。

「大衛,你出咗嚟都唔話聲我知?等我仲周圍搵你。」看着對方手上新添的兩個大袋,大衛深呼吸一口氣說:「我受夠了,分手吧!」

2582-body-001姿勢原型介紹
雕像是聖經中的猶太英雄大衛,學者認為是準備戰鬥之前的大衛。大衛的面色堅毅,頸部現出青筋,眼神專注,堅毅地望向遠方。但是他的身體姿態相對放鬆,重量放在右腳,右手拿石頭,左手將機弦搭在左肩。

羅丹在手機裏   看見的樂與怒

走進茶餐廳,沉思者羅丹要了一客快餐A。餐廳裏,椅高枱矮,羅丹把雙手擱在桌上,滑着手機看新聞。讀完港珠澳大橋人工島飄移的報道,他再也沒有心思看下去。「熱奶茶少奶。」羅丹移開雙手,侍應放下茶杯。羅丹靠向卡座,低頭繼續掃手機,打開遊戲,看看自己的青蛙回家沒有。

2582-body-002
姿勢原型介紹
羅丹受邀為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設計雕像羣,主題靈感來源於詩人但丁《神曲》中的《地獄篇》雕像羣被命名為「地獄之門」,沉思者是其中之一。雕像表達但丁對地獄罪惡以及人間悲劇的反思。

艾拔圖前傾的身子   不是為了諂媚

星期一早上,港鐵香港站通往中環站的大堂,四周環繞着急促的腳步。艾拔圖穿着西裝,提着公事包,踏着大步不斷超越人羣。還有十五分鐘就9點半,行得再快一些的話,他還有機會去快餐店買早餐。想到這裏,他將上身向前再傾,邁出更大的步幅,以衝線的姿態抵壘。

2582-body-003
姿勢原型介紹
Alberto Giacometti的雕像表面上是一個低頭謙卑的人,但是行走的姿勢其實也在表現人性強而有力的一面。有評論認為雕像反映做人的艱難,但是人類依然保有尊嚴地,步向未知的將來。

亞當在煩惱    偷吃蘋果以外的事

工作了一整天,亞當如常在家樓下買外賣,拖着疲累的身軀回家。吃過飯後,他側臥在沙發,拿着遙控器找節目。訂閱的頻道明明有數百齣電視劇和電影,可是,亞當怎麼找,也找不到想看的節目。一個小時之後,他維持着這個姿勢不斷選台。「咚!」他撐起身,探頭看看茶几前電話,是夏娃傳來的信息。「一個人嗎?在做什麼?」亞當不知道怎麼回答,說自己看了電視嗎?可是夏娃再問自己看了什麼,又要怎麼答她才好?

2582-body-004
姿勢原型介紹
《創造亞當》取材自舊約《聖經》「創世紀」的故事,由米高安哲羅繪畫。軟攤着的亞當,看見上帝與天使前來,勉力撐起上身。上帝已經伸出指尖,亞當也努力伸出手,雙方的指尖即將碰上,上帝將會創造第一 個人。

後記:不要讓身體成為受壓迫的順民

亞特拉斯因為在神族之間的戰爭中落敗,被宙斯懲罰,留在世界的最西處,獨自托起天穹,而且不能放下休息。Alex模仿的時候,累得雙手抖顫。完成掃描之後,他說:「真的像托住了整個世界。」

雕像神情痛苦,頭顱被壓得側向一邊。我看着這個亞特拉斯,忽然覺得,我們不是也生活得像他一樣痛苦嗎?在人生不同階段,我們都承受着不同壓力:讀書、工作、養家、供樓、供養父母。我們每天都要動腦筋找更好的工作、更好的伴侶、更多的金錢,卻沒有再怎樣動過我們的身體。

身體會適應我們的生活模式,當身體認為我不需要某些肌肉,那些肌肉就會流失,由其他身體部分代償。每一個都市人,未必一定有過大病,但是總會被各種小病小痛纏繞。每一個痛症,其實都是身體發出的控訴──「再這樣下去,我就會垮掉。」

Alex在成為健身教練之前,做過文職、零售、地產、建築、跟車送貨。他開始健身的時候,跟許多人一樣膚淺,只是為了身形好睇,以為自己郁得就係健康。數年之後,覺得自己沒有進步,他才開始問「為什麼」。他買來一本有關健身的書,第一次認真了解自己身體的結構,肌肉是如何活動。

我們的腹部和中下背部肌肉,又稱為核心肌肉羣。做人沒有核心,又怎會知道自己做乜?經歷過兩次傷患,我才第一次與自己的身體溝通,學習怎樣與它相處。遲到好過冇到,愛自己,永遠也不遲。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