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本土】靈感男神楚原 港產片後浪抄橋「致敬」 - 明周文化

【真本土】靈感男神楚原 港產片後浪抄橋「致敬」

撰文: 葉青霞     攝影: 明報資料室、明周資料室、電影劇照、電影截圖

20 Apr 2018

最幸福導演?最難堪導演?束起白長鬍、八十三歲的楚原說:「都付笑談中﹗」難堪的應是忘本抹去港產粵語片成就的人;幸福的乃楚原後輩,皆因這位靈感男神為不少近代電影人提供好橋。在1997年王晶編劇的《精裝難兄難弟》扮演「電影之神」的楚原,戲謔當時金像奬最佳導演王家衞的「王晶衛」(黃子華飾)說:「粵語片好失禮你咩?你哋嗰代人全部都係食粵語片奶大。」

這位百片大導六七十年代無縫緊貼西方電影潮流,先河創完又創,喜劇、悲劇、武俠、文藝瓣瓣掂,寫人寫情手到拿來,曾滋養劉鎮偉、曾志偉、彭浩翔、周星馳、馬偉豪等後浪。前輩不一定「前」,不過他那些年的確走在尖端。如果說導演要「擁抱創意」,楚原應該係將創意攬到實一實。

113

翻炒炒炒炒炒《黑玫瑰》

楚原與爸爸張活游、妻子南紅1962年合組玫瑰影業公司,拍攝多部玫瑰電影「省靚招牌」。首部面世的是謝賢、南紅、胡楓主演的浪漫文藝片《含淚的玫瑰》(1963)。至1965年,則帶來奇情動作片《黑玫瑰》,概念源自美國的007占士邦電影,燈光、剪接或音樂,都有鐵金剛影子,主角是南紅與陳寶珠,二人武藝精湛,一身黑衣加面罩劫富濟貧,在六十年代確立了新女性形象,大受歡迎。楚原首齣以彩色拍攝的電影是《黑玫瑰》續集《黑玫瑰與黑玫瑰》(1966)。續集具視聽之娛,人物造型、佈景設計皆認真。以現代角度看當然可以看出千個漏洞來,但五十多年前呀大哥,絕對超水準了,而且後來還發酵出多部「致敬之作」。

hqdefault %e6%a5%9a%e5%8e%9f

 

二十多年後的1992年,尚未開拍《西遊記之月光寶盒》及《仙履奇緣》的劉鎮偉,拍出瘋狂喜劇《92黑玫瑰對黑玫瑰》(1992)。邵美琪飾演的黃蝴蝶無辜惹來黑白兩道追殺,只好模仿俠盜黑玫瑰留下記號轉移視線,黑玫瑰傳人黃韻詩、馮寶寶因而現身。「玫瑰莊」機關、黑玫瑰傳人造型及招式,明顯向楚原的《黑玫瑰》系列致敬。值得一提的是飾演警察呂奇的梁家輝極度瘋狂異常萬分搞笑,(被逼以水泥止血真係睇一次笑兩次)。他更拿下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馮寶寶則憑此片獲「最佳女配角」殊榮。

6ad669eed3c520c5abc0fbb35797a38f

《92黑玫瑰對黑玫瑰》大收二千萬,翌年隨即出現另一部黑玫瑰喜劇《玫瑰玫瑰我愛你》,由後來成為王家衛重要拍檔的女導演彭綺華執導,梁家輝同樣演「呂奇」,但故事已變成黑玫瑰惡鬥白玫瑰,不過仍然笑得出。

喜歡自我複製的劉鎮偉相隔五年,於1997年跟元奎合作,拍出續集《黑玫瑰之義結金蘭》,不過主角換成了飄紅馮寶寶和艷芬黃韻詩的師父「黑玫瑰」。「黑玫瑰」由薛家燕飾演,電影還有吳君如、林海峰、阿叔林尚義參演。惜笑點不及前作,票房大遜,只有900多萬。

01

去到千禧後,仍然有導演要拍黑玫瑰喜劇,今次是宇宙最強甄子丹搭黃真真,主角是當紅的TWINS及鄭伊健。我懷疑如果楚原有睇呢套《見習黑玫瑰》,唔止笑唔出,仲會睇到想喊,套戲完全是壞了黑玫瑰之名。講真當年喜歡TWINS的少男少女又點會識黑玫瑰?即使有曾演《92黑玫瑰對黑玫瑰》的毛舜筠演黑玫瑰,都救唔到件事,因為個故事同選角本身已達致命級數。

200708281878963

2015年王維基的香港電視在網上播放「真打女」惠英紅主演劇集《我阿媽系黑玫瑰》,講行俠仗義的黑玫瑰變成花師奶相夫教子,仔女有眼不識女俠,以為她懦弱無能。劇中仲有楚原愛將姜大衞演黑玫瑰老公。《我阿媽系黑玫瑰》聞說由長劇剪至只得九集,所以內容緊湊。

《玉女添丁》陳寶珠變楊千嬅

楚原曾謙稱不擅拍喜劇,但其《玉女添丁》(1968)顛覆陳寶珠悶蛋乖乖女形象,發掘了她的搞笑DNA,足證獨具慧眼。呂奇與陳寶珠不再演公子玉女,盡情扮鬼扮馬,「代姐懷孕」橋段惹笑而不胡鬧,戲中提及年輕人去迷幻派對,又有反對盲婚啞嫁的訊息,相當大膽。《玉女添丁》更被香港電影資料館及影評人推選為「百部不可不看香港電影」之一。

220px-yu_nu_tian_ding_movie_poster_1968

 

2001年,導演馬偉豪從三十多年前的粵語片取得靈感,拍攝同名電影再玩「扮大肚」,楊千嬅由此開展「方麗娟」電影生涯。戲中的她假裝懷孕,不容老闆無理解僱,後來被誤會穿羊水送到醫院,一班知道實情的朋友衝到醫院企圖助她過骨,引爆多個笑點。此片更特邀楚原客串一角。舊《玉女添丁》開啟陳寶珠喜劇mode,新《玉女添丁》一樣幫楊改了戲路,為她成功塑造大笑姑婆形象。馬導及後再找楊主演《新紮師妹》,繼續玩「一班人講N個大話掩飾一個大話」的橋段,替她闢了一條搞笑之路。

q080929s002

q080929s006

《聰明太太笨丈夫》一分為二

早於1964年,楚原拍攝《大丈夫日記》上下集,論盡有婦之夫之愚笨;至1969年他拍成《聰明太太笨丈夫》,描述六個花盡心思偷情的中佬,寫得淋漓盡致。

《聰明太太笨丈夫》開首非常風格化,一男子着住偵探乾濕褸戴住黑超駕車,幾個男人鬼鬼祟祟逐一上車,唔知仲以為係黑幫毒品交易。原來幾個有婦之夫慶祝成立「丈夫走私協會」。走私者,去滾也。呢班佬慷慨激昂「有組織」尋歡,減少孤軍作戰被「緝私」之險,有種膠事認真做的黃色幽默。

鏡頭運用、場面設計對白講詞及演員表情皆極盡浮誇抵死,真心正到犯規。男主角有七情上面的「會長」張清,還有曾江、石修、朱江和馮淬帆,女角則有穩膽南紅、狄娜、森森、沈殿霞(肥肥《富貴逼人》打男人形象疑似來自此片)、方心,粒粒皆星。拈花男與惹草佬後來東窗事發,幾位太太來一招假扮「派帽」偷漢,笨丈夫中伏簽下不平等條約,以後臣服太太。

maxresdefault-1

maxresdefault

相隔四年,導演王天林拍了齣相當有嫌疑之作《啼笑夫妻》。男人結伴尋花問柳橋段跟楚原的相當似樣,而且重複用石修、森森及沈殿霞三位演員,看來似是跟風。劇情講述以何守信為首的一班已婚漢群起出軌,一眾太太扮紅杏出牆綁住個衰佬,熟口熟面的劇情,難怪票房麻麻。補充一下,當時未成夫妻的沈殿霞和鄭少秋在戲中扮演夫妻,完。

有說楚原靈感來自Gene Kelly1967年執導的美國電影《風月寶鑑》 (A Guide for the Married Man) ,此片講男人「走私」(偷情)與女人「緝私」之敵我角力,兩片情節確有雷同,例如馮淬帆教老死即使給捉姦在床,只要保持冷靜死口唔認,然後話老婆有幻覺就能瞞天過海,好離譜又好離譜地好笑;《風月寶鑑》有如一部「偷香秘笈」教授一模一樣的招式。看來楚原是向西片取經後把情節本地化,用六個男人道盡偷食心聲。

1407033636-3962563650

2003 年彭浩翔執導的老公s夾計出軌喜劇《大丈夫》,經典台詞係「唔滾唔知身體好,唔賭唔知時運高」。彭曾撰文直認非常喜歡楚原的《聰明太太笨丈夫》。《大丈夫》很多場口如太太吊車尾跟蹤丈夫、角色設定,甚至配樂與氣氛營造都與前輩作品孖生咁款,不過彭浩翔高明在穿埋《無間道》,把尋花問柳拍到臥底警匪片一樣,再加上《無間道》反派「韓琛」曾志偉擔任主角,飾演如同《聰明太太笨丈夫》中「會長」張清的首領角色,戲謔效果更強。梁家輝「精神領袖」九叔一角確是神來之筆,悲壯地把一切「罪名」攬上身,荒誕抵死,生色不少。續集《大丈夫2》由鍾晴執導,則充滿杜Sir《黑社會》影子,大玩選話事人點子。在《黑社會》塞人入木箱推落山的梁家輝在《大丈夫2》反被九嫂吳君如推落山,好鬼黑色幽默。上集講背妻偷腥,下集太太過大海「叫鴨」反擊,更謂「女人唔滾,男人唔緊」,根本是把《聰明太太笨丈夫》故事一開二,拍成兩部電影,楚原實在功德無量。

ayqsasmboc7me1v5ecsg1a_kupxd3gr_gbj9zoay_wy

maxresdefault-2

周星馳、曾志偉向《七十二家房客》致敬

早在六十年代,廣州珠江電影製片廠已改編上海滑稽劇作,拍成《七十二家房客》,重塑羊城舊日風貌。1973年,劇本給楚原地道化為一個獅子山下的香江故事。電影運鏡保留舞台劇特色,群戲大多在畫面中間發生。

包租婆胡錦那副衰格不饒人嘴臉挑起觀眾情緒。大明星扮演小房客各有遭遇,諷刺社會問題,如警察收黑錢、制水、逼良為娼等,又以鄰里相助情節引起共鳴,令此片破了李小龍《猛龍過江》的票房紀錄,讓當時對李小龍「走漏眼」的邵氏公司吐氣揚眉,更更更重要的是把一度被邊緣化的粵語片帶回影壇。

maxresdefault-3

三十餘年後的2004年,周星馳到上海拍《功夫》,場景豬籠城寨,無疑跟楚原《七十二家房客》的環境如出一轍。惡死包租婆、仗義舞女及裁縫角色、租戶排隊攞水及水龍頭突然無水情節也有如倒模。事實上,《功夫》一片有相當多中西電影痕跡,包括《蜘蛛俠》、《芝加哥》、《猛龍過江》、《如來神掌》等。

fcfaaf51f3deb48fa868fed5f41f3a292df578b3

1373416506728

時至2010年,邵氏、TVB與銀都機構合拍賀歲片《72家租客》,由曾志偉、葉念琛及鍾澍佳執導,明顯翻炒楚原前作,同樣以大堆頭明星掛帥。部分角色雷同如包租婆、太子炳,可當是電影的延伸。電影寫旺角西洋菜街,但從未實地取景,全在片廠搭景拍攝,也頗有前作味道。

衍生那麼多後起作品,誰有資格說楚原不懂電影?他的年華沒有虛度,當然更非碌碌無能。他無負此生,也無負觀眾。

117907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