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初哥追夢之作 以繪本修補父女情 - 明周文化

繪畫初哥追夢之作 以繪本修補父女情

撰文: YK     攝影: 趙賦禧、YK

13 Jul 2018

華人家庭普遍內斂,總是愛在心裏口難開。關係再密切,遇上意見不合,吵鬧過後要向家人主動講句「對不起,我愛你」更不容易。曾與父親陷入冷戰的新手繪本作家温柏萱(Wendy)因爭吵而怒氣難消,本想借畫畫抒解鬱結,作品卻意外成為與爸爸破冰的橋樑,療癒了兩顆血脈相連的心,冰釋了外人眼中無傷大雅的前嫌。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07-11-%e4%b8%8b%e5%8d%884-02-33温柏萱的首本繪本作品《我爸爸是一棵樹》把父親比喻成大樹,一年四季也在默默守護她

以繪畫自療心靈

「這本書是因爸爸而創作,是我與他吵架的產物,哈哈。」兩年前,Wendy剛從英國畢業回港,找到人生首份正職,又報讀了繪本課程追趕兒時夢,對人生可謂充滿期盼。可是,父親卻碰巧失業,處於情緒低潮。她憶述,父親試過在家庭聚餐中鬧脾氣離席而去,又試過旅行時衝口而出,向家人說出意氣話。父女相處摩擦漸增,她坦然那時為此感到忿忿不平,無法理解爸爸當下的負面情緒。

「而且我們性格也很倔強,總會火星撞地球。當時自己一直在生悶氣,希望等到爸爸的一聲道歉,卻又等不到。」關係僵持不下,二人最終不瞅不睬兩星期之久。心結難解,Wendy不願再與父親「正面交鋒」,唯有透過畫畫梳理思緒。「我們的爭吵不算激烈,但我相當在意,即使是小小的衝突也傷了我的心。當初開始創作這本書的動機很單純,純粹為自救,希望透過畫畫療癒自己的傷口。」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07-11-%e4%b8%8b%e5%8d%887-16-29

Wendy知道父親就如四季樹,再堅強亦總會遇上寒冬落葉的時候。而她會像畫中的小女孩般,牽着枯枝渡過嚴寒。

父女破冰重修舊好

讓Wendy意想不到的,是畫作居然引起父親的好奇,令他主動打破僵局。「爸爸平日自尊心極強,但那時他竟會不時走到我身旁,問我在畫什麼,態度也開始軟化。」繪本創作在他們骨肉間產生微妙的化學作用,二人因此恢復昔日的和諧共處。

她把繪圖串成小故事,並將之結集成《我爸爸是一棵樹》。父親在故事中化身挺拔大樹,陪伴小女孩渡過春夏秋冬,一起欣賞大自然之美。這次的創作同時喚醒了Wendy,不但勾起兒時與父親相處的快樂片段,更讓她學會包容體諒。書中點滴盡是父女間的回憶,也寫下Wendy對爸爸的真摯告白,窩心一句「我爸爸是一棵堅強的樹,就算風吹雨打,他總會為我遮風擋雨。」,道出父親愛女情切,亦流露女兒的感恩之心。

「回想起才發現,其實父親對自己向來愛護有加,只是表達方式比較含蓄,一切盡在不言中。作品完成後,我也沒有跟他敞開心扉的溝通,反正他就是知道我在描繪哪一段舊時光。早前他出席我的繪本分享會,我見他一面聽,一面笑得眯起雙眼,就知道他明白我在說什麼。雖然心境曾處於寒冬,但最後還是會大地回春。」Wendy藉着顏料與畫筆,向爸爸表達心跡。

img_6747

繪本創作令父女和好如初,也給予Wendy自省的機會,提醒自己父愛常在。

img_6690

Wendy眼中,父親也有鐵漢柔情的一面。「我爸爸是一棵溫柔的樹,每次我向他傾訴,他總不作聲,但我知道他懂得我的快樂與憂傷。」

實踐兒時夢想 眾籌出版繪本

翻開繪本,內裏的畫作童趣繽紛,有些更在單行紙上揮筆,字句歪斜不正,驟眼看以為是出自孩童手筆。近年才習畫的Wendy坦言,自己沒有深厚的藝術根基,但憑對繪畫的一股熱血衝勁,她堅持投入創作,最近更決定辭退正業,實踐繪畫夢。

Wendy多年來背負家人的期望,自小成為「美術絕緣體」。「雖然從小喜愛畫畫,但家人總希望我日後有穩定的收入,所以從不支持我接觸藝術。」結果,她幼年時未有參與過畫畫興趣班,高中時又與視藝科無緣,大學時更在母親的鼓勵下修畢心理學。在一次機緣巧合下,Wendy見證了繪本的神奇魔力,驅使她利用工餘時間進修繪本創作,踏上圖畫書之路。

「我曾在一個名為『教育大同』的機構工作,他們有個教育企劃,把某所小學的下午課堂全換成體驗式學習,還不時舉辦繪本讀書會和繪畫工作坊。」其時,她接觸很多被標籤為『過動』的小朋友。雖然孩子活躍得難以受控,但每逢繪本閱讀時間,他們雙眼就會閃閃發亮,變得非常專注。「在沒人喝止或要求下,繪本竟能讓他們靜下來,實在難得!而且眼見孩子們能在工作坊自由奔放地塗畫,這使我十分羨慕,所以下定決心學畫繪本。」

img_6719

繪本導師不但教導Wendy基本的繪畫技術,還指導她以故事分鏡圖有條例地把草稿組織成故事。

img_6712

Wendy的畫風童趣,字句歪斜不正,感覺有如一般小朋友給父親創作的勞作,彷彿在提醒父親,她永遠也是那位長不大的女孩。

在導師的協助下,Wendy花了約八個月時間練習、創作和修正,《我爸爸是一棵樹》終究由草圖變成故事。畫技尚算幼嫩,但作品散發的孩子氣與故事想要表達的情感如出一轍,也成為了她獨特的個人風格。

對Wendy而言,這本心血結晶不僅象徵親情,也代表夢想。故此,Wendy於今年六月展開了眾籌企劃,期望將成果集資出版,把愛與夢帶給更多讀者。「目前印製了八百本,籌得的資金除用以彌補已付的成本,更希望能支持我全職創作下一部作品。」


《我爸爸是一棵樹》繪本眾籌
https://bit.ly/2J6Hn8l

温柏萱繪本工作室
https://bit.ly/2Ndhru4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