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愛】現實主義派!「向西」心中的愛情小說:香港講純愛 不超過15歲 - 明周文化

【讀愛】現實主義派!「向西」心中的愛情小說:香港講純愛 不超過15歲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網上圖片

14 Jul 2018

愛情小說,誰去定義?甜故無愛,歡場無情?網上作家向西村上春樹的「甜故」改編電影,叫座叫好,道盡香港男女間大大小小的愛情殘酷物語。

今年書展以「愛情文學」為主題,以「甜故」爆紅的八十後作家向西村上春樹坦言,從未看過張愛玲著作,網絡作家Middle的散文則曾略讀,覺得後者不太適合他看,「但總覺得他的成功,必然是他的文字能捉摸這個時代年輕女子的心靈。」對於今屆書展列出的名單,向西不欲評論,倒有興趣談談所心中的愛情小說與城市故事。

在他的筆下,港男無錢無樓,被女友或其家人嫌棄,失戀後北上尋歡成為心靈救贖。他否認自己厭女,亦沒認識幾個貪錢女人,港女設定只是劇情需要,但作為一個「寫實派」作家,他認為香港男女無法不談生計,情色之下,是一個個殘酷赤裸的現代愛情故事。

%e4%b8%80%e8%b7%af%e5%90%91%e8%a5%bf%e5%8a%87%e7%85%a74
向西村上春樹首本小說《一路向西》被改編為同名電影,男主角失戀後意志消沉,偕友人北上尋歡,見盡光怪陸離。(劇照) 

另類尋歡報告

2011年在高登討論區「出道」的向西村上春樹向來神秘,其作品極盡鹹濕之能事,同時以情色幽默諷刺時弊,其成名作《東莞的森林》描寫男主角與妓女埋身「肉搏」,旁徵博引經濟學、心理學理論、古典詩詞和歷史故事作比喻,描述抵死貼切,令人拍案叫絕。

「美國經濟學家保羅‧薩繆爾森提出過『幸福=效用/欲望』的公式,其實去Clubbing,求其找個有手有腳的女生來聯誼一下就會感到幸福。」-引自  《一路向西》

749578bfgw1dp42zeoa2mj小說《一路向西》最初在高登討論區開始上載,引起網民熱議,向西村上春樹形容作品是另類尋歡報告。(網上圖片)

儘管他的小說已被拍成電影及網劇,但他從來不願出鏡,只接受電郵訪問,今次也不例外。在過往訪問中,他曾明言自己北上尋歡的次數比很多人都少,最初寫「甜故」,純粹因為討論區上太少玩味又破格的「尋歡報告」,才啟發他牛刀小試,以小說形式撰寫。

講純愛 不能超過十五歲

他筆下的男女,隨時是我和你「身邊的朋友」,男的無錢無樓,被女友家人厭棄,最後要傷心分手收場,北上排解寂寞。他認為,這種失戀之苦與一般愛情小說所描述的失戀感覺未必有大分別,「但失戀後的行為,就是寫實派與理想派的分別。很多愛情小說的男主角想描寫得比較理想化,失戀後尋歡,怎樣都會給予女性讀者一種不道德的感覺。但我寫的卻是事實,男主角想發洩,想減壓,就會尋歡。」

%e4%b8%80%e8%b7%af%e5%90%91%e8%a5%bf%e5%8a%87%e7%85%a72他認為鹹故同樣包含愛情,《一路向西》中描寫的失戀之苦,與一般愛情小說無異,差別只在失戀後的行為。(劇照)

他眼中的愛情小說,「主題必然是核心地描寫角色之間超越友誼的感情關係,如要定義是否愛情小說,就要視乎情節的比重,也要考慮作者想讀者探討的方向。常常有人笑稱日本AV是『愛情動作片』,我從來不太認同,因為很多AV的劇情是沒有感情,更沒有愛情存在的。」  

他的小說大受歡迎,除了因為少鹹多趣,也是因為刺中港男港女的切膚之痛,他認為自己所寫的尋歡故事,絕對稱得上是香港的現代愛情小說,「 若果稍為太浪漫主義已不太真實,不是我的讀者羣會看的東西。如果要在香港講純愛,講浪漫,故事的主角不能超過十五歲,從準備考DSE開始,香港的男男女女不談前途,不談生計,不是浪漫,是科幻。」他說。  

情色糖衣反映光怪陸離

其筆名中的「向西村」,是深圳有名的紅燈區,與他最擅長寫的甜故不謀而合。但他卻並非特別鍾情村上春樹的小說,大概只是想幽作家一默,「始終情色或黑色幽默是我的專長,通常幽默的故事都是建基於荒謬的背景之下。而正正香港本身就已經是個荒謬的背景,所以我的故事很多都會有寫實得來但又不正經的感覺。」

他所指的荒謬情節,例如短篇小說《我們死也要到香港生寶寶》論盡內地孕婦來港產子,卻被中港司機意外撞倒,諷刺內地人搶佔港人資源;改編成電影的《西謊極落—來自太空艙的你》則道出情侶缺乏性空間,樓市癲價迫得年輕人要住「太空艙」劏房。

%e8%a5%bf%e8%ac%8a%e6%a5%b5%e8%90%bd%e5%8a%87%e7%85%a72向西村上春樹的小說《西謊極落》被改編成電影,反映年輕人難負擔高樓價,只好住太空艙劏房。(劇照

小說《含忍‧死人‧的士佬》講述男主角日日跑數,被老闆、客人罵到毫無尊嚴,要陪客人北上嫖妓,後來轉行開夜更的士,觸發他決定殺人致富,成功搭上美女主播胡天胡地。色情情節背後,故事道出不少打工仔辛酸,當中更加插對廉政公署專員揮霍宴客的批評,還有碼頭工人工潮事件。

他透露自己在跨國企業負責營銷及市場推廣工作,收入不差,但他寫的小說主角不乏基層打工仔,「打工無論怎努力,收穫跟付出不成正比,是很典型的想法,也是自己經常有的經歷,既然被壓迫的打工仔是自己,就難免變得是較容易描寫的人物。」 

%e5%90%ab%e5%bf%8d%e6%ad%bb%e4%ba%ba%e7%9a%84%e5%a3%ab%e4%bd%ac小說《含忍‧死人‧的士佬》男主角雖有學識,卻沒有家底要住劏房,轉行開的士又被女友家人嫌棄。(網上圖片)

桂正和「立體」感啟蒙 

向西村上春樹預科修讀經濟和會計,大學時主修商科,自言讀得比較多的是陶傑的文章,文字中也多少受其影響,以情色故事諷刺時弊,「我興趣太廣,基本上不夠時間閱讀,對古典文學也不算太有興趣,本身已花了很多時間在攝影、跑步、電影、旅行,而且也有正職,變得連寫作的時間也沒有刻意安排。」然而他對色情情節的描寫卻相當到肉。

回想中一、二時,他喜歡趁家中無人,偷偷讀報章的風月版,不過數最喜歡的色情描寫者,不是某個作家,而是日本漫畫家桂正和,「自己最喜歡日本漫畫家桂正和畫的女生屁股,內褲的紋理,脂肪的立體感,根本幅幅也是藝術品。」

mv5bywvjodnhyjctmja0yi00mdk5lwe3ogutn2u0zjflm2uzowi1xkeyxkfqcgdeqxvymteznzczma-_v1_英劇《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男主角James約會女主角Alyssa,最初只為把對方殺死。劇照

談起近來最深刻的愛情故事,他首推英劇《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中譯:X你的世界末日),故事講述自以為心理變態的男生與暴躁少女離家出走,展開一段公路旅行,「 劇情推進節奏明快之餘,用如此厭世的角色描寫愛情故事,亦屬特別而且處理出眾。」他尤其喜歡當中的主旨, 就是無論有多討厭這個世界,但這個世界也可能會有你喜歡的人。」正如他的作品現實殘酷,很多時都不是Happy Ending,但卻「灰唔曬」。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