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探險】日本藝術家創作遊戲書 帶領港人闖蕩彩虹 - 明周文化

【社區探險】日本藝術家創作遊戲書 帶領港人闖蕩彩虹

撰文: YK     攝影: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香港藝術中心提供

25 Jul 2018

y180717yanky0132

《彩虹の冒險之書》內有一幅社區速寫圖,畫下彩虹邨、牛池灣鄉和坪石邨的面貌。

幾年前,「彩虹」一帶只是被屋邨、老房子和舊商舖包圍的社區,但多得Instagram熱潮,邨內的繽紛球場成了本地人、甚至遊客都專程到訪的「打卡勝地」,老區雖然沒有觀塘市中心的繁華,卻慶幸沒被時代巨輪摧毀,彷彿停留在六、七十年代。日本藝術家藤原力向來對人與都市的連繫深感興趣,他曾於橫濱、城崎、馬尼拉、安山與杜塞道夫等地展開城市探險計畫(ENGEKI QUEST)。今回他終於來到香港,帶領港人走入彩虹,來一場深度探險。

y180717yanky0076

昇陽南貨號是藤原力與住吉山實里留港考察時每日的必經之地。即使言語不通,他們亦能與店主蔡女士透過簡單書寫和肢體語言作交流,為這次城市探索帶來另一番體會。

擺脫「餵飼式」導賞 帶遊戲書自由行

2011年,還是劇場藝評家的藤原力遇上311地震,這使居於東京的他陷入始料不及的恐慌。看似穩固的一切瞬間瓦解,令他重新思索生活與環境的意義。他於是辭去正業,離開原居地遷往橫濱,探索人生更多的可能性。直到2014年,他選擇踏上藝術之路,ENGEKI QUEST正是他首個投入的創作。這是一個以「城市冒險」作號召的企劃,每選定一個地方,他和創作團隊就為該處創作一本冒險遊戲書(Game Book),引導參與者自行深入社區「探險」,尋找當中被忽略甚至被遺忘的細節。dfaeaf

藤原力與《彩虹の冒險之書》

「擁有選擇的自由相當重要,比起由導賞員帶領的傳統導賞行,自助式導賞能讓每位參加者按照個人舒適的步伐選擇自己想走的路。過程中他們甚至能停下來休息,或坐下來用餐。各人該有不同的得着與體會,不受他人所限。」藤原力解釋,群眾總是習慣依賴他人提供欣賞事物的角度和方向,以致大家總在有限度的框架內理解事物的本質。他期望借助自主性,令參與者擺脫「餵飼式」鑑賞,開拓大家對生活的好奇心。「而且我很喜歡戲劇,不過這種藝術媒介侷限於舞台上。那時候我在想,假如劇場能夠走出既定的佈景板,讓人在外面有所啟發,那將會很有趣。」

%e6%9c%aa%e5%91%bd%e5%90%8d-1

藤原力將冒險書形容為”Game Book”,當中不乏插圖,用法和格式設定跟「跳題心理測驗」很相似,希望為參與者提供自主權,按照個人喜好選擇屬於自己的路線。adfaewfe
路徑選項間以抒情詩句和散文故事貫穿,有些關於夢想,有些則鼓勵讀者思考金錢與時間的意義。

是次冒險書涵蓋彩虹邨、牛池灣鄉和坪石邨,當中不盡是紀錄團隊考察的所見所聞,也包含啟發自社區的詩詞文學創作和對社區賦予的幻想,激發讀者對生活體驗的反思。

跳題心理測驗式破格設計

他參考兒時喜愛的遊戲書作為藍本,以類似「跳題心理測驗」的形式,指引參加者參觀區內不同的角落。眾人先於坪石邨的昇陽南貨號集合,取得冒險書後就各自在區內漫遊。活動歷時兩小時,最後大家在集合處分享感受。「創作冒險書前,團隊只有約兩星期時間進行考察和資料搜集,所以對彩虹的認識未算深入。活動最後加入互動交流,某程度也給予我們理解此地的機會。」

11223

客席策展助理住吉山實里(左)與藤原力(右)覺得牛池灣街市熟食中心旁的遊憩處相當有趣。「這裏有數個遊樂設施,但我們每次經過都不曾見到兒童在這裏玩樂。」

藤原力強調生活本是個發掘未知的過程,城市探險就好比為人生的一場縮影。「人生就如一場冒險,當中存在大量的可能性。我們一生中或許遇上很多人,經歷很多事,但到頭來對大部份事情幾乎一無所知。」他認為,這跟人與城市間似近還遠的關係相似。

多得網絡與導航地圖,人們安在家中也能獲得準確的地域資訊,但沒有它們的輔助,我們實際對居住地的了解並不多,甚至缺乏探究的衝動。彩虹冒險之旅期望啟發參與者透過遊歷活動,重拾探尋未知的樂趣。

eareafe

訪問當天,藤原力與住吉山實里帶記者與攝影師走進牛池灣鄉的街市。

跨界大龍鳳藝術節 埋嚟行: 彩虹の冒險之書

活動日期 | 28/7 及 29/7
地點 | 彩虹
費用 | $220 (包括《彩虹の冒險之書》一本)
活動專頁及報名詳程https://bit.ly/2Lz3mGT
主辦單位 | 香港藝術中心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