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支聯會的誕生】黃克廉 - 明周文化

【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支聯會的誕生】黃克廉

撰文: 許金峯、江瓊珠,協力:鄭靜珊     攝影: 謝浩然,部分圖片由明報資料室、支聯會資料室及Getty images 提供

15 May 2018

黃克廉 「教育人員專業協會」副會長

「我回去有向張文(光),甚至司徒先生匯報, 會議有過這樣的討論,他們聽完後沒有什麼反應。我相信他們在更多場合都討論應該怎樣進行。」
t1105lung-007

陳莊勤在帆船酒店會議上見到的黃克廉是現任「教協」副會長。當時,黃克廉已轉去新學校工作,離開教協一段時間沒有當理事。由於學運,他才以工作人員身份回教協去。

「廿二年了,那次在帆船酒店開會之後,從來沒有再談及當時的情況,甚至與會者也沒有再見面,所以記憶頗模糊。」

跟自認為記性好的陳莊勤不同,黃克廉記不起那天是5 月的一個什麼日子。「應該是一個晚上,天氣幾差,印象中是打風遊行活動前一兩晚,我收到一位大學女講師的電話,她說學運的發展已經很嚴峻,國內各種政治勢力正在互動,香港人應該支援學生的行動,如果能夠凝聚多些人是件好事,想約一些團體見面討論怎麼做。」

「收到那電話時我曾經疑問為什麼不找現職理事,於是我把這個邀請轉告張文(光),他說反正很多團體很多人都在談論應該怎樣做,你去罷,代表『教協』也沒所謂。」於是,他出席了在帆船酒店那次會議。

h110520mpw141

與會者很多批評中國政府沒有容人之量,不單不接受年輕有良心學生的行動,還要打壓。他憶述起那個會議,想多些人參與的共識是有的。「我曾經是『教協』理事,是組織中人,知道很多組織做事有程序。大班和吳仲賢時而發言,想促成團結多些人做多點事,但具體行動就沒怎麼說。那位約我來的女講師很激動說應快些行動。個人身份參與的人覺得要坐言起行,有組織背景的都要先回去交代。其實他們也曉得每個組織串連了,第一次接觸之後,組織代表都要回去交代。」

「我回去有向張文(光),甚至司徒先生匯報,會議有過這樣的討論,他們聽完後沒有什麼反應。我相信他們在更多場合都討論應該怎樣進行。之後一些工作會議中,我也有再提及那次討論,但是翻查教協的會議紀錄,沒有紀錄這件事。」

「教協」是「支聯會」其中一個核心組織,後來他重回「教協」當理事,一直有幫手「支聯會」工作,但並不代表「教協」出席「支聯會」。「我本來預算多做學校工作幾年,才離開『教協』。我留在『教協』可以說與學運有關,學運之後,整個社會氣氛很低迷很沉重很多人移民,『教協』有部分人也都移民。在這種環境下,我想應該做支持的角色,於是重回『教協』。」

 註:原文刊登於《明周cover》2221 《不應忘記,努力回憶 – 支聯會的誕生》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