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事(下)・網絡社工】 在Bid Funding的跑道上 Eddie︰社工原則不能改變 - 明周文化

【社工事(下)・網絡社工】 在Bid Funding的跑道上 Eddie︰社工原則不能改變

撰文: 李雨夢     攝影: 趙賦禧

27 May 2018

fhc_3684

「時代在轉變,有時社會工作也需要嘗試一些新的手法。」曾做了六年網上青年外展服務的Eddie這樣說。

在社福機構工作了六年後,現年28歲的Eddie覺得需要吸取新的知識,於是回到學院裹,修讀社會設計的科目。他覺得,兩者之間,有着一些很共通的地方︰「雖然不是社工的範疇,但本意都是想透過一些方法去處理不同的困難,促進社會能變得更加好。」

網絡尋找隱青

過往,青少年的外展服務大都是由社工到街頭去尋找服務對象,然而,科技日新月異,時代改變了,青少年的習慣也有所不同︰「我讀書的時候,老師沒有教我甚麼是網上外展,還是在教如何落區尋找青少年。」於是,在畢業之後的第一份工作,很多時候,都是自己從頭學起。有別於流連街頭的少年,Eddie尋找的是流連於網絡世界裹,那時不被看見的人。「可能是上討論區或社交媒體,會留言,也會自己開post引人入來傾計。」過程中,一直小心翼翼,因為「社工味」太重也許會令人腳步。

試過有一次,Eddie在高登自爆社工的身份,「那段時間發生了很多倫常慘案,其實有些人也會擔心,高登仔好憎幾種人,社工是其一,但我跟上司談論完,都覺得可以嘗試開post,讓有需要的人可以聯絡我們做一些情緒支援。」雖然怕被人起底,但最後發現,真的有人向他們尋求協助時,才放下心來,「三日內大約收到100個求助,佢哋都會願意搵我哋傾,作進一步的跟進。」

Eddie覺得,無論科技怎樣改變,但人的需要其實在本質上沒有太大的改變︰「都是需要關心、愛、公平的對待。」只是,當他們進行了這樣的嘗試,基於短期合約的情況下,社會福利署沒有繼續資助這一個項目,於是找了私人的基金,Eddie不禁慨嘆,在「Bid Funding」的遊戲規則底下,社會服務變得越來越商業化,也變相局限了很多創新的可能。

價低者得 扼殺發揮空間

「社工應該有好多無限的可能。」Eddie說。

在一筆過撥款制度下,Eddie認為社會工作不會有太大的發揮發間︰「在這個制度下,幾乎都是價低者得,於是大家便鬥低人工、鬥平,一個project結束了,又要再去寫proposal,見過有同事的服務可能就是因為沒有資金而要結束,但這樣並不代表那個服務無用,可能只是資助者這樣覺得,但對於社會還是會有impact的。」在這樣不斷追逐的過程中,難免疲累,也開始質疑︰「到底我是為了資助者而活,還是為了社會而活?為跑數而跑數,我覺得自己好像變了一個商業人。」他不是覺得行政工作不重要,只是現在的情況是佔據了工作的大部分時間,令社會工作出現本末倒置的現象。

fhc_3632Eddie慨嘆今日的工作有時為了「跑數」,社工的意義開始本末倒置。

設定下來的數字,就像一道緊箍咒,「如果我花好多時間去嘗試新嘢,可能條數就會變得唔夠,或者當要去滿足條數時,就沒有額外的空間去建立新嘢,本來已經好辛苦了,還要去試新嘢?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會更加辛苦。」在Eddie眼中,有時正正因為這樣的設限,致使社會工作變得一式一樣,無法緊貼時代的轉變,「好像一定要在被要求的框框下做事,這樣我不是太喜歡。」

不變的原則

他口中的創新,某程度也是一種貼地的手法,例如他們曾經辦過電子競技小組,邀請青少年到中心玩英雄聯盟,嘗試透過電競來向他們做一些介入的工作,「有青少年會打機打到唔返學,人際關係以及自身的情緒也出現狀況,我們希望這種方式可以帶來新的突破,令他們也能肯定自己的能力,甚至對自己會有期望。」

然而,在社會工作逐漸變得商業化時,如果掙扎求存,是放在Eddie眼前的一道大難題,「我哋適應力要好強,不斷適應新嘢,社會工作應該是多元化,應該還有很多我們意想不到的介入方法去嘗試處理社會問題,但去到最後,社工的價值一定是充權及社會公義,這個大原則是不能改變的。」

編輯推薦

【社工事(下)・復興路】失落的社工價值 – 邵家臻

【社工事(上)‧天堂地獄】一筆過撥款推行十七年 見證社工活魚變死魚─李大成

【社工事(上)‧被捕】留有案底的社工 從七十年代的艇戶事件走過來 ─ 馮可立

【社工事(上)‧原則】四個不願為國歌站立的學生︰社工系教我們要不平則鳴

【社工事(下)・實習事】前前後後進退多顧慮 新一代社工 Amy談初衷:讓弱勢發聲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