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態度】冰島足球不冷 領事拆解小國寡民踢走巨人的幾個關鍵 - 明周文化

【球迷態度】冰島足球不冷 領事拆解小國寡民踢走巨人的幾個關鍵

撰文: 鍾梓儀     攝影: 關震海

15 Jun 2018

Iceland's players (Back row, From L) defender Ragnar Sigurdsson, Emil Hallfredsson, defender Kari Arnason, forward Jon Dadi Bodvarsson, defender Birkir Saevarsson and midfielder Gylfi Sigurdsson (Front row, From L) Hordur Magnusson, forward Johann Berg Gudmundsson, midfielder Birkir Bjarnason, goalkeeper Hannes Thor Halldorsson and midfielder Aron Gunnarsson pose for the team photo prior to the FIFA World Cup 2018 qualification football match between Iceland and Kosovo in Reykjavik, Iceland on October 9, 2017. / AFP PHOTO / Haraldur Gudjonsson

冰島,一個首次打入世界盃的北歐寡國。那裏沒有球星,沒有排場,一個冰封的國度,連正規草地球場也欠奉。沒有人想過這隊被人看低一線的「魚腩」,兩年前歐國盃迫和葡萄牙,淘汰傳統勁旅英格蘭,爆冷殺入八強。

如同牧童投石擊殺巨人,冰島的逆轉勝更令人神往。在維京戰嚎(Viking Clap)奏響之前,記者想探訪一位冰島人,了解冰島的足球熱。中環鬧市一隅,找到冰島駐港領事Hulda Þórey Garðarsdóttir,由她向香港人細說小國寡民締造的球壇奇蹟。

將冰山劈開的足球情熱

冰島面積是香港的100倍,但人口僅34萬,比一個油尖旺區還要少。在香港人口中找到一名冰島人,如大海撈針。記者瀏覽冰島領事館的簡約網址,竟載有手提電話,接聽的正是名譽領事Hulda。冰島領事館原來藏身於蘭桂坊旁一間隱蔽的樓上婦科診所,領事Hulda身兼助產士與冰島駐港名譽領事。冰島領事館不過是診所內的百呎不到的小房間,她笑說︰在港的冰島人亦不過廿人。

bx7a0040Hulda的子女在香港接受教育,被問及子女的體育時間,她笑言不是很多,「兩地家長的思想大不同」。

六月的香港正值30度炎夏,冰島的氣溫卻仍然不過9度。Hulda說,當地的氣候和地質導致寸草難生。冰島一直沒有正式的草地球場,在上世紀初人們更只能在崎嶇不平的泥地上踢波,遇上一年八個月的下雪季節,便要停止練習,所以冰島一直是歐洲「魚腩部隊」,Hulda並沒有感到難堪,「當時在有限的環境盡力,沒辦法」

直至九十年代冰島政府投放更多資源發展足球事業,逐漸在國內興建室內球場,小將才有地方訓練。然而受制於地理環境,全國至今僅有13個室內球場。冰島政府策略性的足球計劃,克服了先天條件的不足。Hulda舉例,國家隊曾推行雙教練制,聘請瑞典名教練拿格碧克和「土炮」賀基臣共同執教,帶來了正確的訓練模式。而全國的教練亦有豐富經驗,大部分人都擁有歐洲足協B級以上的專業資格,以上種種因素令冰島足球「大躍進」。

冰島贏想法

冰島小國模式的成功,教不少香港球迷感歎︰為何冰島可以,我們不可以?「香港的選擇太多,在冰島我們的選擇較少,自然容易招聚更多人朝同一方向發展。」Hulda說。

身為四子之母的Hulda舉家來到香港已有17年,她認為冰島的成功除了硬件和訓練的質素提升,更重要的是重視體育教育。冰島學校規定學生學習球類運動,學習足球、手球、排球等,冰島的家長認為足球能訓練紀律與團隊精神,所以非常鼓勵子女參與其中。球員在冰島人心目中是值得敬重的職業,家長不會介意子女將足球志業變成事業。

香港足球常被詬病青黃不接,青訓硬件不足,年輕球員欠缺上陣機會。反觀冰島國家隊的球員經常帶領年輕球員訓練,將在世界球會習得的技術分享給生力軍,亦有機會參與大小賽事累積經驗。「冰島好的球員絕不止於一小撮正選,更有很多有潛質的年輕新星。」Hulda說。

Iceland's Margret Lera Vidarsdettir, (2ndR), jubilates after scoring a penalty kick during the UEFA Women's European Championship Euro 2013 football match bewteen Norway and Iceland in Kalmar, Sweden, on July 11, 2013. AFP PHOTO /SCANPIX SWEDEN/ PATRIC SODERSTROM /SWEDEN OUT / AFP PHOTO / SCANPIX SWEDEN / PATRIC SODERSTROM

冰島女子足球在近十年成績彪炳。

Hulda亦指,在冰島男女平等的氛圍下,女生也可以在球場上大放異彩,故此當地的女子足球亦有相當驕人的成績,世界排名19,比男足的22還要高。「女生甚至比我們的男生更要出色。當然,男女都踢得非常好。」Hulda笑道。

球場以外  諸「臣」皆凡人

人追捧勁旅名宿,冰島球壇較港人所熟悉的,除了剛退役的一代國腳古莊臣,就只有效力愛華頓的施古臣,其餘眾「臣」於港人印象中面目稍為模糊。

Hulda接過球隊團體照,為記者逐一點出不少面孔。她認為球員踢法雖各有千秋,每位也是年輕、有速度、有衝勁、有水準的球員。「冰島沒有所謂球星,球員樸實、親民,毫無架子。」離開球場,教練賀基臣身兼牙醫;卸下球靴,門將荷杜臣是一位導演。「他們都不過是普通人,跟鄰居沒有兩樣。」冰島不着重階級,球員毫不離地,才受舉國人民擁戴。「我們感覺到,他們(球員)亦是我們的一分子。」她強調,冰島的成功並不只是由球員帶起,而是取決於全國上下的團結。

「足球凝聚冰島的每一個人,不論男女,是球員與否,亦會視自己為當中的一分子。」

延伸閱讀:【冰島真細小】冰山下地小人強大 居港CEO訴說足球夢

2016震懾全世界的維京戰嚎  

2016年,冰島在歐國盃十六強迎戰英格蘭,當地的電視直播創下99.8%收視率的傳奇。Hulda自言並非足球死忠,但當日亦與其餘34萬人一起見證這歷史時刻︰「假設全國一半人懂足球,其餘一半不懂,也會開電視支持球隊。」最終冰島2比1爆冷擊敗英格蘭。冰島於八強迎戰法國,超過2萬7千人飛抵法國觀看賽事,「那裡差不多有全國人口的十分之一。」

可惜冰島最終八強止步。Hulda回憶,當時球場內的法國球迷散去後,冰島球迷默默留在原地,燃起烽煙,敲響戰鼓,在球隊的帶領下奏起Viking Clap(維京戰嚎)。不鼓噪、不割凳、不騷亂,體育精神使對手動容,更為冰島民族贏得世界掌聲。Viking Clap的片段在網上收穫超過2百萬點擊率。Hulda補充,英國搖滾班霸Muse亦曾在世界巡迴音樂會冰島站,以Viking Clap向冰島人致敬。

bx7a0189冰島大戰阿根廷,門將撲出球王美斯12碼,領事Hulda與十多名居港同鄉興奮不已。

國家隊回到首都雷克雅未克(Reykjavík)後,旋即受到萬人空巷的歡迎,場面像是民族英雄凱旋歸來。Hulda憶述當時設宴款待球隊,外面忽然人聲鼎沸,甫開門便見到夾道擠滿了球迷,興奮地搖旗吶喊︰「Ísland,Ísland!」(「冰島」的冰島語),情景非常深刻。

輸又如何

冰島在上屆歐國盃憑着中場比查拿臣入球,戲劇性扳平葡萄牙。C朗事後公開批評冰島「泊大巴」,靠死守和等待反攻,迫和純屬僥倖,「我們(葡萄牙)拼盡全力爭勝,冰島完全沒有努力過。」他更鄙視冰島球迷高興得像勝出歐國盃一樣,「他們心態如此差勁,永遠不能取勝。」

Hulda對「泊大巴」的批評不以為然,表示冰島當然有出色的中場和後防,但形容球員有速度與激情︰「這班年輕人沒有慢下來的餘地。」「他們的踢法一直在進步,變得更快、更強。」她亦認為足球先生口中的差勁心態,是小國以弱勝強的關鍵︰「這是冰島作為小國的民族性︰我們坦然面對失敗,從不以輸波為恥。」

bx7a0047

世界盃開鑼,《Time》內頁專題以「Dark Norse」形容冰島,預言冰島將是今屆世界盃的黑馬。「我們沒有輸的包袱!輸了又如何?」Hulda笑問。「瞧我們做到了甚麼?我們打入了世界盃!全國都感到非常自豪。」

從上世紀被鄰國丹麥大炒14比2,到擠身球壇前列,與傳統勁旅匹敵,成為世界盃決賽周的黑馬,一路走來,冰島向世人展示了人民的豁達與團結,球員的踏實、堅毅與謙卑。不怕神一般的對手,也不當勝利球迷;雖勝不驕,雖敗猶榮——這就是小國寡民的冰島精神。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