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羅文:西洋菜南街最大檔,一首歌怎樣賺三千港幣打賞? - 明周文化

旺角羅文:西洋菜南街最大檔,一首歌怎樣賺三千港幣打賞?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李浩賢、徐子豪、劉玉梅

14 Apr 2017

1

「Fans未必識唱,但佢哋有耳朵,亦有對腳。」(左起:小喬、羅記、曾曾、小霞姐)

「我檔一部卡拉OK可以贏成條街,也是街頭唱的神話。」旺角羅文,人稱「羅記」,他所謂的「贏」,是以賺錢多寡取勝。檔口目前有六至七名歌手,輪番上場。

點開一條YouTube片,他展現歌手小霞姐曾在短短一首歌的時間,收到三千元的打賞。「好濕碎㗎咋!」他自豪地說:「張張五百蚊㗎!」4點唱到10點,愈夜打賞愈多,二十、五十、一百,有的給紅包,五百紙幣通常留到最後,「一早俾嚇親啲人。」

初時無諗過賺咁多錢

大大幅「旺角羅文」橫額擺在當眼處,宛如小型舞台。五年前,羅記為興趣開檔,先在另兩歌檔試唱,積累名氣,後來毅然以「卡拉OK」形式,自立門戶。當時街上樂隊大行其道,所有人都以為非樂隊是「死路一條」。

「初時沒想過賺這麼多錢。」以往一個人唱,一晚打賞約一千七百多港幣,他甚至辭去日間買賣電話的工作,專注檔口。他將成功歸於其他歌手加入,有朋友介紹,也有毛遂自薦的。他負責挑選,實力和魅力,缺一不可。「我唱歌未必最叻,但加上比我更叻的,可以搶你生意,就係咁簡單。Fans未必識唱,但佢哋有耳朵,亦有對腳。」

2

現場觀眾中,小霞姐的粉絲頗多。

歌手們個個不同,各擅勝場,羅記自然專唱羅文;小喬平日是手作導師,嗓子低沉,唱梅艷芳居多;小霞姐從事保險業,唱徐小鳳,頗具台型;一頭紫髮的曾曾(曾莉婭),二十四歲,是中英混血兒,在韓國長大,高中畢業就來到香港,目前中港兩地分別發展歌手事業,不時出現在大陸電視,開口一口流利國語,用她的甜美嗓子唱《梅蘭梅蘭我愛你》……

唱周杰倫同陳奕迅唔掂

走在街頭,耳畔傳來,通通都是懷舊金曲。現場所見,檔口約有百多位觀眾,不時有人打賞,以男性為主。羅文說,晚上停下來的聽眾,四十歲以上佔九成九。「唱金曲才有市場,有人欣賞,新歌如周杰倫或者陳奕迅,是無錢的。唱歌要迎合fans,誰有消費能力就迎合誰,是只有超過四十歲以上才有閒錢,後生仔自己都唔夠使。得拿捏好觀眾情緒,後生情懷,用心唱出韻味,他們懂得欣賞。」

「人生最開心是什麼?做自己喜歡的事,多人欣賞你,有人打賞,賺到錢生活,Perfect!」

撐起一個檔口,頭腦必須靈活,競爭也在所難免。「以往兆萬中心這段路,乏人問津,之後人多起來;之前我們剛弄的光碟裝飾,立即就有跟風;那些『大媽』又會見縫插針,想霸位。」

拍檔Kat加入兩年,負責對外聯絡工作及管賬。羅記負責歌曲事宜,如升降調,遷就歌手要求。訂下規矩,如不准跳舞;合資買好的音響器材,單揚聲器就四至五萬元;簡單如物資,向住附近的朋友借空間,隨時下雨,也有把太陽傘遮風擋雨。除非黑雨,否則年中無休。

菜街「食物鏈」的底層生態

說話的當兒,羅記打算叫外賣,幫他跑腿的,是個神情呆滯的中年人,羅記塞了一張紙幣,着他不用找零錢,買兩個飯盒,回來後,二人大快朵頤,吃得津津有味。「他叫肥仔雄,在這條街好多年,一早來放好紙,幫人霸好多位,雖然有少少『低低地』,但老老實實。」羅記說肥仔雄是住劏房的,從早到晚,長時間都在街上standby「搵食」。

整晚表演,常常有個男人,在旁邊手舞足蹈,人稱「七旋斬」,他是可以跳舞的特例。「他本來在這邊玩,好鍾意聽我唱歌,收檔了,他又幫忙收拾,那我就話,你不如一直幫下去,我俾返四十蚊你。」羅記說起他的時候,有點笑意,又有點無奈。「醫生話他不能不運動,他是瞓街的,在公廁沖涼,這條街其實都唔少,無辦法,呢啲係社會造成的。」

3
「七旋斬」兀自陶醉起舞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