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不安】蜀道難 行樓梯更難 - 明周文化

【保安.不安】蜀道難 行樓梯更難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劉玉梅、梁俊棋

06 May 2017

保安每天巡邏,層數低的私樓有十多層,雙腿長期勞損,他們為保飯碗,一直啞忍。資深保安員透露,現今保安公司大多規定保安巡兩幢大廈,每天至少巡邏三十多層。很多公司更限時一小時內完成巡邏一幢樓宇。很多資深保安強忍腳患,帶備止痛藥在身,更有保安員上班前打止痛針挺下去,硬着頭皮巡邏打簿。

每天巡邏搞到要食止痛藥

1997年開始做保安的珍姐,快將六十四歲,大腿明顯向外翻。她拿起拐杖,步履蹣跚地走到座位,慢慢移座位到身邊訴說擔憂。「醫生說我雙膝軟骨退化,快要做手術。」保安年屆六十五歲,需要每兩年驗身,珍姐為此憂心忡忡。 「十多年了,每日巡樓,兩幢五十幾層,你想像下。上樓梯還可以扶欄杆,落樓梯雙膝受力,真的很怕。」珍姐堅持在大廈做夜更, 因為早更不准坐太久,今日的保安要替客人拉門,又要按升降機,雙膝早已吃不消;有次主管突襲檢查珍姐巡樓,限一小時內完成,她咬緊牙根能走下去,全靠每天帶備的止痛藥。 「痛時食三次,不痛食兩次,最痛時要打止痛針,現在我每天也是乘的士上班。兒女心痛,叫我不要做,難道要我拿綜援嗎?我不要啊!」脖子再硬,珍姐也要面對腳患的痛楚, 現在不能再巡樓,由同事簽到。她說期望早點動手術,不想再說謊,「雖則話有人幫你巡,但始終有閉路電視。」 長年巡樓,雙腳勞損,是保安業普遍的現象。六十一歲的余美雲做了十多年保安,以前是電子工業員,工廠搬上天津,工人都轉行做保安。雲姐說,保安十居其八有腳患,每逢大地回春,濕潮天氣令很多保安腳痛,舉步維艱,在住客面前強裝無事。雲姐見過曾經有一位四十多歲同業出現腳患,主管也叫他「食止痛藥」巡邏。「一層樓十六級樓梯,新型公屋三十多層,每天行五百多級樓梯。幾年前,我開始腳痛。由最高巡下來,望到樓級,好驚跌下來,一步一驚心。」最近回南天,她腳痛苦不堪言,不能巡樓「打鐘」(簽到),她索性在「更簿」寫道:「缺巡,回南天,腳痛行不到。」雲姐坦言,現時巡樓量力而為,不想說謊。

雲姐說,幾年前開始習慣食止痛藥,源於2012年一次傷患。當年九號颱風襲港,雲姐在商場確認玻璃門綁好,怎料靠近玻璃門之時,鐵鏈突然鬆脫,玻璃門大幅搖擺,撞正雲姐膝蓋,頓受重創。舊患表面已癒,但每遇潮濕天氣,雲姐的傷患仍然劇痛,每天須帶止痛 藥傍身。

一個遇到罪犯的晚上……

曾在商場與屋苑當保安的雲姐直言,巡邏屋苑不時會發現罪案,可是,裝備不足,保安往往束手無策。「一次,屋苑巡邏樓梯時遇露體狂,我衝去用支打鐘棍打他的正額,嚇走他。我們沒有什麼裝備,腰纏碎銀,一支打鐘棍,可以做什麼?」

深夜商場天台,四周無人,一時傳來醉客的呼叫聲。雲姐巡到附近公園,指向座椅淡然說:「上星期先有一個大叔用刀刺死一個住客,報紙都有寫。」

記者問她當時怎樣做?「除了報警,保安還可以做什麼。」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