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眼看人間】老狗Norma共居生活中的浪漫與期盼 - 明周文化

【狗眼看人間】老狗Norma共居生活中的浪漫與期盼

撰文: 陳伊敏     攝影: 譚志榮

15 Feb 2018

我叫Norma,我的毛髮烏黑中帶有米黃 highlight,額頭的紋路十分別致,也算是靚狗。 我今年十二歲啦,不知不覺已經在「救狗之 家」(洋名是Hong Kong Dog Rescue)大埔領養中心住了六年。

我們中心原址叫甜苑,外面望起來像一個大宅,很高很高的紅方塊圍牆。聽說以前是果園,裏面現在還保留假山呢,好心人便宜出租,成了同伴們的領養中心。這裏收留了四百隻兄弟姊妹,一有風吹草動,頃刻響起夥伴們 此起彼落的狗吠聲,場面好震撼。羣狗齊吠時,我都擔心過職員會不會職業性失聰啊? 大宅依山而建,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鐵籠都是我們的宿舍。我們一般是集體居住, 性格合得來的同伴才會被安排同住一屋。

tan180130yimin_0922a我是Norma,今年十二歲,我隨遇而安,樂天知命。

我房間屬於「山頂高層」,風涼水冷,比山下安靜。每個室友都有一張自己的牀、一張被。我們通常一日兩餐,我心寬體胖,曾是水桶腰,後來照顧我的叔叔姨姨給我準備了減肥餐,現在我走路快多了。 我們五隻狗同住一室,相處得好好。我最開心是可以和Magoo一起生活。

Magoo是九 歲的老黃狗,天生有種憨厚傻氣,我鍾意這種傻氣。他遇事比我更淡定,有氣魄,在宿舍他常常話事,令我好崇拜他,他也很關照我,日久生情,漸漸我們形影不離呢。我只知道他是狗公,但人類說他是我「老公」,不過我們真 的好喜歡在一起,年紀大,居然遇到黃昏戀, 可以一直相依相伴就好了。

DCIM100GOPROG0038890.我和Magoo臭味相投

社交場合   用尿尿來點讚

每日十五至二十分鐘的散步,是夥伴們最 享受的時刻。義工們進進出出,頂住寒風也帶 我們兩隻兩隻出去玩。因為我住的是大單位, 活動空間大,所以不是每天可以出去散步。每 星期出去散步兩次,我已好知足。義工帶我們出去方便時都會隨身帶個膠袋善後「執屎」, 不要影響社區的衞生。

DCIM100GOPROG0059141.等我!
DCIM100GOPROG0059307.路上遇到職員哥哥帶其他狗狗散步。朋友,你找到愛惜你的主人嗎?

這一天,由職員Eva姐姐帶我和Magoo 散步,她好犀利,記得我們每一隻的名字,還有我們的性格。我們這一對能夠一起出門,真是樂壞了,一出閘就迫不及待就下樓出門。Eva 姐姐沿途打賞雞肉零食給我們,我吃完立即和她握手,想再吃一口。Magoo反而好有紳士風度,沒和我爭,笑咪咪傻傻看着貪吃的我。

DCIM100GOPROG0059207.Eva姐姐給我吃零食!

我和Magoo臭味相投,很喜歡鑽進草堆, 或者走些山邊較為窄小陡峭的路,向高難度挑戰。我們狗狗是嗅覺性動物,尿尿時可以宣示主權霸佔地盤,又方便我們記錄自己的路線。我們好重視氣味交換喔,聞尿也是一種社交文化。 散步時沿途撒尿、聞尿成為我們生活中的樂趣。如同人類玩Facebook知道朋友近況,我們在標誌性的地方尿尿,聞別的狗狗尿,可以八卦一下他們的近況,在原地再撒一泡尿,類似人類在朋友Facebook點讚或「慘慘」。我們的鼻很敏感的,只要聞一聞尿,或者見面時聞一聞對方屁股,就知道老友最近是不是剛剛吃了雞腿,最近健不健康啦……

六歲那年 如果我沒被人領回……

我天生樂觀,性格隨和,不開心的事情我 一向好快遺忘。有次聽到Eva姐姐對義工說起我的身世,好像非常遙遠的事情呢。她說,我原本自小在一個學校生活,由校工養着。好多年來,我看着孩子長高、升班、畢業,他們下課和放學都喜歡和我玩,偶爾還餵我吃東西。

在我六歲的時候,有家長投訴我,認為我對孩子們造成危險,於是學校將我送到了一個叫做漁農自然護理署的地方!想到這裏,我的鼻子酸酸的,一些記憶的片段慢慢湧現,好想念那些純真的人類小朋友們。

DCIM100GOPROG0048932.咦,好像可以外出啦!

後來我和女兒一起被HKDR拯救回來。 HKDR創辦人Sally Andersen每周兩次到漁護 署領養同伴們,我們每一隻的名字都是她改 的。那時真是好驚險啊,當時有很多都是被遺 棄於街上或郊野公園的流浪同伴,亦有些是主人棄養直接送去漁護署。如未被領回,我們會 於四天後被人道毀滅!

也許因為太難過,那些經歷的細節我都不太記得啦,只知道現在我有四百個夥伴呢!

唐狗也是狗被遺棄  比打雷更可怕

我們這裏每天至少有三個職員照顧着,周末義工最多有四、五十人,我們心花怒放,好 熱鬧。人愈多我們又愈有機會出去散步呀 。

平時我看到職員非常辛苦工作幫助我們, 有時候忙得沒時間吃午餐,有時候捧着飯盒站 着扒幾口。連司機叔叔都很愛我們,他不用開車的時候,還帶我們出去散步呢。 有時嚇人的狂風暴雨來了,是可以將鐵皮 屋頂揭起的那種,人類叫這做八號風球呢。聽說路上沒有車沒有人走了。不過,總有中心叔叔姨姨回來照顧我們,因很擔心我們的情況。 有的義工哥哥姐姐有半天颱風假期,也會趕回來看我們。聽他們說,大風上山一趟的車費是平日的五、六倍價格啊。 中心宿舍不停加建,愈來愈多流浪同伴。

同是天涯淪落狗,我和同伴們打招呼傾談時發 現,大多是無家可歸的流浪狗或者被主人遺棄的,而且大多數是唐狗。我們在這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等待人類收養我們,給我們一個家。聽說純種狗比我們唐狗更容易找到領養家庭。其實我們唐狗同樣是心地善良、忠心耿耿呢,並且我們天生身體底子好喔。事實上,我們每一個夥伴都有自己的個性,好動的、害羞的、慢熱的、擅長交際的,一樣米養百樣狗, 總有一隻會和你合得來。

DCIM100GOPROG0059415.在這裡起碼有一個無憂的安樂窩

說到家,其實,我的內心很矛盾呢。我期待有一個溫暖的和人類一起生活的家,但我又害怕外面的世界險惡。聽說有的同伴被領養後,因為不習慣而走失了。有的同伴剛剛得到一個家,又因主人移民,又被送回來,一場歡喜一場空,我看到他們好低落。

我感覺青春日益遠去,如果還是等不到屬於我的家,那麼現在這樣生活也不錯,至少有瓦遮頭、三餐無憂,又可以和Magoo在一起。 所以,新年,我決定隨遇而安,活在當下,珍惜現在的平淡時光。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