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錢變成數碼】高重建:擁抱觸不到的付款方法 化like成coin支持創作 - 明周文化

【當金錢變成數碼】高重建:擁抱觸不到的付款方法 化like成coin支持創作

撰文: 葉青霞     攝影: 譚志榮

19 Mar 2018

一班人飽餐一頓,帳單來了,A先付帳,然後向B、C、D、E、F收錢,「哎呀,我忘了按款」、「你有100元散紙嗎」、「給我帳號,我到櫃員機轉帳給你」……這等對白不斷重複。人類能到太空去的今天,我們還在餐桌上為平攤餐費糾結。手機遊戲開發者、視覺小說創作社羣oice創辦人高重建對這齣悶戲多年來連番上映很不爽。「我不明白如斯麻煩的事,為什麼大家可以接受多年?每次食飯要先準備幾百元,兼有碎銀?我真的受不了。」人對麻煩事有避之則吉的本能反應,可是慣了,既久而遂安之,繼而缺乏對更方便生活的想像。

很多人覺得使用五花八門的新興電子支付方式,是暴露私隱的開端。他謂:「有些人自相矛盾。我已不止一次聽到有人用信用卡簽帳,但當被問及有沒有用PayMe(滙豐推出的手機轉帳程式),立刻說那有私隱問題什麼什麼,其實用信用卡,一樣透露個人資料。」此等邏輯讓他生出多個問號,有人除了拒絕使用,更自鳴得意,令他頭皮抓破也無法理解。「有些人有『科技潔癖』,對於沒用PayMe語帶自豪:『我唔用呢啲』。這種心態我不明白。日常生活講求方便理所當然,難道俾錢都要講『溫度』?這個現象好有趣。」

101_tan180301jenny0498曾在大陸生活十多年的高重建,表示習慣電子支付之方便,不愛帶現金外出。初回香港多次跟朋友吃飯,都忘了提取現金付帳。

他曾經在網上撰文指「八達通落後」,尤其微信支付出現後更感明顯,隨即有網民罵他「五毛」,叫他「返大陸住啦」。的而且確,2001至2014年這十多年,他斷斷續續因遊戲開發而在大陸生活,見證中國走入電子支付世界。自認「無物」,不眷戀實體東西的他,覺得不用提取現金作日常交易,非常順心。「書、歌、遊戲,我都只想要電子版。我不喜歡帶現金,習慣在大陸無論店有多小,即使只是賣魚蛋的,都可以用支付寶。我試過兩年在大陸沒提過現金﹗」繁複本是日常,可是一旦享受過便捷的暢快,便不能回頭,這是他回港生活後,很深的體會。「如果這種方便支付工具非來自大陸而是美國,大家未必如斯抗拒。」他續說:「我不是說自己完全無私隱問題,但如果你好想知道我在哪裏花了3蚊,你咪知囉﹗」

八達通的缺點

八達通通行於連鎖及大型店舖,有人覺得已夠方便,不用引入其他支付方式。「大家講電子支付很多時都沒弄清楚場景,當面小額付款八達通是很好,但講到大額、P2P(個人與個人)轉帳及網上付款方面,八達通都好弱甚至完全沒法滿足。」處理小額付款是八達通強項,大部分小店卻不申請讓大家一嘟付款,事出當然有因。「八達通憑半公營地位成為公共交通的唯一電子貨幣,從無競爭;面對小店,立即強調半私營身份,說要向股東交代,收取高昂的安裝及交易費用。」龍門任搬,才是他認為要批評的地方。

他嚮往無錢一身輕,但從不贊成全面取消現金,強調支付方式應該多元。「我要的是選擇,我沒鼓吹人人都要採用電子支付方式,我只是說我想生活上完全不用現金卻沒可能。現金有保留必要,例如長者未必能跟上科技變化,社會有責任照顧他們的需要,尤其公共事務不應只提供電子支付方式。」香港電子支付發展能否似大陸般普及?他認為香港未有土壤。「多不喜歡也好,不能否認大陸那種中央管理效率很高,香港當然不一樣,我也不想香港變成這樣。香港的電子支付方式會有選擇及競爭。」他認為於不同場景,香港人會使用不同支付方式,用途愈來愈廣泛,但不會像大陸般大家只集中使用兩種。

tan180228shirley_0496小店申請成為八達通用戶,又貴又麻煩。很多連鎖店陸續提供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等,預計愈來愈多小店也會跟隨步伐,八達通可能會失去市場佔有率。

IM支付大勢所趨

社羣與支付連結 大勢所趨在中國大陸,支付寶本來一直是電子支付龍頭,但卻快速被微信支付追過,正因為微信本來就有即時通訊(instant messaging)功能,有社羣圖譜(Social Graph)而支付寶沒有。人與人之間(P2P)轉帳通常都是與通信錄上的人,當用戶不用把對方從茫茫人海中找出,省時省力,微信支付自然較吸引人用。「我看不到Facebook這些公司不發展支付的原因,可能只是需要時間完善系統。當轉帳如WhatsApp發照片般簡單,誰還會到銀行櫃員機排隊?而且還不能跨銀行?」

可是我們經常使用的IM還未附帶支付功能,只好選用PayMe作為與朋友互相轉帳的工具。高重建也有使用,但形容其設計「四不像」。「使用PayMe轉帳竟然要輸入原因,我覺得好荒謬!另外,除非你選擇不顯示,否則它會讓你的朋友看到你的轉帳紀錄,反之亦然,相當滋擾。」他表示明白設計背後原因。PayMe本身沒有用戶日常朋友列表,但希望製造Social Graph,彌補不足。PayMe由銀行開發,私隱處理理應妥當,但他們竟放下優勢。」「打賞」鼓勵創作 是個好東西電子支付在港未成氣候,除了未能讓人彈指間用手機處理付款轉帳,大陸盛行的「打賞」文化也無法在本地實現。掏腰包真金白銀支持創作者,大陸稱為「打賞」。高重建留意到「微信支付」通行後,「打賞」變得簡便,單靠製作內容,就能賺取收入餬口的大有人在。「有人說什麼『華人DNA沒有慷慨』,根本毫無根據。有時支持創作的阻力未必是錢,而是繁複的支付步驟。」

派LikeCoin撐創作

創作人在Facebook和Instagram分享內容數目達天文數字,可是當Facebook不斷進帳大額廣告費用,創作者卻鮮能分一杯羹。高重建希望打破這種局面,正創立加密貨幣LikeCoin,希望創作人的回報不再只是虛擬的讚好。「化Like為Coin」聽來妙想天開,他會以方便減少用戶嘗試的阻力,讓人久而久之從派like變成派LikeCoin,再養成習慣。「之前我在粵北一個三四線城市跟人聊天,問他為什麼在微信的遊戲付錢。他說本來還在猶豫,打算輸入六位數字密碼後再想是否確認,怎料一完成密碼輸入已成功付費,覺得幾爽,就習慣了在遊戲付費。」哪怕只是少一個click,都有意想不到的改變。「我們的Like掣參考Medium,like五下是沒成本的,第六下稱為Super Like,就要付LikeCoin。」Like數當然不是衡量創作內容的唯一標準,否則可能惹來一堆只顧譁眾取寵的作品。用戶點讚,也間接幫助創作者得到LikeCoin, 不過向創作人發放LikeCoin的機制,除了統計Like數,LikeRank也是關鍵。「不論設計素材、漫畫、遊戲、相片、文章等,衍生的作品愈多,創造力證明(Proof of creativity)愈高,LikeRank也愈高。」要改變content is free的觀念看來似愚公移山,高重建阿Q地認為這個計劃只要推動到一點點社會創新,也足夠。「引發到微細的蝴蝶效應,即使最後失敗了,我都當成功。」

102_tan180301jenny0240用戶按了第六次Like,即Super Like,會啟用加密貨幣錢包,用戶可選擇直接由自己的錢包付出LikeCoin給作者。

107_tan180301jenny0563 LikeCoin跨國界,針對經常製作或使用數碼內容的人羣,並在這個社羣圈流通,避免兌換的麻煩和成本。

L i k e C o i n 是什麼
LikeCoin利用傳輸協議,打破系統封蔽,不同平台不同軟件能互通。LikeCoin是建基於以太坊(Ethereum)ERC20標準的加密貨幣,兼容ERC20錢包,便於跟交易所和其他代幣對接。以太坊的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能確保LikeCoin依循既定的時間表限量發行,公眾可以查閱和審核,即使設計者亦無法在公開發行後隨意增發或修訂發行方式。LikeCoin的總發行量為二十億枚,當中
六億LikeCoin以認購或羣眾發售形式賣出。
詳情:medium.com/likecoin

【當金錢變成數碼】 延伸閱讀 

李兆波:電子支付的多元才是勝利

盧燕珊:旅居北京十年 數碼遺民決定撤離

朱江瑋: 沒有人性化 低下階層不再是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