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熟爸媽】十一歲的女兒在想什麼:我的影子和盼望像女兒一樣長 - 明周文化

【半熟爸媽】十一歲的女兒在想什麼:我的影子和盼望像女兒一樣長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周耀恩

23 Mar 2018

第一次見面,Zoe姍姍來遲,一開口,聲音有點沙啞。「臨出門前與女兒吵了一場大架,還掟爛了她的電話。」未知因由也看得出Zoe十分懊惱,她說訪問完要去維修女兒的電話。「發完脾氣還要浪費金錢,你說我是否白癡?」她苦笑。

Zoe的女兒今年十一歲,讀小六。記者一心以為子女升中學,父母應該可以「甩難」,看來似乎想得太美。十三歲入過女童院,十七歲懷孕,今年三十歲的Zoe,對於踏入青春期的女兒,卻不知從何入手。

兩母女有如兩姊妹

Zoe的女兒最近迷上一個唱歌手機程式,甜美嗓音吸引上千粉絲,成立了專屬聊天羣之餘,還有男粉絲表示傾慕。言談之期,女兒虛構自己的年齡、兄弟姊妹,但是又與對方談及戀愛和婚姻等話題。

為什麼Zoe會知道這麼多?即使Zoe像所有母親一樣,心裏大為緊張,但是在女兒面前,Zoe還是開心地與她講笑。「內心當然不高興,但是我不裝作開心的話,她更加不會跟我講細節。」Zoe有點無奈地說。

Zoe與女兒從小到大都像朋友般相處,得知此事之後,Zoe 一直採取「無為而治」的方式。Zoe回想十一歲的自己,都是沉迷上網與朋友日講夜講。事後即使見到女兒夜深還在玩電話,還是選擇忍下來。「我不想一開始就阻止,不如讓她繼續玩,看她會否學懂有分寸。」可是,沒有更深入的討論,女兒並不明白Zoe的用心,Zoe又覺得女兒沒有反思。「這是我第一次對女兒發這麼大的脾氣。」離家之前,Zoe向女兒道歉,希望女兒明白,發脾氣只是想她學會分配時間。

前來訪問途中,Zoe致電了給媽媽,說了一句「對不起」。「我現在真的教得好辛苦,脾氣又似爸爸,媽媽當年照顧我,其實好辛苦。」亦舒說過,上一代的反面教材,下一代不做,人生已經成功一半。每一位父母,都曾經是別人的孩子。無論是豪仔、倩恩、阿晴、雞仔、So Pig還是Zoe,或多或少都帶着父母的影子,成為別人的父母。

101每個人都帶着父母的影子成長,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放手,是父母要學習的道理。

叛逆是因為找不到安全感

小時候,Zoe的爸爸在大陸工作,一星期回港一次,照顧Zoe的責任落在媽媽身上。媽媽家教甚嚴,要求Zoe放學立即回家,家中電話三不五時響起,成了「監視器」。打壓愈大,反抗愈大,Zoe一升中就失蹤了一星期,前後入住兩次女童院,最後被送到大陸的文武學校過軍訓式生活。「媽媽一直告訴我要讀好啲書,但是從來沒有解釋讀書為了什麼。」當年的Zoe並不明白為什麼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很快又重回街頭,在朋友之間尋找安全感。

十七歲那一年,Zoe認識了比她大三年的男朋友。「那時我很鍾意拍拖,有個伴我就OK。」拍拖不到三個月,對方已經一腳踏幾船,同時,Zoe也懷上女兒。她一直瞞着媽媽,七個多月之後見肚,還是逃不掉被趕出家門的下場。「我真的以為媽媽要我永遠離開,還帶走了全家福。」

男友打算賺快錢養家,但是賣了兩日翻版光碟被捕,要還押兩星期等候感化報告。當時Zoe身上只有幾百元,家境小康的她,第一次要為生活的每一項支出記帳。試過5元腸粉當一餐,又試過找社工陪她申請綜援。「當我知道就算生完小朋友,每月都只有幾千元,還要每星期找兩份工作,我終於對金錢有概念,也終於知道做人要發奮。」

兩星期之後,爸爸從大陸回家,知道女兒被趕出家門,立即要求媽媽約女兒見面。「那是一通來自天堂的電話。」Zoe笑說。「那是我十八年來第一次對爸爸的觀感有改變。他未必是一個體貼的丈夫,但他是一個好爸爸。」

誕下女兒之後,父母好像換了個人。突然多添一家三口,兩老二話不說換樓,又為Zoe安排姨姨幫忙,還打本給她開服裝店。直到有一次,她出席女兒的幼稚園的家長日,看見其他家長無時無刻都在考慮子女的將來,她終於像照鏡般看到自己的不足。「我覺得自己不像一個媽媽。」她第一次思考女兒的將來,然後發現自己的將來與女兒息息相關。「我希望在她升小學之前,在生活上做到一點成績,有能力為她提供更好的生活。」

Zoe第一份全職,是在波鞋舖做售貨員,那次經歷,讓她學到什麼是責任心。一年後,她跟隨媽媽的腳步,加入保險業。「那時是2011年,是我人生的轉捩點。」二十三歲的Zoe,在社會大學踏入成人禮。發憤圖強的Zoe,開始懂得經營一個家,也令原本吊兒郎當的老公相形見絀,兩人愈走愈遠。在女兒五歲那一年,兩人終告離婚。

101

新來的爸爸 一起向前邁進

在Zoe面對離婚的日子,想不到命運又讓她在朋友圈中,遇上生命中的第三個男人──Nick。兩人表明心迹之後,Nick考慮了三天就決定與Zoe開展新生活,與她的一家人同住。六年後的今日,Nick坦承當日的考慮並不周詳。「本來我只是想拍拖,沒想到拍拖之後就會馬上成為一個丈夫、一個父親。」

Nick以前回家可以攤坐在沙發玩電話、看電視,現在回家要先處理家中的大小問題,要照顧女兒的學業和煩惱。「在Zoe這個家,我學會要付出,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得到自己的位置。」然而,Nick本來只是別人的兒子,轉眼卻要照顧別人的女兒,與Zoe在相處上少不免有許多磨擦。

Nick是一個中途插隊父親,Zoe希望他做好人,自己做醜人,但是Nick來自一個有規有矩、長幼有序的家庭,適應起來很困難。六年來,Nick坦言一直都有想過分開。「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每次一有爭吵,就覺得『不如算啦』。」在困難中可以看清楚一個人,當日Nick喜歡Zoe的善良和樂觀,全靠Zoe遇到問題就解決的態度,令兩人堅持至今。「如果再來一次,我們不一定可以在一起。但是過去六年建立的感情,足以令我們繼續走下去。」

101Zoe與Nick在過去六年,要適應對方之餘,也要適應另一個一家三口(另添上兩老)的生活。
青春期的女兒是一門難考的功課

兩個月之後再見面,記者好奇Zoe與Nick最後如何處理女兒沉迷玩電話的問題。看見Zoe還是一臉懊惱的樣子,問題似乎還未解決。那次吵架之後,Zoe與Nick安排一家三口外出吃飯。他們以為女兒對愛情好奇,Nick還以「過來人」的身份,解釋男女之間的關係。

女兒靜靜地聽完才說:「我其實是覺得孤獨,沒有安全感。」她覺得好像有兩個自己在生活,面對父母的她是一個乖巧的孩子,但是一上網就變成另一個人。

這個答案,難倒了Zoe和Nick。

「我自問已經做了好人,小時候得不到的自由與家庭樂,都給了女兒。」Zoe不明所以,甚至想過將一直留在嫲嫲那邊生活的弟弟接來同住,但是女兒並不喜歡。他們都擔心,女兒正在朝向他們不希望她探索的一面──可能是虛榮、可能是不切實際的夢想。可是,青春期的功課,就是要解答「我是誰」這個問題。與朋友鬧翻或和好,陷入單戀苦戀或熱戀,找到自己在體藝或學業的天分和缺陷,都是孩子探索自己的過程。父母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提供最好的安全網。

101在旁人眼中,他們是溫馨的一家三口。從Nick與女兒的互動,看得出他們父女情在。

家庭事業自由 有捨有得

Zoe在訪問中多次提到,慶幸家人在當年伸出援手。無可否認,父母當日雪中送炭,是Zoe能夠一路走來的燃料。即便如此,與兩老同住,相處上還是有許多不太咬弦的時候。Zoe坦言目前只得八成自由,可是她寧願失去自由,也不希望家裏六國大封相。

也許是因為在社會打滾這些年,也許是因為在工作上取得成績,也許是因為Zoe也終於成為大人,她終於明白母親當日的苦心。可是,她是她,女兒是女兒,填補了她心中的洞,並不代表可以填滿女兒心中所缺。做人父母甚艱難,這是一堂修不完的課。

話雖如此,Zoe從沒後悔有了下一代。因為女兒,她自己也一步一步成長,到今天,甚至會有不相熟的人問她會否考慮生小朋友。「那是代表我現在夠成熟了吧?」她笑說。「假如我一直沒有小朋友,我會專心做好工作,有些失去的事物,我想追回。」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