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熟爸媽】少男少女變爸媽 社工:與其責難 不如思考將來的路 - 明周文化

【半熟爸媽】少男少女變爸媽 社工:與其責難 不如思考將來的路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周耀恩

23 Mar 2018

四對受訪對象,不約而同來自破碎家庭,父母可能已經離異,與父母關係亦欠佳。他們都比較早離開學校,渴望快點建立一個新家庭,以為可以脫離原生家庭的不幸。「與成年人相比,他們對於好對象的定義的確是很低,基本上只要沒有出去『偷跳』(偷情)已經好好。」救世軍屯門深宵青少年外展服務隊長鍾凱研說。

學會愛惜自己

看着少男少女變成爸爸媽媽,鍾凱研自己也上了一課。她以前不明白,為什麼有些年輕人會這麼「蠢」,但過去十年接觸無數個案後,她慢慢理解,成長環境其實很影響一個人的價值觀。輔導過程中最困難的是「要他們明白,其實他們係有得揀」。正如鍾凱研花了七年時間,才令So Pig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照顧兩個孩子。「So Pig小時候的經歷,令她害怕阿森已經是自己人生中最好的offer,所以一直不敢分開。」

年輕懷孕,當然有不少是屬於意外,「但是這也看得出一個人有多愛惜自己。」屯門深宵青少年外展服務成立了Youth Infinity青春無限計劃,鼓勵年輕人參與不同體藝活動,發掘自己的才能。鍾凱研觀察到,踴躍參與活動的年輕人,通常都不會出意外。假如個案中的年輕人在學業和家庭以外,找到自己熱愛的事情,一切可能會不一樣。「如果他們對人生有計劃、有夢想,做決定的時候,就會想得遠一點,發生性行為之前,亦會更懂得保護自己。」

四對受訪父母都說過,不後悔生孩子,但是希望可以推遲幾年。鍾凱研認為,年輕父母遲一點懷孕的確比較理想,「但是我不會說他們做錯。」即使年紀較為成熟,即使計劃比較周詳,是否代表在適婚年齡生育,就會事事順利呢?「他們只是比別人走得快一點,是否就要被標籤、被指責?」

101鍾凱研一直專責外展服務,與年輕人溝通頗有心得。

為孩子而犧牲而耽誤

「成熟的定義是什麼?」信義會天使護航的社工方敏芝反問。是年齡、心智,還是環境條件的成熟?「就算年輕父母在年齡和環境條件欠成熟,但是他們的心智還是相對成熟。」方敏芝認為,誕下孩子的勇氣,殊不簡單。她眼見不少年輕父母,大多願意為小朋友付出所有。有些父母住在偏遠村屋,但是都是山長水遠轉車又轉車去信義會的中心,參加育兒小組,不少人更加是義工常客。

方敏芝記得,有一位十七歲的媽媽,為了讓孩子有機會接受免費的言語治療,每次交通來回三小時,有時遇上BB中途要換尿片,遲到十數分鐘是閒事,只是為了四十五分鐘的見面時間。「換作一個三十歲的成年人,是否可以為了孩子如此委身?」

無可否認,年輕父母一定有年輕人的習慣,喜歡睡到日上三竿,有時方敏芝家訪還要代為買飯盒。「不過就算他們自己唔食,都一定會照顧好孩子的飲食。」有一次,那位媽媽在預備飯盒,方敏芝好奇,為什麼飯盒有六格。「每一格放不同顏色的食物,小朋友可以吸收不同營養。」那位媽媽理所當然地說。「我都係上網學,紅菜頭、紅棗水都有益!」那一晚,方敏芝放工之後,自己都去街市買了紅菜頭給自己孩子吃。「這些小節,都令我對她們另眼相看。」她說。

101天使護航計劃主任方敏芝

不少年輕父母「上岸」之後,就會想到,自己三十歲的時候,可以與小朋友像兩姐妹去街。不過,事情總有兩面,有些父母停學後可能不會再讀書,有些父母就算有夢想,也因為照顧小孩而耽擱。

鍾凱研一方面欣賞年輕父母的犧牲精神,另一方面卻為他們的前途擔憂。十六、七歲正值年輕人建立身份認同的時期,應當尋找自己的志向,但是他們卻與雙職家長面對同一問題──嚴重不足的社區託兒服務,令他們被困在照顧孩子的牢籠。尤其是媽媽,通常負責照顧孩子,更容易在職場上脫節。

面對社會的歧視和指責,年輕父母或多或少都要承受不必要的壓力。鍾凱研認為,與其追究前因,不如思考如何可以令他們的路,走得容易一點。如果年輕父母之間相處得好一點,如果他們有多一點能力和空間教導子女,如果有更多人幫助他們裝備自己,他們的子女就可以在一個相對完整的家庭成長。至少,他們的下一代,不會那麼容易重蹈覆轍。

101天使護航為年輕父母提供全面的育兒支援,教導他們應付小孩不同階段的需要。

沒有人應被社會忽略

支援年輕父母的服務,像所有其他公共服務一樣,都是長期不足。鍾凱研負責青少年服務,理論上服務二十四歲或以下的個案。鍾凱研要跟進So Pig和Zoe這種個案,需要在恆常的工作中,騰出額外時間,同時還要完成津貼及服務協議(FSA:Funding and Service Agreement)的指標。二十四歲以上的個案,通常會轉介至社會福利署轄下的家庭綜合服務中心,但是中心原意並不是服務年輕父母,前線職員未必懂得與他們溝通,很容易就因為工作量多,年輕父母求助動機較低,而難以積極跟進個案。

信義會天使護航計劃原本設有「年輕爸爸」的服務,由一位男社工負責。男女需要不同,爸爸通常都要返工,空餘時間傾向一起跑步打波,或者去大牌檔吃飯傾偈。缺乏專設服務,爸爸們會嫌棄中心是女人堆,於是提不起勁找社工。可惜的是,因為申請資金出現問題,機構只能暫停這項專設服務。

鍾凱研亦坦言,由於較難接觸到男性,各大機構都較少以男士為主的服務。正如阿森的個案,鍾凱研覺得他已經有很大改變。仔仔出生後,他返工變得穩定,假如不是因為賭錢,很可能已經買到樓養家。鍾凱研知道他要面對緊張的婆媳關係,又要處理夫妻問題,其實好大壓力。「男生容易自卑,又很難向外人開口求助,就算我想幫,也幫不上忙。」

西非國家尼日利亞有一句名言:「養一個孩子,要用全村的力量(It takes a whole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我們的社會,又有沒有為年輕父母提供所需要的力量?

101社交媒體上有不同的保母羣組,可見父母十分需要託兒服務。
101
10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女性承擔了大部分責任

2006年至2016年期間,20歲以下母親首次誕下的嬰兒共有6972人。換句話說,年輕父母大約有14,000人,連同大約56,000個祖父母,有可能需要支援的人數接近80,000人。30歲以下單親家長數目,在2006年、2011年和2016年分別為3387,3711和3695,女性佔的比例分別為80%,86%和84%,大部分單親家長都是女性,可見在單親家庭,照顧子女的責任,多數由女性承擔。

本港專門支援年輕父母的服務,大部分都是項目為主,負責機構每隔2至3年就需要申請新的資金延續計劃。假如未能成功申請資金,機構通常只能從原本架構中騰出人手兼顧項目,不會有額外資源聘請人手專責跟進,變相減少原有服務。除此之外,就只有外展社工在社區中心或街頭,靠運氣接觸個案,之後還要視乎個別社工及機構有否足夠時間和資源跟進個案。

現有支援計劃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青少年中央服務:「天使護航」計劃
查詢:5132 2155

*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風信子行動──支援年輕媽媽及家庭計劃
查詢:3582 4471

*青躍:年輕媽媽會
查詢:2302 0068

*東華三院:「大小足印」年輕父母育兒訓練計劃
查詢:2699 4100

*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年輕媽媽生涯支援計劃
查詢:3413 1561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