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射治療的幕後軍師 - 明周文化

放射治療的幕後軍師

27 Mar 2018

常有人將癌症治療比作行軍打仗。假如腫瘤科專科醫生是統帥,那麼負責規劃放射治療(俗稱電療)的醫學物理學家可謂幕後軍師。

香港港安腫瘤中心首席物理學家陳作良香港港安腫瘤中心首席物理學家陳作良

香港港安腫瘤中心首席物理學家陳作良(Charlie)形容,電療規劃是一項不容犯錯的工作。醫生會先按病情,安排病人接受電腦斷層掃描(CT)、磁力共振掃描(MRI)、正電子放射斷層掃描(PET-CT)等檢查以確定腫瘤位置,繼而根據影像勾畫腫瘤。然後,醫學物理學家會依據腫瘤的形狀、大小及擴散範圍設計治療計劃,完成後再由醫生審核。

設計電療計劃,最重要是「faultless」,過程必須要非常專注及小心,因為一個無心之失足以決定生死。「英國及世界其他地方曾有個案,因醫學物理學家犯錯,導致幾百人受傷,部分甚至死亡。我們制定了治療計劃,便等於決定了病人會受到怎樣的創傷。如有出錯,可是性命攸關。」

設計治療計劃時,醫學物理學家會依據腫瘤的形狀、大小而制定放射治療的範圍和劑量。

傳統放療  副作用大

Charlie入行四十年,見證醫療科技不斷突破,癌症也不再是「不治之症」。早期的電療主要利用二維(2D)技術,以平面X光片和心中的解剖結構為腫瘤定位和設計療程,故此照射範圍多為方形,往往在治療時同時傷害正常組織,甚至會造成致命創傷。

他解釋:「我們的臨床經驗顯示,絕大部分腫瘤都接近一些重要器官,甚至被它們包圍。以鼻咽癌為例,腫瘤非常接近脊髓、腦幹、視覺和聽覺神經等位置。在進行電療時,若傷到視覺神經會致盲,傷到脊髓則可能會全身癱瘓。」

昔日電療所引起的副作用還包括脫髮、出血、疲倦、疼痛、暈眩、嘔吐等。這些後遺症早已「深入民心」,有些病人會因吃不消而放棄治療。此外,治療效果往往未如人意,部分病例會出現原位復發甚至轉移。

新一代電療  治療精準度大躍進

事實上,人體的腫瘤並非靜止不動,而是會隨着心跳、呼吸、腸道蠕動等而移動,傳統電療未能在規劃上考慮到這些微細的轉變,故引起的副作用較多。隨着科技進步,嶄新的電療設備先後面世,例如香港港安腫瘤中心配備的高速螺旋放射治療系統(TomoTherapy)和最新購置的Elekta Versa HD™4D動態弧形直線加速器,在硬件設備上帶來更精準的電療成效。

Charlie指,除了硬件的配合,醫療團隊的規劃更為重要。他直言:「任何醫療機構都可以購置新的電療機器,但必須有無縫的醫療團隊配合,才能為病人設計個人化的貼身電療規劃,以減低對周邊器官的傷害,避免副作用,同時可安全地將更大劑量輻射投射到腫瘤,提升療效。」

Charlie如此比喻精準的電療設備:「就好比現代戰機,只要鎖定目標,一發射飛彈便能命中,而敵人就是那些可惡的腫瘤。」正因這些電療設備的精準程度大大提高,反而會因一些小節上的誤差造成更大傷害。因此,醫學物理學家設計治療計劃時便需注意每一個細節,甚至一厘米內的劑量分佈,及不斷權衡輕重,作出必要之取捨。他坦言:「假設腫瘤壓住脊椎神經,那麼應完全消滅腫瘤,令病人承受脊椎創傷,還是要保護脊椎,因而減少對腫瘤的劑量呢?還是取中庸之道?我的責任就是為病人作出最有利的抉擇。」

電療設計必須一絲不苟,但同時也是一場與時間的競賽。Charlie表示,港安的電療服務可能是全港甚至全世界最快捷的。遇有特別情況,如病情需要,可安排翌日甚至即日進行電療。

病人一句感謝的威力

多年來出入醫院,不時與病人見面,他對癌症有特別深刻的感受。癌症的痛苦是「非比尋常」的,而且癌症影響的不單是病人本身,也包括其至親好友,大家的心靈創傷都很大。「對於生死,我們在社會上算是屬於比較『睇得化』的一羣。其實死並不可怕,痛更可怕。當你幾乎不能呼吸、不能進食,那種痛苦真是非筆墨所能形容。那我們怎麼能面對他們呢?我想是因為我們是全心幫助他們,而且深信我們的治療會有成效吧。」

說到工作上最難忘的時刻,他直言是得到病人的感謝:「有時捱更抵夜為病人打plan,也沒想過別人會道謝,但當真有人感謝時原來會很感動!見到病人情況一路好轉,好開心地對我說『Charlie,我現在已復元,不再疼痛,又有返胃口呢』,那一刻滿足感真的很大,亦是鞭策自己求進的動力。」

(資料由客戶提供)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