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文創、遊戲追捧的區塊鏈技術,未來會是自由爭奪戰場嗎? - 明周文化

金融、文創、遊戲追捧的區塊鏈技術,未來會是自由爭奪戰場嗎?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法新社、梁俊棋、周耀恩

05 May 2018

1月28日,一場由Success Resources人力資源公司主辦的“Cryptocurrency Investor Summit”會議,整個宴會廳,足足擠滿五百人。

講者說:「旁邊長桌藏了幾個比特幣紀念品,快去取吧!」大家半信半疑,有幾個發現了,大家鬧着去搶,轉瞬搶光。他接着說:「搶佔先機是很重要的。」 比特幣自2009年面世後,價格一直反覆上升,2017年更試過狂升二十倍,由年初900 美元升至12月一度衝破19,000美元,達至高位,傳媒大肆報導,又隨各國開始意識到其存在,並規管需要,開始大跌到六千多美元。市值由八千多億美元縮水到二千多億,又回升到現今的四千多億。

今年一月到三月,香港連登討論區的 telegram某個交易羣組,人數在半個月內已急增一倍有餘至一千三百多人。他們的暱稱完全反映投機取向:高追有風險、高買低埋真君子,all in之路,有你有我⋯⋯虛擬貨幣,幣價一天升跌兩三成並非不尋常,大部分人希望透過炒賣發達。

究竟什麼是區塊鏈?比特幣2007年發明,2009年面世,是一種利用密碼學程式製造出來的限量虛擬貨幣,必須以電腦計算鬥快解開密碼,才會自然生成,因此沒有印鈔票導致貨幣貶值的可能。

screen-shot-2018-04-03-at-9-08-43-am

最核心的技術叫做「區塊鏈」(blockchain),一言敝之,等同一本記賬簿。交易發生後,區塊鏈會自動由一筆筆交易生成的電子記帳本,基於上一個交易,生成下一組密鑰,形成一條長長的區塊鏈。每個人的戶口由一串密鑰組成,因此匿名,賬目亦可由所有人公開查閱。沒有任何方法修改,亦不似普通貨幣中央化,杜絕人為錯誤,或人為干預的可能性。

區塊鏈技術已經應用於各方面,目前利用或聲稱利用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大約有一千五百種,且網上遊戲《傳奇》、《魔獸世界》和《天堂Ⅱ》,早已頻繁地運用相關技術;文創人士力捧的Medium,當中付款給作者的支付系統,計劃今年將採用Stellar加密貨幣;其他千奇百怪的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幣發行),還包括日本AV色情產業發行的AVH幣(可以用來買影片甚至投資開拍AV影片)和英國公司開發的汗幣(SweatCoin,透過手機程式記錄步數,一千步可換若干「汗幣」,然後可以用來購買手機、雜誌和換取PayPal現金)。

看似很美好,但隨幣值一路暴升,虛擬貨幣卻成為炒賣工具。

075_arriens-ethercry171108_npjnc_preview_scale_35_ppi_300_quality_100

今年一月到三月,香港連登討論區的 telegram某個交易羣組,人數在半個月內已急增一倍有餘至一千三百多人。他們的暱稱完全反映投機取向:高追有風險、高買低埋真君子,all in之路,有你有我⋯⋯虛擬貨幣,幣價一天升跌兩三成並非不尋常,大部分人希望透過炒賣發達。

全港首間接受比特幣付款花店

「現在同以前的心態不一樣,早期那羣人 知道何以有比特幣才投資,新來這一羣人許多只是為了投機。」Leslie說。他創辦的Flower Delivery花店,是全港第一間接受比特幣線上付款的網上花店。

k180122olivia-017

Leslie屬於早期投資者,他記得最初香港比特幣協會的聚會人數,「兩隻手板數得完」,大家互相熟悉,幾年後,聚會人數一如比特幣價值大增,如今聚會多達三百人。

他的花店位於觀塘,像一個工場,他的辦公室很樸實,除了桌上擺放了一個浮空植物盆,外面看來,一點也不「高科技」。花店在2010年開始營運,三年後,他開設公司,嘗試「挖掘」比特幣,即是利用自己的電腦資源去認證比等幣的交易區塊,為此每月耗費萬多元電費。

「挖礦」難度因新發行幣量減少和更多人參與而大增,他不久即宣告放棄,現在留下一堆「當年」挖得的比特幣。 這麼多年,他很少炒賣,都是投資保值。

k180122olivia-097

金融海嘯成對抗強權貨幣契機

參與比特幣,一切由一個疑問開始。

Leslie修讀電腦科學出身,「以前一直不明白全球金融體系運作,為什麼通脹只有百分三, 但買餸卻貴了三四成?」他這才發現所謂通脹率,原來是一種綜合許多消費品的平均指數。 2008年金融風暴,政府只顧印鈔,量化寬鬆,目的是拯救銀行。

「金融機構大到不能倒,央行不斷印銀紙,現在的美元沒有用相對的黃金作為儲備,導致一般人口袋裏的錢不斷貶值。 我覺得現有制度很不公平,比特幣的發明,就是要對抗這件事。」 2014年,花店開通比特幣付款,最初系統只收1%交易費,比Paypal當時的3.7%還要便宜,但隨着比特幣價值飆升,每次交易費用可能高達幾百美元。更糟的是,交易時間非常緩慢(因用戶增長,要完成確認的區塊鏈愈來愈長),最長試過要七十二小時。去年10月到12月,只有五宗使用比特幣的交易。今年1月,他改用Coingate系統,可以收取包括比特幣在內的數十種加密貨幣。

k180122olivia-074

因比特幣而開的瘋狂派對

3月初,Leslie夥同一班投資者,開辦了私人聚會「13K派對」(慶祝比特幣超過13,000 美元)。

聽上去有點玄,Leslie相信一個聲稱能預言未來數年事情的付費電腦程式Web Bot。該程式藉由日常關鍵詞的統計和分析預測未來,有成功例子,也有失敗例子。Leslie在2016年11月比特幣值700美元時,收到程式報告,指在2018 年2月,比特幣會升至13,880美元(今年初超過此數,截稿時1比特幣價值約為 美元)。他在聚會分享,席上的人大笑:“Absolutely crazy!”

聚會的話題,離不開比特幣,居港二十年的外國生意人說:「受夠了銀行,無止境討論合約細則,Fxxk it!」今年2月8日比特幣大跌至低位6852美元,對他們來說是大平賣; 還有各種聽上去非常瘋狂的消息,例如大鱷大幅炒賣幾個虛擬幣,哪個交易員去年入市,現在身家升值百倍⋯⋯諸如此類。他們一班人更約定,下次要開40K(比特幣再創新高至4萬美元)派對。

Leslie去年開始售賣「冷銀包」Ledger, 那是一件好像USB手指、專門用來儲存比特幣私鑰(密碼)的儲存器,「冷」的意思是可 以與電腦隔絕,不怕被駭客入侵盜取。他看好比特幣,「之後會成為黃金一樣的角色」。

k180122olivia-066

貨幣不能獨攬 毋忘逆權信念

「全球經濟是凱因斯經濟(Keynesian economics),經濟政策就是不停地印銀紙, 永遠不能停,一停就會爆,用來鞏固經濟。為何外國銀行負利率呢?不就是因為印銀紙的速度已經不足以償還利息,所以利息要降到零, 甚至是負,才可以維持現時狀態。法定貨幣的 泡沫,是百分百會發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金融風暴)應是十年一次,但量化寬鬆,加上負利率,可以維持多幾年。」他儼然經濟學家般指出,銀紙一定會被用去投資,愈多人投 資股市,就會有愈多人投資比特幣。

2016年,比特幣的市佔率為八成,現在 下降到四成,其他虛擬貨幣紛紛上位,例如現時市值排第二的以太幣,市價僅在去年升了差不多一百倍。Leslie深信,將來比特幣價格會遠高於現價,因為比特幣仍處於初步發展階段,只有百分之一到三的人投資了比特幣。

「全球黃金市場值7.8兆美元,而虛擬貨幣的市場總量只有數千億美元,其實相比全球其他資產市場,好少錢。」他說。

screen-shot-2018-04-03-at-9-08-53-am

比特幣ATM在2014年首次出現,其後漸漸增多。

投資比特幣和其他虛擬貨幣,將來能否賺錢,沒有人可以保證,而且,幣值波動極大,對不少人來說,是極高風險玩意,但身在其中的人總是信心爆棚。除了樂見虛擬貨幣價值大升特升,Leslie同時相信虛擬貨幣背後的理念。

奧地利經濟學派強調自由經驗,反對國家干預。Leslie贊成這種學派,質疑現存貨幣制度,他的想法和創造「無政府資本主義」一詞的經濟學家羅蘭・巴德(Roland Baader)不謀而合,後者曾說:「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不幸,就是讓國家成為貨幣的獨家供應者。」他相信,貧富懸殊、經濟不景、稅制不公、金融危機等,都肇因於此。

虛擬貨幣崛起,Leslie視之為「與銀行的戰爭」,而且相信前者終會取得勝利。

他花了兩年時間籌備全球花店市場代幣, 已經有投資者投放了百萬美金,預料今年年底可以發行ICO。

screen-shot-2018-04-03-at-9-07-39-am

虛擬世界的喜與憂

另一邊廂,Sidi25和Leslie抱有同樣的信念。他是斗篷幣(Cloakcoin)開發團隊的一分子——自初始團隊因糾紛解散後,讀大學時,機緣巧合,與數個此前不相識卻認同斗篷幣信念的開發者組成新團隊,歷時三年,推出新技術Enigma,標榜匿名隱私度極高、無法被追蹤的貨幣。他主要負責公關事務及撰寫評論,團隊依賴電郵溝通,散落世界各地。

「金融體系暫停了整個世界的發展,非常重要的一點,金錢被印刷,(價值)已不被黃金或任何其他系統支撐,唯一的安全栓,就是 口號”In God We Trust”。」這一點與虛擬貨幣一樣。「基辛格(七十年代美國國務卿)曾經說過:『誰控制石油,就控制人民,誰控制金錢,就控制全世界。』這句話應該令大家思考 更多,每個個體究竟還有多少私隱在手裏。金 錢被中央銀行創造,再給其他銀行借貸出去, 這就是目前增加金錢的方法。我並不是金融體系支持者,因為數十年來,我們的信任一直被濫用。所以我支持區塊鏈,因為只有你可以保存和擁有自己的錢,你不需要信任何體制中人,換言之,區塊鏈認可使用者的主權,你可以匿名交易。權力於是回到人民手中。」

screen-shot-2018-04-03-at-9-07-14-am

這是一把雙面刃

匿名的結果是,在暗網市場,罪犯喜歡利用另一種聲稱難以追蹤的門羅幣(Monero) 交易。「這種用途的確存在,但不代表支持非法交易。」Sidi25說。

未來學家Thomas Frey預測,2030年前, 虛擬貨幣將會取代百分之二十五的法定貨幣。 雖然中國封殺,南韓叫停,不過,日本和澳洲 已承認比特幣的法定支付地位,英國、美國和 加拿大將加密貨幣納入監管,俄羅斯和阿聯酋甚至計劃發行官方加密貨幣。

記者接觸過致力保護曾在香港收留斯諾登難民的加拿大非政府組織For The Refugees,他們近年收到大量來自虛擬貨幣的匿名捐款,包括以太幣、門羅幣和以比特幣為基礎但改進了匿名技術的達世幣(Dash)。「保持匿名是人權,而中央化、被操控的紙幣,有可能將被廢除。」Sidi25說。

中國封殺虛擬貨幣,或者也是因區塊鏈的力量。四月初,北大教授沈陽性侵女學生致其死亡一案中,有學生將岳昕的中英文爆料上載,正正放在以太幣的交易平台上,利用區塊鏈的不可竄改,繞過中國政府的信息封鎖。

隱私貨幣是一把雙面刃,可以是罪惡溫牀,也可以是弱者的保護傘。

ICO騙局層出不窮

虛擬貨幣社群中,流行以ICO募款,光今年內短短五個月已有近三百種虛擬貨幣出現。ICO亦頻頻出現騙局,最近四月發生的越南虛擬貨幣Pincoin更在募得六億六千萬美元後潛水,苦主無路訴,亦引起幣圈哄動。

3月19日,本港證監會第一次叫停在港集資的首次代幣發行計劃。

y180125cy0008
開普勒學院四人團隊:(左至右)鄧進一、鄭朗然、歐陽駿(首度技術官)及彭琨(副總裁)。

開普勒學院(Standard Kepler)去年5月成立,是由四個「九十後」組成的加密代幣發行及交易平台,作為一間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幣發行)顧問公司,成立至今已為十三個ICO籌得過億美元。創辦人鄧進一(David)畢業於香港科技大學,專注區塊鏈商業應用開發研究。拍檔鄭朗然(Ryan),曾任職投資銀行,他解釋ICO這名字是對應股市的IPO(首次公開招股),他們會負責審視ICO公司如何加上區塊鏈元素,研究貨幣流通策略,草擬白皮書,然後透過發行ICO,招募有興趣者投資。網絡調查公司YouGov去年在美國進行調查,發現比起股票,千禧一代超過三成更傾向投資虛擬貨幣。

他們認為,有人操控虛擬貨幣市場,並不令人意外。「虛擬貨幣短時間出現巨大升幅,很明顯,有一班人很早買了一大批比特幣,現在透過賣出和買入托市,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隨着市場成熟,相信情況會減少。」

在虛擬貨幣世界中,ICO騙局極多,他們平均一星期遇一次。「ICO世界中,好多Scam(詐騙),因為牽涉的金錢數目龐大, 而且,目前規管不清,相關部門低估了虛擬貨幣詐騙的嚴重性。」例如早前內地出現盜取別人Bitcoin無法立案情形,原因是Bitcoin既不是產品,又不是外幣和資產。

他們慨嘆,內地對外資訊不流通,「人民容易被擺佈,例如有老闆買了某種虛擬貨幣, 然後操控最著名的兩個『幣圈』吹風,從中獲利。」

David曾經試過見到有人拿着他們的白皮書,要求他們做項目,「『吓,呢份我哋自己做嗰喎』,然後他就講聲不好意思,去找第二個。」他們展示另一份收到的白皮書,開發團隊裏竟然有Airbnb和Spotify的行政總裁,真是信不信由你。其他怪事還有許多「堅離地」項目,例如買靈芝送「靈芝幣」,不知好嬲定好笑。「有好多人從未試過擁有這麼多財富。」 早前新聞報道,有香港人攜現款一百四十萬跟內地人做交易,結果遭賣家設局打劫。其實,在香港購買比特幣最普遍的方法,是到互聯網 尋找信譽良好的場外交易平台。

ICO成最新投資熱點,傳統金融公司也想分一杯羹,不過,負責人可能對ICO缺乏深入認識。David苦笑說:「最近跟傳統金融公司合作發行ICO,對方提出其中一個條件竟是不 可收取虛擬貨幣(按:投資ICO多以虛擬貨幣付款),理由是財務不懂計數,一定要money in money out.」

如何在自由和規管下取得平衡

雖然有人認為虛擬貨幣和非虛擬貨幣, 將會出現廝殺,不過,Ryan說:「虛擬貨幣和法定貨幣並非對立,(幣圈和傳統金融圈)愈來愈相似。」他自言進入ICO圈,看到有關市場其實並未成熟,他贊成虛擬貨幣現在需要一定程度規管。Ryan指出,一般人想投資ICO項目,但到對方開設的官網看,內容可能並不真實,反而傳統新股上市,出招股書,要受各 方面嚴格監管。不止一次,香港人創辦項目, 找他們做ICO,去到最後關頭,捨香港,遠走有政策和規管配合的新加坡,香港白白錯失優質項目。2018年財政預算案提到聚焦金融科技,包括區塊鏈,卻未有披露撥款詳情,政策在規管方面的答卷是零。

David說,最受歡迎的ICO地區是新加坡和瑞士。「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優勢不斷消失。」Ryan感嘆:「香港想搞創科,好應該把握一次機會,人工智能我們開發人才不足,但是,另一浪潮區塊鏈,香港有優勢,因為香港本身是金融中心,我們有能力做到。」

倫敦於2月宣布,希望發展成全球區塊鏈中心,3月尾在港舉行英國創新科技節。講者之一、新加坡創科局SG Innovate的CEO Steve Leonard認為,這將會為三地帶來許多深度合作機會,「必須認知到,區塊鏈在許多領域上,包括取締假藥、食物生產及供應鏈,都可以解決人類面對的不少問題。」他們同時致力扶助科創企業,應付醫療、能源和 全球性挑戰。

全世界的銀行正在求變,但銀行建立區塊鏈以進行全球交易的步伐不如預期。Leslie說:「銀行業如果真的了解比特幣,一定知道銀行業將來會式微,因為無人再願意相信銀行。」即使近月曾遭逢大跌,他對市場仍然樂觀。

相反,不少銀行界人士都認為,區塊鏈技術跟虛擬貨幣並不等同,應該分別對待,而區塊鏈是可以應用的。

匯豐環球貿易及融資業務部英國主管 Ian Tandy亦指出,自2016年起已跟各間銀行合作多個分散式賬本技術的計劃,We.Trade交易平台,希望利用區塊鏈的不可竄改性,重建商家之間的信任,但亦困難重重,其中一個原因正是要建立公認的標準,量度數碼化商業(scalable digitisation),在此之前,亦必須有可相互操作的應用程式。

香港證監會2月初發信,要求七間香港交易所下架被視為「證券」的虛擬貨幣。雖然 如此,David和Ryan仍看好虛擬貨幣的未來。「跟科網股爆破一樣,最終會出現Apple和Google。」
沒有人可以確保預言百分百應驗。

關於虛擬貨幣,不同人有不同說法。股神巴菲特說:「ICO下場會很悲慘。」騰訊主席馬化騰說:「虛擬貨幣有可能取代實體貨幣。」蘋果公司聯合創辦人Steve Wozniak說:「我已賣掉所有比特幣。」Paypal創辦人 Peter Thiel說:「市場仍低估比特幣潛力。」《Early Birds Gets The Bitcoin》十一歲的比特幣專家作者Andrew Courey說:「我不會再買比特幣了,我認為這是一項風險極大的投資,我寧可擁有亞馬遜的股票。」

(編按:投資有風險,請量力而為,本文內容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