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態度・港腳篇】李健和:7號永遠都是單對單 - 明周文化

【球迷態度・港腳篇】李健和:7號永遠都是單對單

撰文: 伍詠欣     攝影: 劉玉梅

13 Jun 2018

快翼如傑斯、洛賓,永遠像邊疆大漠殺敵,上演一對一的戲碼。香港快翼代表李健和做了領隊,去看整場球賽也一樣:「一場波,其實永遠都是單對單。」可是場上不是有十一人嗎?「單對單是所有戰術的基礎,單對單能力強,才會演變出其他可能。」雖然每場波都是十一人對十一人,但是將球場畫成九宮格,其實每個區域都只是二對二。

「進攻點先有優勢?就是人多打人少。」年輕球員總以為多個人是好事,卻忘記多個人幫忙進攻,對方就會多一個人幫忙防守。李健和沒好氣地說:「足球講快不講慢,單對單冇能力的話,踢咩波?單對單你都唔過佢,幾時過呀?」聽到這句說話,記者腦海隱約浮現出李健和當年踢翼鋒壓落底線,對住後話過就過的身影。

§õ°·©M ¨¬²y­û 07/11/1999 ©ú³ø

翼鋒2.0 贏波那個就是啱的那個

李健和踢波的年代,無論陣式還是踢法,都頗受英國影響。起初學踢波,在4-4-2的陣式擔任翼鋒,教練只給他一個最基本的指示:「總之同我死落底線,傳個波出嚟。」年輕時,李健和有氣有力,每一次在半場攞到波就推,務求到底線之前推過對方,是傳統的7號仔。「運動對抗就是這樣,鬥體能、鬥速度。不過這種踢法,一年得,兩年得,再之後對方就學會調動多一個後衞在最底包你。」縱使如此,東方四條Ace譚拔士、基保、譚兆偉、李健和依然用這種底線傳中,稱霸本地球壇。

20100813 ßı∞∑©M∞≈±º©€µP™¯æv°A∞hß–´·™∫©M≠Ù¨›¶¸•≠§Z§F°A¶˝•Õ¨°§¥µM∫αm°A§µÆL±¿•X¶€∂«°mßı∞∑©M™∫§W•b≥ı°n°A¶^æ–24¶~≤y≠˚•Õ≤P¬I∫w°C ßı∞∑©M[´·±∆•™§G]ªP§s´◊§h[´e]¶~´CÆ…ƒ·°C

前排中間的是山度士,後排左二是李健和,一張十分難得的年輕時期合照。

李健和其後開始參考歐洲其他頂級球員的踢法,學會利用第二個球員,推入中間再找中鋒撞牆。踢法起初並不奏效,走位走到越位,隊友還是看不見他。「發現自己走得太快,就學會等隊友攞好波,望到我才走位。」踢到後期,李健和已經踢得像今時今日的翼衞,會從守衞身後攞波,再傳中給隊友接應,甚至用頭槌建功。李健和年紀漸長,體力下降,踢法「有進步」是有目共睹。

今時今日的翼鋒,活動範圍不只邊路,很多時都會插入中間參與進攻,亦需要與翼衞配合,而且與前鋒不斷更替位置,令後衞捉不到路。皇馬的C朗和巴爾,名義上是翼鋒,踢起上來卻更像前鋒,實際負責在邊路策動進攻的,都是他們身後的翼衞。「踢波沒有一個方法是絕對正確,贏到波就係啱,贏唔到就點都係錯。」

世界盃看好巴西和德國

作為球迷,看到悅目的進攻足球當然是賞心樂事,但是現代足球愈來愈講究防守,令不少球迷大嘆冇癮。「現代足球的哲學就是,不失波就永遠都有機會。數據告訴我們,防守真的會贏進攻,進攻永遠是比較困難。」現在的教練,都在鑽研由防守轉換進攻的更多可能。

2587-world-cup-leekinwo-05傳統快翼出身的李健和,到今日成為教練,依然重視球員單對單的個人能力。

李健和喜歡的國家隊,薛高年代的巴西,朗拿度年代的巴西,還有柏天尼時代的法國,三劍俠年代的荷蘭,以及防守嚴密的意大利。「今年我看好巴西,近幾年最缺乏的中鋒已經出現,唯一擔心就是中堅年紀較大。」不過要選一隊最鍾意的,李健和還是選擇實際有效率的德國。「德國真是永遠都不會滅亡。」即使踢法大路冇驚喜,李健和依然欣賞德國人的實際。「一隊國家隊,這麼多年來都有好成績,總有原因,就是全靠紀律。一失波,全隊回防,齊上齊落。」李健和以C朗為例,「他會覺得:『我咁好波,你不是叫我防守吧?』可想而知,C朗身處的國家隊,又怎會強?」

Netherland's forward Marco van Basten (R) vies with English player, during the FIFA World Cup 1990 football match England vs Netherlands at the Cagliari stadio Saint'Elia, on June 16, 1990. AFP PHOTO GEORGES JOBET/PASCAL GEORGE / AFP PHOTO / GEORGES GOBET AND PASCAL GEORGE

當年AC米蘭有荷蘭三劍俠,雲巴士頓射術尤其精湛,也是李健和至今最欣賞的球員。

雖然世界盃依然是城中熱話,但是李健和認為大家睇世界盃已經少了以前那種興奮。「現在實在太多球賽,每一年都有歐聯,水平又高。現在看世界盃,我反而替球員可憐,沒有時間休息。」李健和明白,推動足球需要金錢,但是歐洲足協和世界足協是否有需要辦這麼多球賽,賺這麼多的錢?

「足球如果只是表演,當然可以撇除勝負。但是足球也是競技,唔講勝負講咩呢?」勝者為王,哥迪奧拿帶領巴塞、拜仁、曼城,捧走一座又一座獎盃,是否就是最好?「哥迪奧拿的踢法,每一個位置都需要全世界最好的球員。」沒有大量金錢,不可能照辦煮碗。「現今足球是一場戲,大家一齊寫份劇本,做不同角色,看誰願意做亞軍,誰有錢做冠軍,拍一套戲賺大家的錢。」

踢波最需要的不是波而是對手

世界盃最好睇的地方,也許就是因為國家隊不能似球會般用錢堆砌。「在我而言,踢波就係好玩,咁多年都係。」李健和始終認為,一場球賽,有人摸頭懊惱,有人拍手鼓掌,大家對賽果要有疑惑才過癮,有競爭才好玩。

畢竟,踢波除了一個波、一個腦和一對腳,還需要一班好對手。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