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走了 馬照跑】馬主鄧詠琪:不要送牠到堆填區 - 明周文化

【馬走了 馬照跑】馬主鄧詠琪:不要送牠到堆填區

撰文: 蕭曉華     攝影: 蕭曉華、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0 Aug 2018

dsc01793馬主鄧詠琪每天都會探望退役馬匹

「魅力知心」馬主鄧詠琪在馬圈被公認為愛馬之人,她經常在清晨4、5時的晨操出現,走進馬房親自餵馬,收操後再到雙魚河騎術學校探望退役馬匹,之後才上班工作。「我只是一盡馬主責任。馬匹日常接觸的,除了馬房助理、騎師和操練的人之外,就只有我了。我前往探望時,會給牠們紅蘿蔔,牠們由不懂食、不肯食,到好喜歡食,現在看見我來,會表現興奮和發出聲音,好像說『你來了!』這是好開心的,覺得自己得到牠們信任,這也成了我現在生活的一部分。」

跟她領養回來的小狗一樣,她亦視馬如家人。「我有想過自己應否被歸納為愛馬人士,因為愛馬就不會叫牠們去競賽,但賽馬本身是人類配種出來,牠們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是一件好慘的事,我會想,我既然改變不了你能不能出生,可以做的,就是有緣做到你的主人,要身體健康,開心點。」

在她眼中,馬既善良又聰明,十分有靈性。馬本來無優劣之分,只是被放進競賽制度內,成王敗寇,以速度論英雄。跑得快,接受眾人歡呼簇擁;跑得慢,被冷待和被唾棄。有時,養馬,又成為有錢人的身份象徵。

「好多人跑馬,享受拉頭馬、飲香檳,這些馬匹自己卻享受不到,只被拉來拉去。有時見馬跑到五癆七傷,仍在『捱世界』,跑不到都要keep住,因為馬主要申請permit(許可證),沒有新permit就沒有馬主身份,那便沒有(馬會的)泊車證,或失去某些到廂房訂位食飯的待遇。

「有些人負擔得起用一千幾百萬,買下馬匹,到馬跑不好,要退役,卻不願意花錢,送馬回到外國退休,其實運費、找人飼養的價錢相對來說,不過是十幾廿萬,但他們選擇不要這匹馬,甚至把馬送去人道毀滅。」

馬匹被人道毀滅後,牠的「下一站」將會是哪裏呢?「除非馬主要求,否則馬匹會被拆件,拿去堆填區。三年前,我就有一隻馬叫『情投意合』,牠在賽道上跑斷了腳,當時我第一反應是,絕對不要讓牠去堆填區,不要淪為垃圾。」

dsc01808「馬匹退役後的生命仍很長,馬主應好好為牠們設想, 給牠們理想退休生活。」鄧詠琪說。

午夜夢迴 能平安地跑回來就好

她憶述,當時「情投意合」的健康紀錄沒有問題,賽前於亮相圈繞行時,還是生生猛猛,精神奕奕的,隨後入閘作賽,中段在賽道上突然倒下,工作人員旋即用綠布將牠圍着,獸醫現場判斷後,即場為牠進行人道毀滅。「或者是……地上出現了一個凹陷的坑……就算問騎師,也沒有辦法知道真正出事的原因。我一直無法見牠,直至去到獸醫房,看見牠時,眼睛還是睜開的,全身僵硬,一動不動,身體被遮蔽着,真正的傷勢不知道是怎樣的。」她哽咽着說。

之後,她要求為「情投意合」進行火化,1100多磅的馬匹,火化後的骨灰有60幾磅,「我和朋友拿着骨灰,當普通行李寄艙,帶牠返回出生地新西蘭,當地的檢疫很嚴謹,之前也有想過,過關時會否被誤作走私白粉。」過關時,果然有緝毒犬走來左嗅右嗅,於是要打開行李,她詳細解釋了整件事後獲准放行。她預早聯絡了一個農場,可讓她將骨灰撒在農場內的一棵樹下。「這是我唯一可以做

的。」,她一直很傷心,某天晚上,發了一個夢,夢見自己騎着「情投意合」在一條直路前行,心中出奇地感到很舒暢。「我猜牠想給我留下一個快樂的回憶。

「若問,馬的健康重要,還是比賽重要?我的答案絕對是健康,因我親身經歷過失去馬這件事。你或說,馬可以再買,或者有保險賠償,其實沒用,因為那是一個生命。現在每次跑馬,我都非常緊張,不是緊張輸贏,而是怕牠們有事。跑馬心態轉變了,我只要牠們平安跑回來就好。」

image3愛駒「情投意合」的骨灰撒在農場樹下

為競賽馬安排退休生活 

鄧詠琪自小受父親薰陶而愛上馬,十數年間,她與她的家族或好友合夥養過的馬總計十一匹,這天她向記者娓娓道來每匹馬的故事。她慨嘆,現時香港馬會太商業化,側重投注額,但馬匹的福利和退休出路,卻欠妥善安排。「不能怪馬主,可能馬主都不懂。好像我家養的第一隻馬,牠曾由第五班贏到去第二班,一口氣贏過六場比賽後,無奈因傷退休,去到雙魚河,交給了馬會照顧,有一次去探望牠,竟然發現牠被『啪』了,理由是腳患。我們馬上追問為何沒有收到通知,答覆是,馬交

了給馬會照顧,就由馬會決定。」

事件之後,她堅持由自己安排飼養和照顧退休的馬,雙魚河部分馬房沒有設置冷氣,她傾向把馬送到外地頤養天年。「香港天氣酷熱,馬匹長時留在馬房會很辛苦。馬會資源充裕,曾要求設置冷氣,但他們說要等待批款,總之沒有做,也沒人可以出聲。」

因不忍心退役馬被人道毀滅,她不時向身邊馬主朋友建議,為馬匹安排退役生活。「馬主可將馬匹送到外國農場,據知收費是一次性的,大約兩萬新西蘭元(港幣約十萬元;看醫生、釘甲費用另計)就可以養一匹退役馬直到『百年歸老』。」其他很多競賽馬,可能因太低分而被迫退休,她指出,牠們沒有傷患,馬主可以把牠們送到騎術學校再培訓。

她說,現在香港一匹馬平均三歲開始出賽,到六七歲退休,相對而言,以往比賽可能沒那麼激烈,往往可以跑到十歲。馬的壽命,平均二十多歲,部分可以去到三十多歲,所以馬匹退役後的生命期仍然很長。她認為,馬主應該好好為牠們設想,給牠們第二個事業,或交託給有理想生活環境的家庭飼養。「有些新西蘭家庭有後花園,馬得閒可以吃草,有時可以隨主人到沙灘散步。

dsc01796雙魚河騎術學校

「我家的『魅力波子』,身形較小,當年90分回來,27分退休,贏了一場。退役後,牠去到屯門馬術學校,好叻,識跳欄、花步,越野賽都得,因為叻,輾轉由一個好惜馬的女孩收養,贏過不少跳欄比賽。上月,這個女孩跟我說,牠不再跳欄了,怕年紀大腳不好,因她要到英國讀書,前幾天,聽到牠會回到英國退休,我都好開心!」

很多人視競賽馬為一種帶給人類娛樂的工具,但也有與馬有過密切接觸的人,把馬看成是生命而不是物體。鄧詠琪說,無論是戰績彪炳或無甚表現的馬,牠們退役後,都應過着理想的退休生活。

相關短片:宅大大不知所終

                  牠們都是宅大大   

相關閱讀:退休練馬師吳定強:誰不是血肉之軀?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