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梯舖】大埔廣福道梯間跌打:爺爺曾醫過東江緃隊 電錶房裡四十年人生 - 明周文化

【樓梯舖】大埔廣福道梯間跌打:爺爺曾醫過東江緃隊 電錶房裡四十年人生

撰文: 鄭祉愉     攝影: 劉玉梅

11 Sep 2018

一條樓梯,有幽暗,有腳步,有上有落,有來有往。裝飾不必狗大門高,店主也不必像街頭小販般吆喝叫賣。談笑者既不必是鴻儒,往來者都是白丁亦無所謂。路過,是街坊,是有緣。莫論高低,莫論起跌。人是客,客是人。是為樓梯舖的最高境界。

m180806-olivia-421_preview_scale_15_ppi_300_quality_100

王沛龍每天就坐在由電錶房改裝而成的樓梯舖中。

小小的樓梯舖,門窄兩呎,鑽進去,才看到跌打老師傅,靜悄悄地坐在木枱前,巍然不動。有時,午睡小憩,有時,端坐讀報。

六十九歲的跌打老中醫王沛龍來自寶安縣平湖村,農村出身,阿爺曾任醫院骨科醫生,因為家裏有田地,文革時被打成黑五類,田地雖被沒收,所幸祖傳職業是醫生,因而避過批鬥大會。1978年,他隻身來港開舖,一開就四十多年。

他仍然記得七十年代未填海的大埔,桑田變成廣福邨。

 

「如果不是英國借了新界,文革時,共產黨連新界的田都沒收了!」這一帶店舖,他做得最久,也認識最多原居民街坊。

廣福道一帶低矮的五層高樓房,原是六十年代政府因建船灣淡水湖而拆遷大埔六鄉所作的集體安置地點,包括三條小街:同秀坊、同荗坊以及同發坊。據他說,原居民業主現在搬的搬,賣的賣,只剩下一兩伙。「好肯定不會重建,十幾年前試過一次,但地舖業主堅決不賣。」地舖價格像坐火箭般飆升,數年翻一倍,達千萬之數。

早年移民英國的原居民後人有錢,回來買舖,都會來跌打診所一坐,打探消息。這些年來,他一直靠這間梯間跌打養妻活兒。舖裏整天在播財經台,「有錢,我都投資了。」

m180806-olivia-464_preview_scale_15_ppi_300_quality_100在街上走幾乎要錯過這家店

為住戶付樓梯的電費

掀開布簾,裏面是電錶房,一眼可以看得到左右各五層的電錶,每月都有電燈公司的人來抄電錶。沿廣福道一直走,單單由寶鄉街交界走到東昌街的老唐樓,總共有十間樓梯舖,都是由電錶房改裝。

王沛龍在這裏最久了,樓梯舖漸次零落,人去樓空,人情仍在。他多年來一直為全部五層樓的樓梯電燈付電費,每月百幾蚊。他輕輕拋下一句:「順便交埋啦,計咩呢?」不計較,因為阿爺教落要做個好人。收300元一劑藥,窮的人來看醫生,少給一點診費,一點也不在意。人情味在舖中舊物隱然流露:四十年前的榫卯木桌子、氧化發黃的座機電話……

m180806-olivia-463_preview_scale_15_ppi_300_quality_100

為了節省空間,他將數種藥粉分裝不同鐵罐,藏在腳前的木櫃下。

文革抗日的三代仁心   活在梯間也自在

爺爺當年廣受農村人尊敬,他自小就聽過爺爺懸壺濟世的事迹無數遍。今天由他轉述,如在目前。四十年代許多人逃難,有一個腿傷不輕,爺爺讓他留下來住宿整整一個月,期間贈醫施藥,直到他能再次走路和繼續逃難。抗日時期,游擊隊東江緃隊隊員受傷,爺爺也有份醫治。

王沛龍讀中學的時候,常常有街坊街里求醫,他跑出去,被老師鬧:「學生為何不上課,去幫人睇病?」十八九歲出來行醫,直到現在,仍然有老街坊專程由大陸跑來看病。他慨嘆,今時不同往日,看跌打的人少了好多。

王沛龍有時不得不慨嘆時運不濟,命運弄人。他來港那一年剛好是鄧小平宣布改革開放,幾十年之後,當年沒有偷渡來港的內地親戚反而都發達了。

曾經有老朋友開大診所招攬他,他耍手擰頭,「邊及呢度自在呢?又不求發達。阿爺交落要幫人。」退休呢?「唔退了,做到死為止。」

王沛龍跌打
大埔廣福道111號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