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模說】瑜伽導師凝視身體 :進入禪修狀態 見證身體的歷史 - 明周文化

【體模說】瑜伽導師凝視身體 :進入禪修狀態 見證身體的歷史

撰文: 陳詠恩     攝影: 梁俊棋

04 Jan 2018

瑜伽導師梁惠敏將於香港首屆裸體藝術節《體祭》中主持瑜伽工作坊,「瑜伽給人感覺很正氣,當裸體模特兒卻會被人認為是不該,那很好,我就要把兩者結合在一起!」阿敏饒有趣味地說,用身體挑戰主流思考模式,她已不是第一次,她當上裸體模特兒已十二年,「直至老我也會一直做下去。」

k171218eugene-030
阿敏認為人體模特兒被畫時,要運用能量維持住動作,把訊息傳遞出去,過程與瑜伽很相似。

脫衣,看見自己

阿敏自言是一個「身體人」,需要透過身體體驗來認識自己,從事劇場工作已十多年,有次,她參與「新婦女協進會」一個與「身體自主」有關的節目,學員們嘗試為自己的胸部做石膏模,「自己其實很難幫自己倒模,所以女生們要互相幫助,大家好少在別人面前脫衣,哄動又尷尬,這是很好玩的遊戲,因為很多時我們都是透過別人眼睛來決定自己價值,這樣透過身體練習,才可以發現有多坦誠接納自己和自己的身體。」

過往,她演過不少獨腳戲和從事行為藝術,探討女性和身體自主議題。她強調,在表演上脫衣並非要勾起一種獵奇心態,反而叫觀眾赤裸地直視自己怎樣看待身體,撇下禁忌和有色眼光,探問究竟裸體是什麼。「曾在泰國半裸體演出後,被幾位觀眾私底下要求sex,我直截拒絕了,但由此看到女性的身體一直被社會二元簡化,塑造成情慾對象。」

她回想,第一次當裸體模特兒,那是在視覺藝術中心,來畫畫的主要是六十至八十歲的老年人,後來到訪不同的畫室,也有學生和外國人,「畫家們沒對我的身體評價,也沒有奇怪目光,感到受尊重。」她直言,很多人都會受社會主流價值影響,而廣告呈現的身體也只有一種,豐乳、長腿、體態纖瘦,倒模的美失去了獨特性和性格。她深刻記得有位經歷過文革的八十多歲老畫家說過,畫家的責任是找不同模特兒的美,而不是找社會認為標準的模特兒。「我的胸部很小,年輕時雙腳便出現靜脈曲張,但模特兒工作令我愈做愈發現自己的美麗和自在,也懂得欣賞別人的獨特美。」

從畫家的畫中,她還見證住身體的改變,「身體是記憶的載體,皺紋、膚質都反映了一個人的生活勞動,生活的歷史見證。」即使變老了,每條皺紋、結痂與疤痕都是成長的證據。

不化妝不偽裝的修練

一般畫室,模特兒與畫家有一定距離,阿敏認為畫家與模特兒屬互相交流的關係,模特兒不是一件花瓶,她可設計動作來引發畫家創作。她試過爬到畫架上,近距離觀察畫家的反應,有人紋風不動照畫,也有人退後;「裸體時我想身體是最乾淨的狀態,所以我不會化妝,也不必用化妝品來修飾身體。」不喜歡修飾自己,也不喜歡偽裝,當模特兒久了,她愈了解自己個性,「有畫家會想模特兒擺出嬌柔動作,但我卻不是嬌柔的人。」

她後來到印度學習瑜伽,發覺當體模的狀態與做瑜伽時很相似,前者讓她學習認識和欣賞自己,後者則叫她回歸內心,放下批判心,接受自己。「兩者同屬修練,在畫室我要專注維持住動作,把信息傳遞予畫家,展現身體同時發射能量。」

她記得有次天寒地凍當體模,「被畫完後,有位女畫家即時告訴我:『你令我好有動力去畫,是近來畫得最好的一次』,我把瑜伽的正能量結合在模特兒的狀態,就是一份支持的力量。」另外,瑜伽的呼吸練習有助模特兒工作,一呼一吸令她精神集中,清晰知道身體每一部位的互相支撐點,有助入定,把動作維持二十至三十分鐘之久,即使不在studio,日常生活中也會維持這種呼吸和專注,就如禪修。「這種對身體持正念的美和欣賞,是需要日常的身心修練,只靠在網路世界是無法做到的。」

 

 

 

Body Fest 體祭 2018展覽
日期:1月13日至2月4日
地址:灣仔富德樓 11/F
查詢:bodyfest2018@gmail.com
詳情:www.siuding.com/2017/12/2018artist-statement.html
註:限18歲或以上人士參與,所有節目均為私人活動,名額有限,需先預約。

Body Fest 體祭 2018—修心瑜伽
日期:1月21日(日)
時間:下午3至5時
導師:梁惠敏
名額:10名
費用:$250(請自備瑜伽墊)
報名:https://goo.gl/forms/ZtglgDBzHfKZLaRv2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