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會》二十年來首次足本上演 - 明周文化

《白兔會》二十年來首次足本上演

25 Jan 2018

《白兔會》源自元末明初南戲《白兔記》,是中國戲曲和文學經典,唐滌生很喜歡從傳統戲曲取養份,此改編作品正是其一。故事簡單,如香港八和會館「粵劇新秀演出系列」藝術總監新劍郎說,《白兔會》是唐氏最平易近人的作品—李三娘遇上落魄的劉智遠,招郎入舍,但在兄婦迫害下惶惶不可終日,智遠後來得寶劍兵書,訣別三娘闖蕩……但這齣最為人熟悉的作品卻差不多二十年沒有足本上演過。

_44a9833

 

最不落俗套的商業作品

足本演出超過四小時,當今觀眾何以接受得來?但這次新劍郎將之分為上、下集,讓人看到最完整的唐滌生版本。「原本在南戲有三十三幕,可能幾句說話幾支曲一幕,但唐滌生聰明地每每將四、五章節濃縮在一場,成為了日後的六場演出。」聰明當然不止於濃縮,還有改編。南戲《白兔記》中的主角知遠不太得觀眾心,揮霍也負心,像流氓,最終娶了兩個妻子,但唐滌生因應當時社會環境和價值觀,摒棄一夫多妻的結局,將智遠一角寫得更上進、更男子漢。三娘等了八年,丈夫不止拒絕了再娶郡主的誘惑,更打勝仗回來,是唐滌生故意為現代社會設計的團圓。

自小是戲迷的香港浸會大學語文中心高級講師朱少璋說:「唐滌生好像有兩個腦,當時他也在寫仙鳳鳴的劇目,觀眾屬雅的一羣, 但《白兔會》則是寫給大眾的,用了很生活化的語言以及觀眾很熟悉的典故,令劇本變得很活潑。」像迫智遠寫休書一場,大婦說的「好柴好米,好床好蓆,靠外家著高靴,離開外家穿木屣,搵柳枝打佢都唔扯呀。」 廣東方言和口語化的對白讓人看得過癮,也很容易代入,然而當智遠寫着休書之際,對白卻又變得優雅帶情調:「世無不散筵,情有仳離日,斷腸花配斷腸人。」所以很多人都說,唐滌生的改編版本比原來的南戲好看和合理得多。

沒輝煌場面沒歌舞 最純粹的粵劇

「有意思,唐滌生將南戲承傳了,當中的傳統價值也得以保留,像男人只要考取功名、打勝仗便能解決一切事,甚至是批判貪錢等文化概念。」一直研究粵劇文化、歷史的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兼任教授李小良說。放在今天的社會,觀眾可能會覺得落伍,但正如朱少璋博士的經驗,看粵劇就是要用看粵劇的標準,也是去看看昔日的文化、傳統價值。而針對如此一個剛陽味濃厚的智遠角色,新劍郎故意不用女文武生,倒讓「真男人」來演生角角色,這次就由年輕文武生譚穎倫來演繹劉智遠一角。其實譚穎倫自小已接觸此劇,「小時候第一套演的正是《白兔會》,那時演『咬臍郎』(即主角之子),後來幾乎所有角色都演過,今次終於要演智遠一角。他剛陽、好打,演繹上有一定困難。」在舞台上,演員對角色的揣摩最為重要,而訓練新人,也是八和會館要將粵劇承傳下去的目標。

「我尤其喜歡此戲不花巧,沒有像《帝女花》突然來段四十多分鐘的唱曲。整齣《白兔會》都是傳統粵劇的小調及梆簧,沒歌舞場面,是很純粹的廣東大戲。淺白得來不俗,雅得來卻平易近人。」所以這次除了演出,《白兔會》更打頭陣作為八和「喜粵樂敘」導賞講座系列的討論劇目,屆時新劍郎與李小良和朱少璋會就人物角色、情節鋪排、文學分析等不同角度,帶領觀眾賞析。

 

_44a9775

在「喜粵樂敍」導賞講座中,觀眾將有機會從不同角度深入賞析《白兔記》及《白兔會》,這兩個不同年代的經典作品。

_44a9839

_44a9840

新劍郎仍保留他當年根據唐滌生原版《白兔會》抄寫的針筆油印版本

 

「喜粵樂敘」- 導賞講座:元代南戲《白兔記》與粵劇《白兔會》

日期:2月10日(六)
時間:下午2:30 – 4:00
地點:油麻地戲院
網上登記:www.hkbarwoymt.com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白兔會》經典原版演出

日期:上卷-2018年2月7&9日,下卷-2018年2月8&10日
時間:晚上7時30分
地點:油麻地戲院
節目詳情:www.hkbarwoymt.com

(資料由客戶提供)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