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本土】手繪郵封一生痴 古稀之年首來展 - 駱家驄 - 明周文化

【真本土】手繪郵封一生痴 古稀之年首來展 - 駱家驄

撰文: 許莉霞     攝影: 關震海

27 Jan 2018

lok08

駱家驄50年來,默默地為香港畫了一萬張手繪封。一生為郵票為畫痴,世人不知,因作品從來沒有展出。

開幕之日,人生大事。駱家驄一身全灰色的打扮,由上衣到褲子,還有淺灰側肩袋,透視著他灰暗、跌宕的前半生,也流露他淡泊名利的感悟。他說這一萬張手繪封沒有為他帶來名利,作畫大半生一直寂寂無名,總被人批評人物「不合比例」,他亦豁然接受,因手繪封為他帶來的喜悅,他說猶如徐小鳳的首本名曲《隨想曲》歌詞中所提到的「心中富有」。

他去年一次到碧波押欣賞畫展,館長向他細問,才知駱家驄已畫了一萬幅作品,當中記錄香港大事、建築與城市消失的光景。來到70歲古稀之年,他終於迎來人生的第一場個人郵展。

灰色人生中的喜樂

駱家驄可謂城中奇人,只為興趣,在信封上畫上與郵票呼應的圖畫,這一畫便畫了近50載手繪封。大半生的伴兒不時譏諷他:「別人的老公晚上到舞場索油,我的老公則日以繼夜地索『郵』。」他熱愛畫手繪封的程度可算是痴迷,年輕時放工吃過飯後,便關上房門專心作畫。他一畫便樂此不疲地畫到三更半夜,第二朝早卻還精神抖擻地去上班。到他47歲退休後的二十多年來,更把全副精神放在畫作上。現在他家裏已有三個大專櫃,仔細把不同主題分門別類,擺放他一萬張的手繪封。

手繪封油彩雖繽紛,好像沒有為駱家驄的人生添上色彩,他說他的人生有一大半都是灰色的,畫畫是他灰暗世界的精神支柱。他苦笑,回憶起人生最低潮時的窘態,情緒病發令他停了兩年繪畫。「那時生意失敗,我頭髮長、鬚長,衣衫襤褸,踏著『白飯魚』在街上走。看見警察就閃閃縮縮的,所以經常被警察搜身。」他三十多歲時,經營的珠寶工場生意失敗,又被最好的朋友兼合作伙伴出賣,導致他破產。他受不住打擊,患上情緒病,更萌生自殺的念頭。令他走出陰霾的,還是他最愛的手繪封,透過畫畫,讓他重新振作去過生活。

 

MPWchannel(@mpw.channel)分享的貼文 張貼

回看前半生,他淡然說:「雖然有很多負面東西在我身上發生,但每一次畫郵票畫,那種喜悅,好像心中富有。」

上環街角與郵票結緣

駱家驄笑說,小學時已經與郵票結緣。每天放學,他都會經過上環二天堂門口,那裏有一個老伯擺檔攤賣郵票。小人兒就喜歡踎下來把郵票細看,一毫子、一毫子地買下郵票,開始了集郵的興趣。

小學的經歷,也為他人生留下灰暗的烙印。年紀少少的他,美術天分已漸露頭角。他畫了一幅荷花蓮藕的畫,水平超越了同齡的人,老師便生疑他是「請槍」,更罰他留堂兩天。這件事為幼少的心靈帶來很大打擊,但倔強的他,不認錯也不解釋,心中就是滿滿的不忿。自此,他成績一落千丈,更常跟學校對抗,令他在五年級時被踢出校。

lok02自少是巴士迷的駱家驄在郵封上最愛畫巴士,他的作品記錄了百年的巴士演變。

不過,這並沒有磨滅他對畫畫的興趣,他之後到了謝瑞麟、英皇等公司做珠寶設計。他也沒有減退對郵票的興趣,在70年代加入了中國郵學會。而他當時有一個特別的興趣,每一次玩郵票時,他都會畫一幅畫去襯托那郵票。有一個老集郵家建議他說:「阿駱,你這麼用心畫,不如畫在信封上,這喚作『手繪封』。可以玩郵票,又可以作美術欣賞,相得益彰。」他因而踏上畫手繪封的路。

手繪封守護城市記憶

郵票是時代的烙印,駱家驄在郵封作畫,不少作品記錄時代大事及我城的面貌。辛亥革命的系列,他一畫就是10年,畫了800多張的手繪封,到今天仍未畫完,部分畫作更花上了個多月去完成。他每畫一個系列,都會一絲不苟地做資料搜集,務求盡量還原當時事物的面貌。他這個系列從清朝的歷史畫起,由火燒圓明園、甲午戰爭、八國聯軍入侵中國,沿著歷史的發展一直畫下去。

lok09駱家驄有不少作品與政治有關,他說只是參考報章雜誌,並不是自己創作。

郵政局於2016年,推出由香港藝術家江啟明以鉛筆繪畫的香港舊街景郵票。駱家驄就因應這套郵票,畫了一套香港消失了的建築物系列手繪封。一畫就畫了三年多,他還特地在郵票推出的前一年開始做相關資料搜集。他笑道:「我就是這麼痴迷的人。」作畫過程,也讓他憶起昔日的時光,最深刻的舊建築是麗的呼聲電台。他年少時,每晚也會準時10時正坐在收音機旁去「聽故仔」。

香港回歸廿周年,他自嘲自己不擅長畫人,所以他當中不少政治人物都是參照報章的漫畫去畫。這惹來一些人的說話,他卻自若道:「我的腦袋有限,別人好的東西我就記下來,這就可以令我的集更豐富。」畫筆背後的心思,其實是想把一段歷史事件更好地記錄下來。還會有人說他批評他的的畫作比例及透視技巧不到家,他也處之泰然,坦承自己並沒有學過畫畫。他覺得只要他的畫作有人欣賞,已經足夠。

70歲終於一圓郵展夢

「香港畫手繪封的人非常少,所以我是孤身走我路。」這數十年來,他的畫作也有在一些小型郵展參展過,但其實每次也只是展出幾幅,作為展覽的點綴。問他為何不一早辦個人展覽,這直中他的心炊:「為何我要等到頭髮白了才讓人去認識?因為香港很現實,你要辦展覽就要有知名度,或曾獲得過獎項。」他曾希望在大型郵展參展,但因知名度不足而被人拒絕。

lok04

「為何我能收藏一萬封手繪封?因為我捨不得賣。別人叫我賣,我也不賣。因為我覺得這些是我的心血,我希望有一天可以開個人郵展。」望穿秋水,他的心願終在70歲達成。一次機緣,讓他認識是次展覽場地的館長三木,並得到他的賞識。三木到訪駱家時,對於他過萬張的畫作嘖嘖稱奇,便二話不說幫駱家驄舉辦展覽。

人到古稀之年終於得到賞識,但也到了駱家驄封筆的時候。「我的健康和眼睛這幾年差了很多,所以我想畫到今年,便不再畫了。」「講夠啦,我唔識講嘢」,說罷,駱家驄轉身向參觀者介紹郵票箇中的故事,不亦樂乎。他花了半小時講一生的手繪封歷史,家藏萬封作品,一個月的展期要三批上架,始終無法一一展出,但他一再強調作品是至死不賣。

「存着要經過春與秋,內心也經過喜與憂,讓我一生擁有輕鬆節奏,心裡無欲無求…..」《隨想曲》的幾句歌詞總結了駱家驄的大半生與感悟。

郵謎浪蕩
展覧日期Exhibition Date :
2018年1月22日-2月21日
地址:碧波押 Green Wave Art
香港九龍油麻地上海街404號地下
G/F, 404 Shanghai Street, Yau Ma Tei, Kowloon
開放時間 Opening Hours : 1:00pm – 8:00pm (Tue-Sun) 

lok07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