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皇書院口琴隊】世界賽大放異彩 沒有證書又如何? - 明周文化

【英皇書院口琴隊】世界賽大放異彩 沒有證書又如何?

撰文: 梁巧瑩     攝影: 趙賦禧,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14 Feb 2018


一般人認識的口琴,都是小小一個巴掌大的樂器。英皇書院口琴隊的隊員就笑說,口琴其實有很多種,不過在香港不算普及,也難怪大部分人對它有這樣刻板的印象。

挑戰成人組 勇奪合奏季軍

英皇書院口琴隊去年10月遠赴德國,參加第八屆世界口琴節。他們包攬了少年組多個項目的冠、亞、季軍,更在成人組合奏奪得季軍,是該隊首次在成人組項目入圍三甲。

好成績得來不易,犧牲玩樂時間少不免,隊長葉進禧(Timothy)說他們在比賽前四至五個月就開始準備,暑假期間也要抽時間回校練習。有些隊員參加了好幾個項目,就要花更多時間練習,「可能我哋朝早夾合奏,下晝就有啲人要夾二重奏啦,有啲人要練獨奏,要同鋼琴手一齊夾琴,夜晚可能自己再加操。」就這樣一整日與口琴作伴,練習至磨損嘴唇亦是等閒事。

dsc00555-1成人組合奏隊成員包括(左起)盧小樹、隊長葉進禧、副隊長周朗軒和蘇俊賢,他們從中一開始就一起夾口琴,只需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大家,默契十足。
dsc00499-1除了最常見的半音階口琴(左二及右二),還有和弦口琴(左一)、倍低音口琴(右一),為合奏樂章帶來更多層次。

參加成人組,說得好聽是越級挑戰,實情是逼於無奈。Timothy解釋,因為賽例規定參賽隊伍要根據隊裏年紀最大的成員年歲,來報名參加相應組別,Timothy在隊中年齡最大,即使僅超過了年齡界限一個月,而且隊員們年紀都屬少年組,也要跟他出戰成人組,「起初覺得失望或者係估唔到啊,無諗過因為年齡問題就錯過咗青少年組。」

沒期望下的超水準演出

可是這個「壞消息」沒有打亂他們的陣腳,反而能從容面對,隊員們都說如果參加的是少年組,他們抱著必勝的決心,壓力分分鐘比成人組大。「因為我哋知道面對住咁多高手,反而壓力無咁大,無咩寄望,大家放鬆啲咁去吹。」結果他們超水準演出,在眾多職業選手中突圍而出。

king%27s-college-harmonica-band_2去年他們參加第八屆世界口琴節成人組合奏賽,在比賽前把握時間練習。(圖片由英皇口琴隊提供)

世界口琴節四年一度,意味着中學生涯只此一次機會參加世界賽,幾位高年級生也是第一次參加。不過在適應德國的時差和天氣的同時,還要負責帶領低年級生,比起參加成人組,這個責任對他們來說屬更大挑戰。

副隊長周朗軒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沒有接駁巴士到比賽場地,「我記得有一晚夜晚好凍,又係我地幾個再帶埋成班學生,夜晚真係黑晒無燈,要由酒店自己行到去比賽場地。」雖然驚險重重,但經過這次比賽,他們都自覺成長了不少。

img_2575
一班師兄弟出戰世界賽,希望將口琴隊的精神傳承下去。(圖片由英皇口琴隊提供)

在香港學樂器 只在乎一紙證書?

回到香港,隊員們希望能讓更多香港人認識口琴。Timothy坦言在香港學口琴其實不難,真正的考驗是如何保持下去,因為口琴沒有分級考試,所以功力有多深厚,全靠平時練習慢慢累積。

「好多家長都覺得,幫子女報樂器就係想佢去考級,有張證書,但係你口琴都無證書。同埋喺佢地嘅年代,口琴都係一種玩意、一種玩具,唔會諗到可以去到職業,都係掂一掂咁就算,不如學吓鋼琴咁。」

dsc00507-1Timothy(左)說在香港學口琴不難,但因為沒有證書,很多人都不會長時間學習。

新春期間,他們將會首次公開演出,透過表演向大眾推廣口琴。Timothy說表演和比賽不同,古典樂未必符合現代人的口味,所以選曲上都會偏向比較「易入口」的流行曲。

「大家耳熟能詳嘅歌,譬如中國傳統歌,《恭喜恭喜》大家都聽過,或者係啲新春樂啊,平時你去超級市場都會聽到,有啲共鳴。」以西方的口琴配合東方的旋律,志在帶來不一樣的新春樂。朗軒提醒,欣賞口琴合奏表演時,不妨留意不同口琴吹出來的旋律,「希望今次用口琴嘅聲同大家講,平時大家諗嘅口琴聲係點,其實吹出嚟係可能有唔同。」

 

英皇書院口琴隊新春表演

日期:2018年2月19日(年初四)

時間:第一場 3:00-3:30pm、第二場 4:00-4:30pm

地點:ELEMENTS 圓方金區1樓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