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樂隊淺堤寫工業污染 台語譜家鄉故事 - 明周文化

高雄樂隊淺堤寫工業污染 台語譜家鄉故事

撰文: 梁文賢     攝影: 劉玉梅

15 Mar 2018

180317_%e6%b7%ba%e5%a0%a4_web-01

「高雄無聊嗎?」
「的確,真的沒有娛樂。」

高雄不完美,但土生土長,爽快直率的獨立樂隊淺堤,還是喜歡她。

20162月,淺堤成軍。蔡依玲當主唱,阿宏彈結他,方博彈低音結他,嘉欽打鼓。除了依玲外,三位男生分別是大熱樂團孩子王、少年白及大象體操的成員。雖然各有自己的團,但他們同被依玲寫的音樂吸引,逐漸走在一起,成為台灣獨立音樂界稱之為的「全明星四人組」。

淺堤的歌總令人聯想台灣南部的慵懶舒適,但歌詞盛載的意義卻一點都不輕鬆。讓他們一炮而紅的台語作品《怪手》寫高雄的工業發展如何搶去平民家園、國語作品《高雄》與《我們的未來》淡淡地抒發年輕人對生活的鬱悶。

歌曲觸及社會事件,容易被扣上「社運樂隊」標籤。他們認為自己只是坦承地記錄生活,將高雄的面貌、聲音、氣味,如實地寫進歌曲。「創作人寫歌都是反映生活,描述工業化只是其中一部分,但不是全部。」主唱兼填詞的蔡依玲如是說。

人人都可當「英雄」

高雄是台灣第二大城市,但繁榮背後,工業區的烏煙瘴氣,害苦了大自然。

蔡依玲自六歲起由台灣的外島澎湖搬到高雄生活,眼睜睜看着自然生態被破壞卻未能阻止,能做的就是將無奈寫於歌曲中。她認同工業是每個發展中城市不可或缺的,但當發展超過需求,為何仍然擴張?「我不覺得工業發展一定不好,看業績的人可能還覺得不夠,但每當空氣變差,我就寧願少一點。」

180317_%e6%b7%ba%e5%a0%a4_web-02淺堤的成員(左起)結他手阿宏、鼓手嘉欽、主唱依玲、低音結他手方博。

淺堤最新EP《湯與海》收錄了台語作品《叨位是你的厝》,意思是「哪裡是你的家」。歌曲背後的主人翁是一位伯伯,他在屏東村落的家被鄰近工廠區污染了。「寫這首歌之前,我在臉書(Facebook)看到一位關心工業污染的朋友訪問這位伯伯。她寫了兩句話讓我很感觸:溪與大海捉不到魚,土地也種不出果實來。之後我就請求她讓我用這兩句作歌詞。」屏東不是大眾關注的大型工業區,但過度而無情的發展破壞了伯伯的家。這些故事,其實一個也嫌多。

在《叨位是你的厝》的後半部,阿宏親身錄取了高雄市的環境音,有小販的叫賣、炒栗子的熱鍋子、機車行駛,也有行人聊天的聲音等等。短短三十秒的環境音,既記錄高雄的平凡日常,亦象徵工業污染是每個人也要面對的事。負責錄取環境音的結他手阿宏說︰「台灣人常期待英雄出現,但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點什麼吧,所以希望在歌曲中加入庶民的聲音。

從新發現高雄

說要保衛家園好像有點誇張,但淺堤的成員透過音樂,再次認識高雄卻是真的。

《怪手》是依玲寫的第一首台語歌,淺白的歌詞交代了高雄紅毛港因興建工廠而被遷村的歷史︰「住了世世代代的家/毋是你講拆就會使拆/天公伯阿/這咁公平?歌曲MV在工業區拍攝。他們開車前往,就像一趟美國的公路遊,但看到的風景卻是大煙囪、白煙、發電廠等等。

整個MV都看不到淺堤的成員,因為他們都坐在車中,跟螢幕前的觀眾一樣,第一次到訪高雄的工業區。鼓手嘉欽說︰「這真的是我第一次走進去。原來把歌編完了再到那個環境,會覺得很壯觀。」坐在一旁的方博也插話道︰「你有看過日本的動畫《蒸氣男孩》嗎?裏面的大煙囪就像動畫中的一樣,很震撼。」

180317_%e6%b7%ba%e5%a0%a4_web-03站在香港的工廠天台,依玲也忍不住拍下充滿大城市味道的高樓大廈。

淺堤的歌有國語,也有台語,甚至兩種語言共用。嘉欽覺得很多樂隊唱台語是為了強調在地連結,但依玲開始思考以台語填詞的意義。依玲說︰「我不會刻意全用台語寫歌,但它是我血液的一部分。」這個年代,用台語的人越來越少。住在台北、台中的年輕人甚至都不懂得講。「身邊的人都是講中文,其實我們長大了,都慢慢不會講台語,因為沒有那個環境。」

住在南部的四人,家中長輩也講台語,所以聽不是問題,卻說得不夠標準,更重要的是,他們不清楚台語背後的歷史、老歌的故事、台語歌者的生平等等。「我發自內心覺得需要多了解自己的母語。」因此,他們跑去聽台南資深音樂人謝銘祐的台語傳承講座,又多問家中長輩諺語背後的故事。只有認識更多,才寫得出家鄉的味道。

家鄉無可取替

即使淺堤的歌唱了許多高雄的缺點,但若然不愛這個家,又怎會寫她的故事?「對我們來說,高雄是蠻舒服的啊!」嘉欽是四人之中唯一在台北生活過的人,但始終不想留在台北。「高雄是沒有台北刺激,但也是大城市,生活也很方便啊。我依然特別喜歡高雄的步伐。」

180317_%e6%b7%ba%e5%a0%a4_web-04淺堤的歌有國語,也有台語,甚至兩種語言共用,視乎歌曲的主題與故事。

每當說起高雄比台北的優勝之處,四人頓時興奮得一句接一句,停不了口。「比起台北還是舒服多了」、「天氣比較好,路比較闊」、「感受不到壓力和競爭」、「我常常會因為高雄的食物而感動」、「肉燥飯跟魚湯實在太好吃」。高雄其實沒有太多年輕人,沒什麼夜生活。經濟景色不好,雖然生活舒適,但大部分年輕人都選擇離家到台北找工作。

淺堤四人顯然過着跟大眾「唱反調」的生活,更寫了一首叫《高雄》的歌。歌曲開首說高雄的生活百般無聊。一個人看電影會睡著,一群人做每件事也感寂寥,但中段卻寫道︰「羨煞他人才華洋溢/卻只把時間留給自嘆/羨煞他人深厚情感/卻只把空間留給自己

我問他們,是否在諷刺離開了,又看不起高雄的人。依玲笑說︰「這個答案我不要說。」反正《高雄》的歌詞沒任何高雄的符號,沒有說空氣很差,也沒有說馬路很寬,歌名換成任何地名也可以,反而歌詞隱含的自我檢討更重要︰「現在我們20幾歲,生活不太富裕但也不太差。有時難免會有焦慮︰要去台北發展嗎?但是每天做一樣的事,好嗎?」

歌詞的最後一句寫︰「擋不住的刺眼的光/日子像船搖搖晃晃」。高雄溫暖安逸,是舒適,還是無聊?有人按捺不住沉悶,離鄉尋找衝擊;也有人像淺堤一樣享受這份平穩,逐步建立事業。人生是自己的,全靠自己演繹。不安於現狀,卻只懂原地埋怨,日子就會像搖船一樣白白流走,空餘嗟嘆。

當一個直率的人

訪問後半段,我問依玲為何要做音樂。她平淡說︰「小時候,我已經覺得自己會當明星,或是去做表演的人。」我確實有被嚇倒,這位女生太直接,太不要臉了吧!但後來想起,這份直率就是淺堤的賣點。想做就做,想講就講,不為什麼。

現在,依玲總算實現了兒時目標。雖然說不上是明星,但已跟淺堤走遍台灣、日本、香港演出。三月底,淺堤將再一次參與高雄最大型音樂節《大港開唱》。這樣的生活,這樣的高雄,還是無聊嗎?

180317_%e6%b7%ba%e5%a0%a4_web-05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