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大爆炸5】我不去Art Basel 自由身畫家:不想再靠賣畫維生 - 明周文化

【藝術大爆炸5】我不去Art Basel 自由身畫家:不想再靠賣畫維生

撰文: 梁文賢     攝影: 劉玉梅

30 Mar 2018

去年七月,自由身畫家張嘉敏(Jasmine)與擅長木工的好朋友Lam合租了一間約1,400平方呎的工作室,以粵語粗口諧音「Holandfree」命名,喻意自己的人生「極度自由」。在剛過去的一星期,她將畫室部分的牆重新油成深綠色。推門而入,濃烈油漆味仍未散去,卻只見她穿着一條連身碎花裙,一邊獨自收拾亂透的畫作,一邊大叫:「好亂啊!唔好意思!」

180330_godric_jasmine_web-01Jasmine是一名抽象畫畫家,常在書本、音樂、電影中尋找靈感。

今年26歲的Jasmine,兩年前辭去全職,全心投入抽象畫的創作,可是,她從不標籤自己為本地藝壇的一分子。她不喜歡Art Basel、不出席商業畫展開幕,也不主動認識圈中收藏家。她喜歡窩在畫室內,用喇叭大聲放音樂,與朋友嘻嘻哈哈,專心地喜歡畫畫。

生活看似逍遙自在,但兩年之間沒有穩定收入,要賺錢交租、要養活自己也絕非易事。「直至最近兩個月,我才感到收入開始穩定。我無簽畫廊合約,無賣畫,但租金真的很貴,我只能夠不斷做freelance。如果我唔搵錢,我就做唔到下一場畫展……」

不再三分鐘熱度

Jasmine追溯不到自己從何時喜歡畫畫,感覺從小到大已經有藝術的基因在身體內。「其實我家人也很擅長畫畫,甚至比我畫得還要好,只是沒有選擇作為職業。」大學修讀商科,畢業後在珠寶公司任職市場推廣,Jasmine從沒受過學院派的專業藝術教育,為何會突然走上畫家的路?

180330_godric_jasmine_web-03Jasmine不用畫筆畫畫,卻將顏料直接倒上畫布,更有抽象味道。

「我是一個嚴重三分鐘熱度的人,但畫畫好像一直也喜歡。你知道做全職真係好悶,特別是寫字樓工作。跟幾位一齊修讀視覺藝術的中學朋友畫畫,就是每個月比較特別的事。我們試過連續畫了8-10個鐘,真係好鬼爽。」喜歡畫畫,便只需要畫畫。2016年,Jasmine辭去工作,用積蓄租了一家工作室,開始獨立創作。她甚至丟開畫筆,直接把顏料倒上畫布,製作一系列「永無Take 2」的抽象畫。

我不想靠賣畫維生

為了證明自己有能力當藝術家,Jasmine辭工半年後,便獨自舉辦首個畫展《Bėtter》。「當時決定要做畫展才開始創作,中間勁擔心畫不出來。」除了掛起畫作,Jasmine更著重觀眾的感觀享受。無論是空氣、溫度、氣味、音樂,她也細心設計,目標是與畫廊展覽不一樣。「我不希望自己的畫只被掛在牆上,看展覽應與聽音樂一樣,要現場欣賞才震撼。」雖然時間緊迫,也沒有前輩或同行的指點,但她還是最喜歡那一場個展,「可能展覽在自己工作室舉辦,細型的,能控制的事情也較多。」

直至現在,那一批畫依然留在工作室。她認為《Bėtter》系列的畫作,仍未結束,她還要做一場更滿意的展覽。而且,她更不想的是靠賣畫維生。「最初真的很硬頸,做藝術就做藝術,我拋下全職去畫畫,如果要我有銅臭味,會否對唔住自己良心?」但堅持不能換成錢,藝術家也是要生活的。「可能我在其他國家是可以生存,但在香港就是不可能。那麼既然要做買賣,我就不賣畫,我堅持不沾污自己心目中的藝術。」

延伸閱讀
●藝術家不只做創作 還要學做人
●藝術三月 卓穎嵐:為何大家要咁忙?

180330_godric_jasmine_web-05Jasmine(右)與好朋友Lam(左)合租了一家工作室。一人畫畫,一人做木工,最喜歡平日開大喇叭放音樂。

她教畫畫、做售貨員、當導演麥曦茵的助手、開設網店,賣畫最多也只賣自己的實驗作品。Jasmine笑稱自己是slash(意指同時擁有幾份職業的自由工作者),但只有這樣,她才能專心畫畫。「沒有全職好像多了時間,但我只是用多餘的時間去賺回租金。」這是香港對藝術家的限制,但路不只一條,又何必過於介意?

不是圈內人

談起Art Basel,Jasmine輕輕說了一句:「不想去。」她只去過一次國際藝博會。那是大約兩年前的Affordable Art Fair,參展的藝術品價格較低,專攻年輕買家市場。「好嘈、好大、好唔舒服,我好怕人多。」

藝博會不是一個單純的展覽,欣賞作品時候的感覺也不一樣。「雖然好多畫廊有心介紹藝術家,但不能排除有部分是想找新買家。我不是想他們招呼我,但既然大家目的不一樣,就無謂去,有朋友叫我去認識畫廊,其實無人得閒應酬你。」

藝術家要成名,圈中關係確實重要。每場展覽開幕酒會、飯局、研討會,也是認識畫廊、藝評人、買家的機會。可是,對Jasmine而言,這一切都不重要,反正她連自己的畫也不想賣。「老實講,我不知道大型畫廊與藝術家是怎樣相處。大概也是畫廊喜歡你的作品、搞展覽、賣畫、抽佣。他們可能也有聯繫,但這份關係建基於輸送,我不敢講是利益,但我自己不太渴求。可惜的是,我好似無在這個圈子生存過,但我好像不太介意。」

靠自己也靠緣分

別以為不主動認識畫廊,就只會窩在畫室。去年,Jasmine拿着自己的畫去台灣辦了三場展覽,台北台南花蓮,各一站。「朋友讚我可以去台灣擺展好勁,我同佢講,咪又係自己做。」三個場地免了她場租,往後的宣傳、搬運、上架工作,完全一腳踢。當初決定做這件事,跟決定全職畫畫一樣,因為「覺得自己可以」。試了,滿足了便好。

180330_godric_jasmine_web-02比起商業市場,Jasmine更享受自己創作。

除了靠自己,也靠緣分。透過朋友介紹,Jasmine認識了新興畫廊Artasy的兩位年輕老闆。大家年齡相約,一拍即合,還邀請Jasmine將畫作放到新加坡展出。「其實搵啱畫廊好難,合作之前,我們談了許多,知道大家想法很夾,例如藝術品展出的方法、音樂品味、政治態度等等。」他們的合作暫時是一次性,因為兩位男生各自有正職,畫廊只是副業。雖然Jasmine常笑說自己不是藝壇圈內人,但漸漸地,她也開始找到自己的同行者。這位同行者不一定是畫家,可以是藝術界不同領域的起步者,一同各自成長。

今年,她決定再辦畫展。這一次她不再把死期定好,寧願慢慢完成作品,做一場令自己滿意的展覽。成功與否還未得知,但走出了藝術圈的體制,跟工作室名字「Holandfree」一樣,自由地創作,這一點無疑是成功的。

張嘉敏的個人網站:https://www.viiijasminecheung.com/

180330_godric_jasmine_web-04

180330_godric_jasmine_web-06

延伸閱讀
●梁寶山:Art Basel是百貨公司
●畫廊負責人:本地藝術市場太小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