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敢創敢守的動畫詩人 — 高畑勳 Isao Takahata - 明周文化

告別敢創敢守的動畫詩人 — 高畑勳 Isao Takahata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法新社、網上圖片

06 Apr 2018

(FILES) This file picture taken on April 7, 2015 shows Japanese animation movie director Isao Takahata smiling as he received the "Officier of L'Ordre des Arts et des Letters" from the French ambassador to Japan at the French embassy in Tokyo. Oscar-nominated Japanese anime director Isao Takahata, who co-founded the Studio Ghibli and was best known for his work "Grave of the Fireflies", has died aged 82, the studio said on April 6, 2018. / AFP PHOTO / JIJI PRESS / JIJI PRESS / - Japan OUT

高畑勲患癌去年夏天入院,於4月5日離世,享年82歲。擅寫長編動畫的高畑勲是「吉卜力工作室」創辦人之一,他曾經是宮崎駿的最佳拍檔,一起創造「吉卜力」八十年代最輝煌的年代。近年慢工出細貨,《隔壁的山田君》(1999)與《輝耀姬物語》(2013)反樸歸真,拒絕大量用CG,堅持手繪簡約掃描,製作一再延後,業界都說他是時代的挑戰者,敢創敢守,至今仍然影響日本新晉的動畫家。可是,有關「吉卜力工作室」的描述,對於高畑勲的着墨不多。

吉卜力工作室的狂氣藝術家

如果說宮崎駿是「夢」;高畑勲是「狂」,對於「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迷來說,看紀錄片《夢と狂気の王国》可能會有點失望。影片封套除了鈴木敏夫、宮崎駿與高畑勲三人的合照外,影片內幾乎只有鈴木敏夫與宮崎駿的訪問,獨欠高畑勲的部分。事實上,經常傳出鈴木敏夫對高畑勲的製作耗時頗有微言,高畑勲亦鮮有向外界解釋。高畑勲2013年推出的力作《輝耀姬物語》,故事構思了五十年,耗八年製作,成本達五十億日圓,連他一手提攜的後輩宮崎駿也說笑:「高畑勲有樹獺的DNA。」

takahata02《輝耀姬物語》製作特輯收錄了高畑勲的舊照,(中)宮崎駿與(右)高畑勲相識於微時。

2010年雜誌《BRUTUS》出版「吉卜力工作室」特輯,當中只有少部分關於高畑勲的描述。《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導演片淵須直 因仰慕高畑勲七十年代的作品尋母三千里》而立志當動畫家。他曾與高畑勲、宮崎駿一起創作《魔女宅急便》(高畑勲任《魔》配樂),當時正值二人「拍住上」的八十年代。訪問當中片淵說,二人最大的分別在於高畑先生客觀地設計角色,認真宏觀社會歷史,創作中認真中帶點幽默,傾向說理,而宮崎駿在設計角色上傾向導入個人情感。片淵更透露,「吉卜力工作室」工作人員普遍對高畑老師的看法,工作人員多以「詩人」形容他,在創作過程中高畑勲亦表露對繪畫與音樂的鍾愛,將自己所愛的畫風融入作品當中,《隔壁的山田君》與《輝耀姬物語》盡見他近年酷愛的中國畫風。

高畑勲、宮崎駿二人各自創作後,高畑勲的製作時間一再延後,製作成本大失預算。片淵認為,高畑勲堅持:為何創作人一定要合乎製作人定出的時限?這與宮崎駿每天朝十晚九趕期限,規律地給監製鈴木敏夫看稿的風格截然不同。鈴木敏夫曾在電台透露高畑勳的製作過程:「他這個人創作時經常發言,但指示不清晰,說了出來的構思都不知誰來執行,很麻煩。」鈴木敏夫認為,要有一隊創作隊伍廿四小時在高畑身邊,高畑勲著書亦曾言在創作路上,看天時地利人和,要邊做邊想,經常更改。

踏入八十年代末,高畑先生做回自己的作品,《再見螢火蟲》與《龍貓》分成「宮崎隊」與「高畑隊」,工作室同時製作,商業奇才鈴木敏夫想出安排兩齣戲同日上映作為噱頭,在宣傳記招首次煞有介事的向記者說:「以後宮崎駿與高畑勳就是競爭的敵人了」。二人相望而笑的默契,幾乎已肯定及後的「吉卜力」年代他們要繼續演去這場「兄弟相殘」的敵人戲。

宮崎駿的亦師亦友

高畑勲離世後數天,宮崎駿依然沒有向外發言,有傳高畑勲離世的消息傳到他耳邊,他沒有說一句話。縱使八十年代工作室每次有新作出爐,二人同場總是互窒對方,高畑勲曾在電視前大爆:「有時睇宮崎駿的劇本,都唔知佢講乜。」在旁的宮崎駿像學生尷尬的報以微笑。二人早相識於六十年代末,當時東京大學高材生高畑勲進入東映動映,1968年太陽王子霍爾斯的大冒險》一片成名,他善於編劇、角色設計與音樂,當時帶領畫功出色的宮崎駿入組工作五年,宮崎駿的電視作品,高畑勲亦協助他找配樂,為劇本給意見。在日本70年代火紅年代,東映動畫部組織工會,宮崎駿站在前線為員工爭取福利,宮崎駿擔任書記,高畑勲擔任副委員長全力支持。

成立「吉卜力」後,高畑勲亦處處幫助宮崎駿。在《吉卜力的教科書 1 風之谷》,當時宮崎駿曾請求高畑勲任電影的監製,高畑勲表示不願意。「吉卜力」有一傳言,失落無助的宮崎駿當時在居酒居痛哭抱怨:「高畑勳,我給你15年青春了,你什麼都不還給我!」最後出動鈴木敏夫出口罵高畑勲:「朋友有事,你不應該幫忙嗎?」高畑勲最後放下案頭的劇本,先替《風之谷》與《天空之城》做監製。

宮崎駿與高畑勳分開發展後,十分注視這位前輩的看法,特別是劇本結構上。踏入九十代末高畑勳永遠對宮崎駿只褒不貶,宮崎駿就是有點不慣:「高畑勳看罷《幽靈公主》的電影,一定氣懷他。」

民主創作人 

「我還想長壽一點」,2012年《輝耀姬物語》製作工作人員為他賀壽時高畑勲說,這令人聯想一直不願意宣佈退休的高畑勲可能有新作。《輝耀姬物語》製作特輯收錄了曾跟他共事的動畫家對高畑勲的看法,當中亦包括高畑勲的早期作品對後世的影響。年少時曾與高畑勲合作設計《飄零燕》角色的小田部羊一說,年輕時認識的高畑勲是民主的創作者,他要所有工作人員對故事有充份的了解,在創作上有共識才做下去。

早於在六十年代相識的鈴木敏夫認為,高畑勲首部長篇動畫太陽王子霍爾斯的大冒險(1968年)在那時代令人震驚:「啊,不止是給兒童看的動畫,是講越戰,很震撼,當時是最好的作品。」高畑勲的歷史觀很強,及後1972年的《パンダコパンダ》(熊貓家族)在中日外交的政治背景下創作,成為70年代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近日湯淺政明接受本刊訪問時認為,《パンダコパンダ》中的熊貓造型是《龍貓》的前身;新作《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中的人魚爸爸原型是向《パンダコパンダ》的大熊貓致敬。  這種現實題材的創新,一幕幕經典畫面在《飄零燕》(1974)、《紅毛のアン》(1979)出現。高畑勳創作的動畫中有接受死亡的漠然,少女放羊的浪蕩心情,這一切當初被東映的製作人反對:「如果《飄零燕》這種動畫有人看,除非整個銀座倒轉了」。

七十年代高畑勲掀起動畫的寫實風格,敢於將歷史、政治與環保的題材放入作品當中。,八十年代《再見螢火蟲》(1988)與《百變狸貓》(1994)亦繼承了此風,而且影響整個「吉卜力工作室」。

f05a996c1ea07ae7ad36230a7291a831宮崎駿、鈴木敏夫、高畑勲合照是《夢と狂気の王国》的電影封面,東映製作的紀錄片只有高畑勲數分鐘的訪問。
a0004436_1《再見螢火蟲》(1988)繼《天空之城》與《龍貓》打出國際。《魔女宅急便》後宮崎駿正式將員工變「社員制」,擴大「工作室」的規範,高畑先生開始與宮崎駿各自發展。
Horus prince du soleil Taiyo no oji : Horusu no daiboken / Prince of the Sun : The Great Adventure of Horus Year: 1968 - japan Animation affiche, poster japonaise Director: Isao Takahata高畑勳首部長篇動畫太陽王子霍爾斯的大冒險》講述少年保衛家園,日本動畫從此不再只給兒童看。
Panda kopanda amefuri s毾asu no maki Panda Kopanda Rainy Day Circus Year : 1973 Director : Isao Takahata Animation日本動畫界認為,1972年的《パンダコパンダ》(熊貓家族)是《龍貓》的前身。
haiji高畑勳與宮崎駿攜手合作的《飄零燕》,當時製作團隊親身去歐洲取景。
large_475661_12013年最後的作品《輝耀姬物語》花了八年製作,是高畑勳的遺作。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