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影失靈?從《唐人街探案2》探索中西電影市場偏差 - 明周文化

中國電影失靈?從《唐人街探案2》探索中西電影市場偏差

撰文: 胡雅雯、葉青霞     攝影: 電影劇照

12 Apr 2018

成龍早前「勸勉」香港電影人:「你拍一些宏觀一點的,國際性的,好像《紅海》、《戰狼》,你就會去到國際。」中國電影抬起頭來,票房動輒數十億,內地觀眾說看《紅海行動》感動到流淚;看《唐人街探案2》笑到抱腹走。內地電影人瞄準國際大市場,作品湧到北美院線,結果如何?《戰狼2》、《紅海行動》在國內火紅,可是北美票房不及在自己地頭的零頭。

170318-dsc02318《紅海行動》根據2015年也門撤僑行動改編,由香港導演林超賢執導。內地票房逾33億,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票房亞軍,僅次於狂收近57億的《戰狼II》。

乘《唐人街探案》之勢,電影公司開拍續集《唐人街探案2》。《唐2》成為「國產電影保護月」上映的賀歲片,5天躍居票房冠軍,16天更突破30億。電影同期在北美過百戲院上映,首周票房80多萬美元,跟內地票房比,差天共地。更糟的是在地贏票房,過江輸口碑。《唐2》故事背景在紐約,架構相當「宏觀」,「走出去」了,卻負評纍纍。影評人在《THE GUARDIAN》、《Variety》、《San Francisco Chronicle》等媒體狠批此片,字眼如「喧鬧」、「怪誕」出現頻繁,矛頭直指主角王寶強的角色塑造出事,嘈吵、莽撞至不能容忍程度,而且還不好笑;對白太多太長,即使英語觀眾對字幕有一目十行能力,都未能跟上,迷失到完場,不知看了些甚麼。

中西市場成了「平行時空」,這代表中國電影在他鄉失靈?還是中國電影與國際市場脫了軌?

%e7%8e%8b%e5%af%b6%e5%bc%b7%e9%a8%99%e5%8a%89%e6%98%8a%e7%84%b6%e5%88%b0%e7%b4%90%e7%b4%84%e5%8f%83%e5%8a%a0%e4%b8%96%e7%95%8c%e5%90%8d%e5%81%b5%e6%8e%a2%e5%a4%a7%e8%b3%bd《唐人街探案2》兩位主角劉昊然(前)與王寶強(後)。
%e5%9c%a8%e9%ba%a5%e8%bf%aa%e9%81%9c%e5%a4%a7%e9%81%93%e5%b0%81%e8%a1%97%e6%8b%8d%e6%94%9d%e5%8b%95%e4%bd%9c%e5%8f%8a%e8%a3%b8%e6%8b%8d%e6%88%b2走低俗路線的中國式喜劇沒有得到西方觀眾肯定。

自然風光更吸引西方觀眾

早前成龍提及華語電影能走向國際的多是動作片,不算真的「走出去」,話說對了一半,另一半事實在北美票房可窺探一二。翻查資料,華語作品北美票房十五大依次序為《臥虎藏龍》、《英雄》、《霍元甲》、《功夫》、《鐵馬騮》、《十面埋伏》、《飲食男女》、《喜宴》、《一代宗師》、《滿城盡帶黃金甲》、《霸王別姬》、《色戒》、《花樣年華》、《葉問3》與《大紅燈籠高高掛》。

如成龍所言,武俠功夫片的確佔多,但有濃厚中國文化色彩的文藝片也榜上有名,印證外國觀眾並不必然把華語電影與動作片掛鈎。上佳的電影可以跨越語言及文化障礙,南半球的故事一樣可以觸動北半球的觀眾,不一定只憑炫目拳腳與劍法。

另一邊廂,外國電影公司似乎更懂得在中國取材,拍片給非華人觀眾觀看。迪士尼出品、《可可西里》導演陸川執導的野生動物電影《我們誕生在中國》,攝製時間長達3年,講述雪豹、金絲猴及大熊貓生活。影片去年4月在北美上映,兩個多星期票房已達1,094萬美元,高踞北美自然類紀錄片票房第8名。鏡頭下的錦繡河山波瀾壯闊,攝製隊細緻捕捉野生動物的生活習性,都令影片在美國好評如潮。

103108-71793902_1000x1000 103109-10649793_1000x1000 103113-26790911_1000x1000《我們誕生在中國》就連幕後製作花絮都得到高點擊率。

玩低俗難受落

《唐人街探案2》出師不利,致命傷是低俗乏味。故事講唐仁(王寶強飾)借邀請秦風(劉昊然飾)到紐約出席婚禮為名,騙他參加有巨額獎金的「世界名偵探大賽」。觀眾大抵可以猜到,真相必定由「超凡」的二人尋出,其他所謂榜上有名的環球偵探只屬陪襯,故事是否發生在紐約也毫不重要。案件線索與五行學說有關,還算有一絲巧妙,可是結尾浮誇的街頭歌舞和廣告植入卻實在礙眼。

插科打諢的丑角常負責引爆笑點,《唐2》中王寶強也擔當此類角色。憑《天下無賊》「傻根」闖出名堂的他是合適人選。憨厚「傻根」相信人間美善,人物塑造尚且立體有趣。然而,《唐2》的王寶強吵嚷自私,營造的「笑點」讓人失笑。另外,導演在《唐2》竟開黑人、非法移民、同性戀玩笑,更顯低手。沒有台詞的酒吧大叔毫無緣由單戀王寶強;沒有任何跨性別元素的劉昊然,被元華形容為「好清秀的姑娘」。在全球化的大氣候,《唐2》連鬧劇也算不上,更像一場尷尬的表演。

%e3%80%8a%e5%94%90%e6%8e%a22-%e3%80%8b%e7%b4%90%e7%b4%84%e6%99%82%e4%bb%a3%e5%bb%a3%e5%a0%b4%e8%88%9e紐約時代廣場大型歌舞讓觀眾看得如坐針氈。
%e5%b0%9a%e8%aa%9e%e8%b3%a2%e5%92%8c%e5%90%84%e5%9c%b0%e5%90%8d%e5%81%b5%e6%8e%a2配角不是太浮誇就是零存在感。

東抄西襲一眼看穿

《唐2》在內地贏盡票房口碑,去到舊金山竟然節節敗退,露出抄襲貓尾巴也是原因。

《唐2》模仿其他作品的痕跡處處,但經典場景雖然重現,人物形象雖然借用,但喜劇效果很弱。有內地知名影評人讚《唐2》「將劉昊然推理思考的過程徹底視覺化」。他破案時使用的「記憶宮殿」,跟英國BBC劇集Sherlock中的”Mind Palace”如出一轍,不知評論者是沒看過Sherlock還是以為觀眾都沒看過。連劇集主角Benedict Cumberbatch思考時雙手合十的動作,劉昊然都「模仿」了,是擺明車馬的copy and paste。

片中兇手謀殺取死者內臟,只為修仙的五行殺人橋段,可說是照搬陳國富作品《雙瞳》(2002)。《雙瞳》的展開在於台灣警方對三宗命案束手無策,邀請FBI探員協助調查;而《唐2》的紐約警察、法醫似乎都是白癡,所有人都不及兩位中國神探,完全是一廂情願的自圓其說。除此之外,車頂打鬥和男扮女裝橋段亦有模仿成龍電影之嫌。

《一代宗師》有句台詞:「今天不比武功,比想法。」如果今天不比票房,比視野,《唐人街探案2》跟《我們誕生在中國》比,實在輸得慘烈。

cap_001這個年代還用男扮女裝嘩眾取寵,着實過時。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