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鐵廠晚上變藝術村 首爾藝術家與社區的磨合實驗 - 明周文化

銅鐵廠晚上變藝術村 首爾藝術家與社區的磨合實驗

撰文: 梁雅婷     攝影: 譚志榮

16 Jan 2018

南韓不像台灣般銳意發展文化創意園區,但有大小藝術村供藝術家進駐,遍地開花。這種由民間自發的藝術家聚集之地,香港人只能望梅止渴,在香港單是租金已扼殺了不少萌芽中的文創空間,但在首爾市中心的文來地鐵站,就有一個文來洞藝術村(Mullae Art Village),約有三百多位藝術家長駐。而最特別是,村內仍有一千七百多個銅鐵廠。日間,工廠機器如常運轉,晚上與周末則是藝術家活躍的世界。

2-4

融入鋼鐵元素的藝術裝置,表現藝術與生活融合。

城市的步調永遠跟藝術家相反,十多年前首爾經濟步伐加快,雖然政府為個人工作室提供補助,但新沙洞和弘大一帶的藝術工作者仍面對租金壓力,目光轉投到城內的工業區。位在市中心的文來洞因為工廠噪音和污染問題,租金相對便宜,於是便開始有畫廊、工作室與展演空間進駐,藝術家租用工廠的上層單位,在夜間創作,跟工人們成為不見面的鄰居。

藝術家自發聚集 政府支援創作

Seoul Art Space Mullae總經理Han Junghee談到文來洞的特色:「這裏是首爾唯一一個藝術家自發聚集的聚落,他們會為村子加進不同想法。」其他例如Heyri藝術村或梨花洞壁畫村,都是南韓政府主動邀約藝術家參與的創作計劃,文來洞反過來引起政府的注意,政府在2010年設立Seoul Art Space Mullae來支援此區的藝術創作,提供場地與展覽機會,「上年只有兩位藝術家代表韓國參與威尼斯雙年展,Lee Wan就是來自這裏的。」話裏有點引以自豪。

2-3

藝術家工作室為破落的工業區帶來生氣和人流

「首爾大學路也有零落的工作室,但這裏你可以看到藝術與工廠如何結合。不少外國藝術家專程過來參觀,說這裏像七、八十年代的藝術區,有復古懷舊的況味。」村子的大小角落,都可看到機械零件、工廠器具或銅鐵鋼材製作的藝術裝置,還有水泥牆上的壁畫與鐵閘外的塗鴉,為破落的工業區注入生氣,也帶來了遊客、咖啡店、餐廳和人流。

2-1

文來洞藝術村的地圖,標示藝術家的工作室分佈。

面對士紳化的矛盾 如何與社區磨合 

藝術村正經歷士紳化(gentrification)的階段,工廠無可避免地面對租金上升的壓力,工人們開始排拒這羣外來者。「幸好,藝術家們會自己調整,例如他們停止了鐵閘塗鴉,現在只剩下斑駁的舊作品,不再塗上新的。」這是民間主導的例子,由社區不同持份者互相協調,毋須透過政府斡旋置喙。

藝術家意識到自己打擾了文來洞的寧靜,遂改以藝術村自身作為創作題材。Junghee介紹其中一位藝術家Kim Seoryang,她用一年時間收集不同工廠機器從日間到半夜運轉的聒噪雜音,再剪輯成柔和的聲音作品,象徵藝術與工業區的結合。她跟大部分藝術家一樣,看中此區租金便宜,沒有住宅,工廠一般在5時後關門,她可以盡情地做聲音創作。

2-2

藝術家進行更多關於工廠的創作,探索藝術村的另一面。

但她承認工人與藝術家需要磨合,「一開始工人有被我們侵略的感覺,覺得我們打擾他們的工作,但後來發現也有幫助他們的藝術家,現在兩者和平共存,知道界線在哪裏。」例如幫工廠製作告示牌、工作室只在周末開放,都是修補關係的方法。

租金仍在攀升,人們仍然歸咎藝術家:「面對工人被迫往外移的情況,藝術家也沒能力改變。需要政府去幫忙。當然,藝術家也可以外移,但外面的租金對我們來說實在太高。」她無奈地說。藝術與社區如何磨合,是民間藝術村須持續探索的課題。

 

文來洞藝術村
地址:首爾市永登浦區文來洞3街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