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op以外 其實還有K-indie在抗衡 - 明周文化

K-pop以外 其實還有K-indie在抗衡

撰文: 梁雅婷     攝影: 譚志榮

17 Jan 2018

在K-pop單調的主旋律下,一直有K-indie(韓國獨立音樂)的微弱力量與之抗衡。樂隊以弘大地區的音樂展演空間(live house)作根據地,每月一次的Live Club Day更成為獨立樂隊的重要表演平台。每到Live Club Day的日子,樂迷由晚上8點至凌晨兩點,在弘大區的十間展演空間游走,隨音樂搖擺起舞呼喊,台上台下只有幾步距離,見到樂迷熱情湧動,樂隊更入神地演唱。香港苦無場地,如此好玩的音樂盛事只能偷偷摸摸在地下進行。

2-2

CJ azit是SE SO NEON今次演出的展演空間,能容納約二百人。

SE SO NEON是其中一隊參加Live Club Day的樂隊,雖只出道四個月,在音樂平台Spotify上已可聽到他們的作品。樂隊亦在弘大區知名展演空間Salon Nomad起步,他們認為獨立音樂離不開展演空間,不能自封在錄音室之中:「唯有在舞台上和觀眾面前,樂隊才能展現到他們的音樂天賦。沒有其他音樂空間可以比得上弘大區,最大的地方能容納四百人。現在很多獨立樂隊仍以弘大作為第一次演出的地方。」

2-1

SE SO NEON認為,獨立音樂人應該獨立於媒體和資金之外,專注創作他們的音樂。

他們坦言政府對K-indie的支持聊勝於無,偶爾提供活動演出機會或贊助音樂節,同時亦鮮有掣肘。不少香港獨立音樂樂團都認為,其實政府不用大力協助,只要政府不把民間自發的音樂空間趕盡殺絕,其實已幫了大忙。而近十年來最支持K-indie發展的,就是獨立廠牌例如Pastel與Happy Robot的出現,音樂展演空間正是廠牌發掘樂隊的場所。

SE SO NEON的廠牌BGBG已經成立十年,「以前獨立廠牌沒有系統,只是隨機地遇上合適的樂隊便簽約,現在則是主動到音樂展演空間,物色有潛質的新人,這是近五年才有的做法。」經理人Chris說道。他在一次音樂節中邂逅SE SO NEON,招攬樂隊成為廠牌旗下十七個音樂單位之一。

被媒體忽略 唯有另找出路

目前只有約一成的南韓音樂聽眾喜歡K-indie,其餘的仍屬K-pop市場:「南韓人太受K-pop影響,所以K-indie 中又以Indie pop最受歡迎,例如樂隊10cm,重金屬則更加小眾。我相信這差異比其他國家的獨立音樂圈更明顯。」SE SO NEON鼓手Gangto指出。Chris補充:「今天,不少音樂人都受到英國樂隊Foals的影響,創作結合搖滾和舞曲的音樂,風格變得單一。」

2-3

首爾的Live House文化成熟,有利孕育SE SO NEON這樣的K-indie樂隊。

K-indie亦面對南韓媒體的忽視,造成惡性循環,「他們說聽眾聽不慣,便選擇更容易接受的流行音樂,令到大眾只認識K-pop,其實窒礙了K-indie發展。」眼見主流不肯張開懷抱,部分獨立樂隊另尋路徑,除了在展演空間演出,亦乘着樂迷的懷舊潮,推出黑膠碟和卡式錄音帶,惜未成氣候。才剛站穩的K-indie,開始佇足不前。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