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 Cinema】現場音樂 讓你再㗳影像細節 - 明周文化

【Ear Cinema】現場音樂 讓你再㗳影像細節

撰文: 匡翹     攝影: 梁俊棋(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03 May 2018

crystal-bug-03

現在的音樂演出中,多有影像的介入,然而在電影播放中如何平衡叙事之餘又可以用現場音樂再創造,是這次演出的可觀之處。

當我們看電影,有時會給某些細節捕捉住。那些可能不是電影主角的某些細節,如顏色,又或音樂,又或只是隱蔽的指向。我們可能會被電影的主要叙事帶領而忘記了細節,但又念念不忘,於是我們可以翻看,甚至再創造。這次介紹的一場演出,會再形塑電影與音樂的關係,通過影像及音樂的再創造,帶來比一般觀影更生活的經驗。

可堪再摘之聲

「許多時候,有現場音樂的電影放映,都是播放些經典電影或是比較舊的電影,那我就想,會否有可能,嘗試辦一場有現場音樂的電影放映會,放映更多不同的電影呢?」籌辦這場活動的Quncy這樣說。

於是乎就有了這場名為音映再㗳的放影會。音是指音樂,而取用了放映的「映」,而不是電影的「影」,指向了這活動的一個重點,那是一場重視現場互動的活動,「我們另一樣想做的,是嘗試將電影與音樂放在比較同等的位置之上。」Quncy這樣說。

對,在這活動中,可堪再摘的,是音樂部分,又或者說,是電影中聲音部分更多的可能性。「原來的《Cashback》配樂,用得比較多的是古典樂。但由於電影中經常出現定鏡,我就想,是否可以使用比較迷幻的電子音樂呢?」在這場演出中打頭陣的電子音樂人Crystal Bug說。

「其實五組單位,他們也能全權去選擇自己喜歡的電影及再創作,」Quncy認為,他的工作只是安排音樂類型不要太重複,讓觀眾可以聽到更多元的一個演出,「其實一開始沒打算有這麼多演出單位,只是開始構想這演出後,愈來愈多人希望參與,最終就有了五組演出,每組的影像都是約三十分鐘。」

zz

是次演出將會放映《Cashback》等多段電影錄像作品,並現場配以音樂演出。

五組聲影演出

這次五個演出,除了上述的《Cashback》,還有Shin Li及Jacob Liu以民族樂器、敲擊樂器、電吉他等樂器現場改編宗薩仁波切的《Hema Hema: Sing Me a Song While I Wait》;謝振聲重剪《富貴逼人》三部曲,並配上由合成器創作的電子音樂;舞者及手鼓樂手唐偉津以手敲物及人聲,與《舞囚的記憶》中的後雨傘影像對話;以及Tsalal用工業電子曲風,再詮釋三部分別來自英國、捷克斯洛伐克及比利時的短片。

「有些演出,你只能在小場地欣賞得到。」謝振聲這樣說,「好像唐偉津,你會預期會有些社會性的議題帶出,而我的作品,可能我本來的背景是比較傾向藝術方面,而這次其實都是用電影來指涉現在的香港。我的意思是,這個演出組合,其實有不同的人,在做不同的東西回應這主題。這種多元性是這類小演出才能有的。」

大家笑言今次演出場地This Town Needs,其實都算是大場了,但其實這類可能開拓視野的演出,其實鮮少可在傳統的大場中演出,那種自發而且鮮活的,其實是一種獨立精神,「我也有覺得是,我們可以辦這樣一個活動,其實對場地來說都是新鮮的,」Quncy說,「那不只是音樂活動,更可能是放映,又或其他難以定義的活動。觀眾在這裏,也能感受不同的經驗,那不是音樂會人們會跟着節奏動的,也不是放映會大家坐着的。那是新的演出方式。」

k180415hongkiu-012

電子音樂人Crystal Bug(左)及藝術家謝振聲(右)等多位音樂人將會選取電影片段再造音樂。

《音映再㗳》

日期:5月6日晚上7時

地點:This Town Needs

(油塘崇信街6號Ocean One1樓)

票價:$150(預售)、$180(現場)

查詢:https://goo.gl/CZTzZ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電影中的音樂暗示

有時配樂在電影中只擔當輔助角色,有時卻提供了電影中重要的線索。Crystal Bug就特別提到了《Lost in Translation》中的配樂,尤其是當中使用到的Shoegaze音樂,讓他更感到電影配樂的更多可能性。此電影的配樂,由My Bloody Valentine的吉他手兼主唱Kevin Shields操刀,使用過Air、Phoenix及Death in Vegas等音樂單位的作品,讓此電影的配樂成為許多樂迷眼中的經典。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