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物街喝咖啡 發現生活的痕迹 - 明周文化

在古物街喝咖啡 發現生活的痕迹

撰文: 梁雅婷     攝影: 周耀恩

14 Feb 2018

上環東街的這家咖啡店,沒有寛闊的空間,前門與後巷打通,正門對着販賣舊物的鐵皮檔,一間幸福玩具店就在前面,旁邊是謝太的古玩舖,在在提示着已逝的時光,為這街區定下淡淡的懷緬調子。

w

咖啡店關心社區,牆上有小型的社區地圖展覽。

店主Tommy常將社區人情掛在口邊、也寫在牆上。咖啡店後本來只是暗髒的街巷,他想讓遛狗的人也能喝咖啡,於是打掃清理,為路人放上煙灰盅,讓街道回復昔時整潔。眼見有不少街坊從巷子走過,都會與Tommy打招呼。
同一巷子,又可通到鄰店謝太的店舖,「你看,這裏簡直像歐洲一樣。謝太常送來我喜歡的杯子。」像有一層疊一層的寶藏,等候來尋寶的人。

halfway-5

放在後巷的尖腳桌子,也是上環古物店送來的寶物。

不是空洞的懷舊

店內最顯眼的,自然是Tommy用以盛載咖啡的中式杯具,不少人都為此而來。但除此以外,還有更多值得察看的細節。「這張是教堂的長椅,中間有個弧度,可以舒適地坐下。那張是有梳化坐墊的藤椅,很少見的。你坐着的,則是意大利工人坐的高腳椅,要數千元一張。」隨他的目光游走,店內到處都是低調舊物古珍,各有故事與來歷。

「這裏的物件不是空洞的懷舊,而是覺得這些設計很聰明、實用。」Tommy說。細心的客人,相信也能發現這生活的美學。

halfway-4

低調的梳化籐椅,在後巷寫意地曬太陽。

只是不少客人都是走馬看花,不求甚解。「有次以青花玲瓏杯奉客,已經是很高級別的杯了,客人很不滿意,說不是萬壽無疆杯。」他語帶委屈。他指的「級別」,是自己的珍愛程度。其實他並沒有很喜歡斑爛的萬壽無疆杯,反而鍾情素淨設計例如如麒麟杯和薄胎。

咖啡杯 記憶的載體

這款麒麟杯,Tommy從不同地方覓得,最記得是佐敦婆婆,「她用報紙和麻繩小心翼翼地包給我,而且只是賣四十八元四隻。」可惜再次尋訪,婆婆已經過身。

halfway-1

剔透的米通杯,是他另一隻心頭好。

有朋友見到這隻杯,也熱心地從自己的收藏中找來一隻,二話不說送他:「說送給你,就是你的啦。」這位長輩是Tommy的知音,見他收藏如此多杯具,早就對他說:「細路仔,鍾意呢啲,有前途。」

halfway-3

另一款杯子,iced latte斑駁的鮮奶與咖啡成了紅花圖案的底色,襯托它的艷美。

店內的咖啡師,開初不太留意這杯,「但後來也最喜歡這款杯。因為它的弧度,很容易拉花。」捧在手心,杯身厚薄剛好不燙手,溫潤的杯緣令flat white更順溜。一隻杯,就盛載了好幾個故事。

halfway-2

Tommy收集起店內被摔破的杯子,託人製成飾物,讓記憶繼續流傳。

「杯具沒有真假、只有新舊。」Tommy偏愛舊物,除了手工,也為那歲月的痕迹,以及在人羣中流轉的故事。咖啡喝至最後,可以看到麒麟杯身內壁的縱橫紋理,如同在它身上發生的故事,一直延展。

halfway-6

喝到最後,麒麟杯底會見到瓷胎上的細紋。

半路咖啡 Halfway Coffee

上環東街12號地舖

95117197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