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建築大師藤本壯介 城市裏築構夢中的森林 - 明周文化

日本建築大師藤本壯介 城市裏築構夢中的森林

撰文: 丘瑞欣     攝影: 譚志榮

02 Jan 2018

18

「森林無邊也無牆,我的夢想就是建造沒有邊界的建築,即使沒有牆,但仍然成立的建築。」

藤本壯介,日本新生代建築師中最響亮的名字,自然系建築的領軍人馬,在國際舞台上大放異彩。自小在森林中長大,他的作品也處處可見森林的影子。他認為,壁壘分明的公共和私密之分,不再適用於當代人的生活;既然無此分野,自然也不必再築起另一堵牆。

建築思想 源於自然

現年四十六歲的藤本壯介,是當前最炙手可熱的建築明星之一。時常游走於世界各地,私底下的他與一般網民無異,喜歡玩Instagram,隨手拍下的照片取材眾多,彷彿什麼都感興趣,「好奇心就是我的推動力」。作為今年設計營商周的閉幕演講嘉賓,藤本壯介匆匆趕來香港分享,在芸芸演講者中,他似乎是最精神奕奕的一位,神態輕鬆,語調隨和,總是流露出淡淡的笑容。在他身上,還能依稀看到當年那個在林中自由玩耍的男孩影子,純粹而快樂。

要了解藤本壯介的建築思想,不得不從他的童年說起。他在天然資源富饒的北海道長大,從小就在樹林中嬉戲玩樂,早已習慣被自然包圍。離開熟悉的環境到東京讀大學,他卻沒有如想像中難以適應,反而在這片石屎森林中找到奇異而實在的親切感。

「置身於寬闊開揚的森林空間中,人們被細小而密集的葉子、枝幹和樹木包圍,令人感到被保護,帶來安全感。東京的景色驟眼看來完全相反,卻出乎意料地相似,滿街盡是單車、電線等瑣碎物件,穿梭其中就如在茂密的林間行走。」森林具有極高的多樣性、豐富性、複雜性,且有着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場所,全都有機地連結在一起。

06

城市和森林差天共地,藤本壯介雙眼卻總能看到兩者的共通點。(圖片©IWAN BAAN)

與北海道渾然天成的美景不同,東京細小的綠意則是有着「人類的尺度」,例如人工種植的花朵,花園的小玄關等,同樣討他喜歡;也正因為城市綠化空間有限,使他對其存在更加敏感,而不像在北海道時,只會隱約地反應自然的動靜。「當我設計建築時,我會把它和自然連繫;當我看見自然之美,我又會聯想到建築或其他人造事物。自然和人工是平等的,我們可以把兩者融合、交換,從而創造更怡人的居住環境。」

1994年從東京大學畢業之後,他不欲受任何前輩的影響,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求職於一流建築事務所,選擇沉寂數載,獨自思索,至2000年才成立自己的建築事務所。同年他以個人名義取得青森縣立美術館設計競賽的第二名,僅以些微差距輸給著名建築師青木淳,並得到伊東豊雄等評審的肯定,從此一舉成名。

「我不知道我的詮釋方式,是否算是日本人的,也許是不知不覺間流露出來,但總之不是刻意而為。」他早就決意脫離建築學院的制式框架,也不受傳統文化之束縛,始終抱着開放之心。藤本壯介總是有意無意地打破物理界限,國族界限亦然。

城市裏的生態系統

藤本壯介的設計,就是用人工手段與方法,把自然的多樣性、複雜性製造出來,做出如生態系統般的建築物,不論是小型住宅或大型公共建築。「就如森林裏生長的各種樹木、一片片的樹葉、更生共存的昆蟲一樣,這些東西雖然非常和緩,卻又保有一種緊密的關係。」

東京住宿項目House NA的戶主是一對年輕夫婦,藤本壯介在極其細小的面積內,用多個透明方格堆疊成立體空間作其生活居所,房子內部由廿一片錯落有致的地板組成,好比樹的枝幹一樣,劃分空間之餘,亦兼作梯級、窗戶、書架椅桌、櫃子等,使家具成為建築空間的一部分。「雖然是超級人為的幾何線條和結構,但仍能使人猶如置身林中,像猴子或小鳥那樣穿梭自如,總能找到合意的地方。」

16
House NA 無疑是一場大膽的建築實驗,顛覆人們對家居空間的認知和想像。(圖片©IWAN BAAN)

如果說House NA是以樹屋的形態存在,那麼藤本壯介設計的倫敦蛇形藝廊夏季展館(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則是一片令人驚豔的雲彩。

17
藤本壯介設計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圖片©IWAN BAAN)

2013年,身為歷年夏季戶外展館中最年輕的設計者,他在肯辛頓花園的草地上,利用幼細的白色鋼管,組成巨大而密集的格子陣,明明是生硬的方格,交織起來,卻變成柔和的輪廓,有如雲朵般在花園中成形、蔓延;部分方格中鋪上了透明玻璃,即化身為平台、梯級和桌椅,任由人們或拾級而上,或隨意攀爬,感受從隙縫中灑下的陽光或雨水,彷彿漂浮在雲端。藤本壯介打破了牆的概念,牆和邊界變得模糊不清,人與自然的界線不再分明,衝擊人們對空間的想像和使用方式。

07
彷彿漫步在雲端,感受被自然包圍之趣。(圖片©IWAN BAAN)

牆和邊界的運用,藤本壯介在日本千葉縣市原市的公廁設計方案中,又交出另一戲劇性的答卷。Toilet in Nature是為推廣旅遊而設的公廁項目,他先蓋了一座種滿各式花草的花園,然後在中間放置了一個透明的玻璃方格,是為廁所之所在,讓用家在如廁時,來一場與自然對話。玻璃牆身保護用家不受風吹雨打,庭園外兩呎高的圍牆,則防止被窺看。透明公廁果真吸引了眾多遊客專程前來看個究竟,當然來自拍的人多,如廁的人少,真正有「需要」的人,卻因排長龍而解不了燃眉之急,當地政府唯有在圍牆外放置流動廁所。

14
穿過圍牆,沿着小徑,才來到Toilet in Nature,好一種親近自然的如廁體驗。(圖片©IWAN BAAN)

「可能是史上首個為公廁而設的公廁。」藤本壯介自嘲之餘,亦不忘重申:「即使是一個如此瑣碎的項目,我們也能反思建築的核心問題。」他形容自己以嚴肅的態度對待這一有趣的設計實驗,「公廁既公共,又私人,如何開放,如何封閉,本來就是對建築最基本的詰問。」簡單的公廁項目,交到藤本壯介手中,他也可以借題發揮,喚起對人、自然、建築三者關係的反思。

夢中的森林

除了東京外,藤本壯介在巴黎也設有建築事務所,近年在多個國際比賽中勝出,森林意象依然貫穿其作品之中。

2014年,他憑着《L’Arbre Blanc》(the White Tree)贏得法國南部Montpellier綜合大樓設計比賽。「在這座地中海氣候的城市,即使在冬天,也可以在外面吃飯。受到這種氣候和生活方式的啟發,我設計數百個大型露台,和大樓弧形結合,從大樓延伸而出。」

11
樓高十七層的L’Arbre Blanc大樓拔地而起,長成參天大樹,是充滿生機的建築物。(圖片©SFA+NLA+OXO+RSI)

刻意伸長的露台,就像恣意生長的枝葉,為每個單位爭取自然光。雖然露台是一種非常傳統而常見的建築結構,但藤本壯介認為,只要因應當地的氣候,仍然可發展出嶄新的當代建築模式,賦予露台新生命。

《千樹》(Mille Arbres)亦於去年勇奪法國「重塑巴黎」(Réinventer Paris)大賽的第一名。顧名思義,這個大型綜合項目將會種上一千棵樹。「對我來說這就像在夢中一樣,在森林的中心有一個漂浮的森林。」Mille Arbres呈倒三角狀,住宅、辦公室、酒店和幼兒園等設施都被大自然包圍,地面則是免費開放的城市公園,為巴黎的天際線添上一抹亮麗的綠。

09
Mille Arbres本身就是一個龐大且多元的生態系統,同時容納千棵大樹和各種各樣的人類活動,集自然和都市於一身。(圖片©SFA+NLA+OXO+RSI)

「未來是有趣的,我們可以想像,可以做得更好。」

經歷過寂寂無名的日子,帶領他走低谷的,是對未來的樂觀之心,「我從來沒有任何具體目標,我不會這樣定目標,未來總是有各種機遇。」藤本壯介悠然地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ROFILE

藤本壯介(Sou Fujimoto),1971年生於日本北海道,畢業於東京大學工學部建築學系,2000年成立個人建築事務所。自2005年起連奪三年Architecture Record Award,2008年獲日本JIA建築大賞, 2009年獲《Wallpaper》雜誌設計獎,2012年參與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日本館,協助該館贏得「金獅獎最佳參展國家」。主要著作包括《最初的未來建築》、《建築誕生的時候》、《藤本壯介讀本》等。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