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政府建築翻新變酒店 窺探美利大廈的幾何美學  - 明周文化

舊政府建築翻新變酒店 窺探美利大廈的幾何美學 

撰文: 梁嘉麗     攝影: 梁俊棋(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4 Jan 2018

紅棉路上,已很少看見紅棉樹,參天的不再是巨木,而是一幢又一幢新建的高樓,把天際線愈畫愈高。四十年前,最高的建築物,就是美利大廈,政府不少決策局和部門的總部都曾設在這兒,直至五年前,周邊的建築物早已建得比美利大廈高,政府部門亦逐漸撤離,完成了其歷史任務,人去樓空。經過四十五個月的翻新,美利大廈搖身一變,成為了五星級酒店The Murray,從前只有公務員才能進入和使用的大樓,現在卻能讓我們一探內裏究竟,欣賞美利大廈的設計細節。

k180105shirley-130jpg

曾是政府大本營的美利大廈,經活化後成為了新酒店,獨特的幾何設計和門前的古樹得以保留。

k180105shirley-139jpg

建築物底層的拱門足有三層樓高,原本是舊停車場的行車道,地庫更是雜物房,現已改建成酒店大堂。

從中環港鐵站一直往山上走,拐過中銀大廈,很快便看見白色的美利大廈,遠看如小格子般的窗戶,工整密集的排列着,再走近一點,就能看見建築物底部的拱門,到達酒店的入口,映入眼簾的,是一棵巨型的木棉樹,然後穿過拱門,就是以白色大理石為主調的酒店大堂。

俯瞰政府山

那棵木棉樹,已有百年歷史,見證着上世紀美利大廈的落成和今天的重建,未入酒店,已能在古樹的婆娑樹影下,感受中環的歷史氣息。常說保育不應只是保留個別建築物,周邊的草木、社區建接性,都應同時被考慮。由政府大廈變成酒店,大可以大刀闊斧,然而負責建築修復和活化的設計事務所Foster+Partners合夥人Colin Ward卻選擇保留原本的正方形窗戶和底部的一排拱門,令外觀看起來跟舊美利大廈一樣,更有親密感。

k180105shirley-166jpg

從酒店的拱門往外望,可見政府山的建築物和聖約翰座堂。

坐在酒店房間內,偌大的正方形嵌入式窗戶,能遠眺滙豐總行大廈,還有聖約翰座堂、古蹟前法國外方傳道會大樓等政府山建築物,新舊建築交錯,殖民地歷史活現於眼前,兩扇窗戶並排着,就如兩張風景畫。在同一個空間中,跟從前的公務員,看着同一個風景,窗戶卻更大,Colin說大廈的結構上沒有太多變動,其中就是向政府申請把窗戶加大,因為從前的辦公室窗戶下邊是放置文件櫃的,當然會較小,開大了,景觀更開揚,柔和的自然光能照進房間內。

窗戶視覺遊戲

窗最特別之處,要到大廈外才能看得到,如果站在紅棉路較上位置,不會見到任何玻璃窗,只見窗的正方形陰影,呈現上世紀簡約的幾何圖形的設計特色,看似立體,又似是平面繪畫的黑白色正方格子。一直走下紅棉路,從坡下往上望去,這個角度就能看見房間的玻璃窗戶,窗子更是與外牆呈45度角,這種視覺遊戲,比新式的玻璃幕牆更有趣耐看。但不要以為這些窗戶只是玩弄視覺技巧,這個設計可是相當實用的,因為是45度角,陽光不會直照入室內,辦公室就不會過熱,減低冷氣消耗,於1994年更獲得建築物能源效益獎。

k180105shirley-014jpg

酒店房內兩扇並排的大窗,景觀非常開揚。

「酒店前後都有房間,前邊對着城市景觀,另一邊卻是香港公園、動植物公園,就如一個都市綠洲,城市與綠洲,由酒店連結起來。」Colin說。港島半山較少這種360度景觀的酒店,而房間內的設計,也是非常簡約,沒有多餘的裝飾品,以黑、白和淺金色作主調,家具用上灰色和白色配搭,除了客廳,還有一個細小的書房間,書桌面對大窗,或者會被窗外景緻吸引而忘掉工作呢。

k180105shirley-051jpg

從房內可俯瞰中環的新舊建築。

一般大廈或酒店都是四面設計,天台大都是用作放置冷氣設施,近年或有改變,安裝太陽能板或種一些綠色植物,The Murray董事總經理Duncan Palmer解釋,酒店把天台變成市區中的中層空間(fifth elevation),「在設計上,我們善用了天台的空間,建了玻璃屋餐廳,從周邊的大廈可以俯瞰玻璃屋,這十數年之間,世界各地都有這種roof top bar的酒店設計,只是香港較少。」

復修建築物往往比新建一幢建築困難,因為要保留建築物的設計和獨特性,不能改動太多,但又要迎合新的用途,美利大廈最標誌性的設計,莫過於是底部的一排半圓拱門,從羅馬時代開始,拱門設計已跟宏偉掛鈎,例如羅馬鬥獸場、法國凱旋門。

開放公眾 四通八達

美利大廈的拱門有三層樓高,從前是停車場和車道,地面一層只是雜物房,Colin和團隊再次打開這三層,由無人之境,變成酒店的大堂和入口,傾斜的車道與拱門構成漂亮的線條,而車道的底部,就是大堂的天花,所以從地面進入,就會看見向右斜上的大堂頂部,「這是其中一個難處,我們希望保留獨特的拱門和車道,以前這三層只供車輛駛入,現在重新open up這些被封閉的空間,都是很有挑戰性的,車道邊還用金色框着,從遠處看來,The Murray就如被一條金色的絲帶環抱着。」Colin說。

k180105shirley-185jpg

酒店大堂天花是傾斜的設計,因為上層就是進入停車場的舊車道。

在修復的資料搜集過程中,團隊與當年的英國現代主義建築師Ron Phillips緊密的聯繫,他已是一個九十歲老人了,卻依然活力十足,Colin徵詢他改大窗戶的意見時,他表示絕對無問題,而且還會跟他談當年為何會有這樣的設計,Colin表示希望盡量尊重原本的設計概念,Ron於1月時更親身來港參與揭匾儀式,住了幾晚,說很高興見到建築物被賦予新生命。

2567design-42

舊美利大廈由英國建築師Ron Phillips操刀,圖為他的手稿。

由政府大樓變成私營酒店,會否拒平民於千里外?畢竟不是每個香港人都能負擔幾千元的房價,難道要用錢才能欣賞活化了的舊建築?甚至連進入大堂都被警衞攔截?Duncan坦言酒店四通八達,「你可以從不同的通道進出動植物公園和紅棉路,任何人都可以到花園來欣賞放置在戶外的藝術品,他們可以不需經過酒店大堂就進入酒店內的餐廳。酒店是開放給公眾的,人們可隨時來閒逛,可達性非常高。」

k180105shirley-121jpg

(左起)Foster+Partners合夥人Colin Ward及The Murray董事總經理Duncan Palmer說活化後的美利大廈盡量保留原有的設計概念,而且酒店四通八達,能連接中環的城市肌理。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