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式山系設計】從自家製到廠房量產 野外狂迷的炊具營幕  - 明周文化

【港式山系設計】從自家製到廠房量產 野外狂迷的炊具營幕 

撰文: 梁嘉麗     攝影: 譚志榮、劉玉梅、梁俊棋、李浩賢、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1 Feb 2018

上山露營,煮食工具和營幕都是必須品,原來這些也有香港設計和製造?幾件金屬片就能砌成野炊爐,方便又易帶;為了適合南方天氣而特別設計的港式營幕,跟國內品牌合作量產。在山上,也能體現香港設計。

燒柴作為一種療癒

說到燒烤炭,家寶侃侃而談,為了找尋炭,他遠赴日本愛知縣,尋找做炭的職人,只希望認識備長炭和菊花炭的製作方法,「真正接觸做炭的職人,了解不同炭的功能和用處,能引證我的想法。」他說的想法,就是野炊爐具的設計,對炭和野外爐具的執着和追求,他應該是全香港絕無僅有的一人。

開始設計和手造燒烤爐具,原因跟Herman二人同樣,純粹因為找不到自己喜歡的爐,家寶拿出幾塊鐵片,相互穿插,小爐就出現了,除了燒炭,還能燒柴,「我和朋友露營,會用柴火燒水,即使沒有帶炭上山,在山上撿柴枝也能燒烤。」

k180126shirley-052

他設計出來的野炊爐簡單亦容易組裝,放炭的層隔跟肉距離近,但只要用菊花炭就能近距離燒烤。

那天家寶帶了菊花炭,用一分鐘加熱了後,放入燒烤爐,然後徐徐地拿出預備好的雞塊,穿好竹籤,放在爐上,不消五分鐘,雞塊顏色已開始轉深,「這款爐具適合串燒,菊花炭是可以很近距離燒的,炭灰不會弄到食物上,一邊跟朋友聊天,一邊燒,很享受。」

剪出來的野坎爐

但最令他享受的,並不是吃燒肉,而是燒烤的過程,他設計烤爐,不為食,只為聆聽柴枝被燒時,那些「噼啪」聲,「望着火光,聽着燒柴聲,我覺得很療癒。」家寶曾經患上焦慮症,試過聽音樂、做運動,但都不能令精神放鬆,唯有聽燒柴聲,才能令他稍微感到安寧。

101幾塊鈦片就能砌出燒烤爐具

設計有大小不同的款式,鐵片卻全由他自己在家「剪」出來,「買了一把可剪金屬的剪刀,所以不能整太大的。」設計和生產都是家庭作業,但跟他買爐具的人也有不少,所以他創辦了「野炊士多」,除賣物,還不時教人燒烤技巧,但他本身並非設計師,所以完全是從用家的角度設計和製作,設計素人,有時甚至比專業的設計師更能設計出令人驚嘆的作品。

k180126shirley-032
 以為家寶是因為愛吃才會動手自己製作野炊爐,怎料他卻是因為喜愛靜聽燒柴的聲音。

野炊士多
Facebook/野炊士多 outdoor cooking store

自縫輕便背包

本身是平面設計師的Tara,也是因為喜愛露營,才會開始設計和製作適合野外用的輕便袋子和背包,設計背包時,他用了超級輕量的物料,而且還設計了一套繩子的系統,可以讓細小的袋子扣在大背包上,有不同配搭,方便露營和遠足時使用。愛上露營的人,對郊野的迷戀,是欲罷不能,而對於露營的器材,更是到達幾近偏執的程度,桌椅要自己手造,爐具要自己研發。Tara當然也不例外,除了袋子,甚至連營幕都要親自設計和製作,「蹲在家裏客廳裁布料,然後自己縫,但需要的技術要求很高,自己玩還可以,要做來賣就較難了。」

 don180125shirley-26
 親自設計露營營幕和天幕,Tara特別加強物料的防風和防水能力。

港式營幕 透風防水

中堅露營界的圈子不算大,跟大夥兒露營時竟認識了國內的營幕生產商,剛好對方想發展另一條輕量露營副線,二人便一拍即合,Tara做設計,對方就量產。國內設計的營幕一般較重和大,Tara便設計了能用行山杖甚至樹枝架起的天幕,不要少看一對支架,對於揹着這麼多用具上山的露營友來說,帶愈少東西愈好,天幕用尼龍料再加上雙層矽膠塗層,非常防水。而二人營幕只是兩公斤,除了兩條主骨幹,幕的上部再加了一條短的骨,可以增加內部的空間感,而且還能掛吊燈或衣物。

「設計營幕比袋子更考功夫,是一種專業,結構上困難得多,因為支架和布料的運用和結構,要講究力學。」營幕是露營的必需品,而且設計早已在歐美、日本等地發展得很成熟,但Tara的「香港設計」卻又稍微的有所不同,「外國甚至國內的營幕用料較厚和重身,因為要禦寒,可以在高山、雪山使用,但對我們來說是不需要的,南方很熱又潮濕,所以我設計的營幕有更好的通風性能,防水亦會強一點。金字塔形狀的營日本也設計了很多,我就多加一支骨在幕上方,擴大空間。最重要就是輕、薄、防水。」

don180125shirley-6

Tara設計的營幕注重防水和重量,比較適用於南方的天氣,跟一般國內的大牌子不同。

TARAPOKY

www.tarapoky.com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