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ding Dialogue】香港摺疊設計的可能 - 明周文化

【Folding Dialogue】香港摺疊設計的可能

撰文: 匡翹     攝影: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0 May 2018

_dsc2120-2

摺疊作為設計元素,到底可以怎樣發展出令人驚奇甚至是環保的作品?(攝:易榮進)

「你不要看那椅子好像不太牢固,其實坐上去你就感受到它結實的結構。」香港理工大學物料資源中心主任曾慧敏這樣說。她說的是香港設計師唐宇行的椅子作品──伏椅。這椅子從中國摺紙技術引申出來,隨時可以摺疊以節省空間,但當它展開後,卻呈現出難以想像的牢固,「設計師當然需要考慮物料的使用,但在設計的過程中,他們許多時候考慮的是設計的結構。」

m180417-hong-kiu-236_

香港設計師唐宇行的作品伏椅

摺可以有不同的結構,甚至可以不使用任何關節就完全摺疊。即使是如紙般輕薄的素材,只要配合合適的摺法,都能摺出穩固的結構。而事實上,產品設計師往往會大量使用紙張來進行模擬測試產品的可行性。然而,如果將摺紙這門技藝過渡到設計之上,又會產生怎樣的效果呢?

「我們想到的其實是結構,」共同設計出一盞摺疊型酒吧燈的袁鎮洋及鍾耀朗說。他們利用到的是日本摺紙藝術Origami的吉村式摺法,這種摺法的特性,就是有其伸縮性,只需要一張紙,或任何扁平的素材,都可以摺成類似彈弓的可伸縮形態。「這讓我們想到一個『啊哈』的時刻,」袁鎮洋說,「那就是在酒吧吧枱那小小的枱燈,顧客可能不會預期這六角形的小東西是什麼,然後你把它按開,就成為了一盞燈。」

重量累積

m180417-hong-kiu-047_

Nebula酒吧燈一按就能張開摺合的結構

但當你完全使用摺來完成設計,即使是運用了不同的摺疊技術,產品的大小及素材都會影響產品的可行性。「我們一開始打算使用和紙作這設計的,也嘗試了許多不同的和紙,但最終都是使用了塑膠作為材料。因為這種摺疊的方式,涉及要把燈柱轉動開合,如果材料不夠硬度,其實是很容易損耗的。」同時,也由於這摺法會令重量都聚在柱的下方,故也需要在柱的下方以較強的彈弓加強彈力。

「這就是結構的重點了,」曾慧敏說,「許多時候,當我們用摺為概念去設計產品時,也牽涉怎樣處理重量。」不只是產品本身的重量,還有產品可能的負重,而要達到這效果,除了素材,就是摺法,重點在於設計的受力點。「一般來說,設計要呈現一個三角形的受力位,」如我們熟悉的摺椅,其結構就是有了兩個三角形在底部,「而那個三角形愈大,基本上就是愈牢固。」

設計出多用途野餐地墊的周恩霖就在設計的過程中體驗到三角結構的影響。當她起初設計這可變形為野餐小枱的地墊時,還沒有加入索帶以加大摺疊時的可承重量,結果讓產品結構不穩,「不斷也有考慮使用不同的摺法,可以讓產品可以同時滿足野餐墊及小枱兩種用途。」最後,利用索帶去固定摺好形狀的設計就被採用了。

「其實摺甚至可以發展成一種藝術手法,」曾慧敏說,「而在藝術中發展出來的手法,又可以應用在產品設計之中。重點也是,到底設計師有多了解摺的可能性呢?那是在通過大量的手作,通過不同物料的摺疊經驗,才能將這些手法應用在設計之中。」

m180417-hong-kiu-069_

周恩霖設計的一人多用途野餐墊,摺起後正面可以當小枱作用,反轉則可擺放飲品。

物料特性

取用不同的物料,除了物料的可摺性外,還涉及了物料在工業中被生產的一些限制。「在製造這張辦公室長枱時,我們考慮過使用單塊的鋁片製造,但巿面上最大塊的鋁片現貨,也未夠大去製作這張長枱,於是我們就只好用兩塊鋁片去處理。」Crevice Design的陳啓恩(Raymond Chan)這樣說。

_dsc2403-5

Dotted :ine利用鋁材摺疊出來,設計上可以使用一塊鋁材就能製作,盡量減少鋁材的浪費。(攝:易榮進)

身為室內設計師的他,因為工作上經常遇到大量材料的浪費,加上在室內設計上經常遇到需要節省空間的問題,於是他想到製造出以較環保方式製作的摺疊設計。「在室內設計項目中,舊的裝修你要清走,同時新的物料訂貨時,你也總要多訂作保險,變相設計師都是製造浪費的一分子。」

那麼設計師可以怎樣做呢?使用現有物料的摺疊設計會是其中一個方式,他與員工黎俊亨等人一同設計的辦公室長枱Dotted line就是這種實驗的產物。「我們試用過生鐵等不同的物料,也試過不同的設計,最後選用了使用一塊平面鋁板的設計。這樣的話,我浪費的材料,只是鋁板上細小的開孔位及邊沿收邊。利用摺疊的力學,就能做到穩固而又不浪費。」

鋁材可以如何摺疊?Raymond採用的方法是在摺口位加上一排小孔,就如在摺紙上那示意的虛線般。「我們會先用機械幫忙,將鋁材彎曲到大概的角度,然後就用人手調整。」那排小孔,還可以用來作為皮革飾面的穿線位置,「設計就是要找到這樣的合理性,讓用家覺得理所當然,而又是美的。」

dsc_7514

基於松木的特性,Crevice Design特製了金屬連接位,讓松木不會因摺疊及重量而變形。(攝:易榮進)

素材的性質會影響設計的細節,那不能一概而論,即使同樣是木材,做法也可以大大不同,「例如,我們就曾經用被廢棄的松木作一個摺合的展示台。松木的顏色讓人感到舒服,但它的特色之一是比較軟身,如果設計時讓松木直接受力,它有可能承受不了甚至裂開。我們選擇的方法,是在摺口位加上特製的金屬關節,除了可以幫助固定結構,也將負擔轉到關節上。」

摺疊的設計,不代表要生產大量不同的部件去配合,許多時候,利用到現有的素材,只要發揮想像力,也能製作出耐用的設計,「有時我們都會拾回一些所謂的廢物來進行設計,在這個城巿之中,尤其在工業用的世界,許多材料都被浪費掉,如何可以利用它們,將它們放回人的生活之中呢?這是設計師可以為社會做到的事。」Raymond認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