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咖啡源 - 明周文化

于逸堯專欄:咖啡源

撰文: 于逸堯

02 Apr 2018

yu

Nespresso當季限量版咖啡粉囊,以咖啡發源地為主題。這是其中一款ARABICA ETHIOPIA HARRAR

跟咖啡師馬克先生邂逅,是我這個啡齡甚淺的咖啡素人的幸運。活了49年,喝咖啡的日子卻絕對不足十載。原因是小時候雖聞咖啡香,但年紀尚小沒膽入口。家長也沒特別鼓勵嚐味;我父母非常開放,很小便給我在家喝中國白酒和黑啤之類,只是咖啡卻又沒有特別推薦。直到大學時期,同學「上癮」者眾,人喝我喝之時,赫然發現自己有不良反應,每次喝後未幾即口乾鼻燥,及後頭痛伴隨而來,症狀跟感冒發燒相似,只是體溫當然沒有升高,而我也不過是咖啡因過敏,而不是真的病倒了。

直到差不多十年前,公司買了一部用方便粉囊的自動咖啡機,那品牌是當時得令的新產品,用了新技術來方便任何沒有沖泡知識的人,都可以一按即成專業水平的意式濃縮咖啡。同事們樂比不疲,早一泡午一泡,空氣中誘人的香氣,終教我把心一橫,逕自按一杯出來。頭痛就頭痛吧,阻不了我躍躍欲試的心情。

那一試,擴闊了我從此以後的飲料選項。雖然喝完還是有點頭痛,但程度遠不及少年時代;接下來再喝幾天,基本上已沒不良反應,從此順理成章變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從那時起,一切espresso、macchiato、americano、latte、cafe au lait、cappuccino、long black、flat white、hand drip、cold drip、single plantation等等,對我來說都是新事物。

認識新事物,我還是相信應由古老的根源開始。咖啡的來歷其實不明,只知在埃塞俄比亞被發現,在也門發揚光大。普遍傳聞都說,千多年前一位埃塞俄比亞牧羊人,瞥見羊隻吃了一種野果後分外醒目,拿了這些紅彤的漿果去給僧人。怎料僧侶視之為邪物,丟入火堆中毀滅,果籽在火焰中烤烘,釋出惹人香氣,僧侶好奇拿來泡水,便成了世界上的第一杯咖啡了。

以上故事沒有歷史根據,但十五世紀中葉,也門的伊斯蘭蘇菲派密契主義僧侶,運用從埃塞俄比亞移殖過去的咖啡,作為進行宗教儀式時輔助精神集中力的飲料,卻是有文字記載的真事。也因如此,明知咖啡是非洲的原產品,但「亞拉伯咖啡Arabica Coffee」才是這個古老品種的普及叫法。不過咖啡與宗教的原始關係,絕大多數現代人都懵然不知。假若極端反伊斯蘭的朋友讀了這些史料,之後喝咖啡時可會因而萌生厭惡感呢?我和咖啡師馬克,談起此等歷史原委,只有嘖嘖稱奇,也為之後泡出來的一杯ARABICA ETHIOPIA HARRAR增添不少話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