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偉民專欄:我變心了 - 明周文化

劉偉民專欄:我變心了

撰文: 劉偉民

09 Jan 2018

101

對不起!我變心了。也不能說全是我的錯,這些年來,妳又知道自己改變了幾多嗎?

從前的妳,有着各種各樣的甜,我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我想要的感覺,尤其每次特別悉心打扮,我都發現更漂亮更可愛的妳。妳說打扮需要付出代價,我沒有異議,花多一點,我的嘴角反而會向上翹多一點。不過,近年妳有點走火入魔,沒有理會我的感受,妳再不是我熟悉的妳。

我明白到注重健康是世界潮流,少吃點糖對身體較好,但沒有殘糖的香檳,看起來可能清純標緻,但只要一接觸,便會發現她是沒有靈魂的美女。我與Salon香檳莊的主席Didier Depond談到這個問題,從他的眼神,知道之前沒有任何酒評人跟他提出,即使有,也是相反的意見。我看了很多酒評文章,尤其是英國的,都在唾棄香檳的甜度,認為釀酒師加糖是為了掩蓋酒的瑕疵,Zero Dosage最赤裸,才可喝到最純粹的香檳。

為了取得更高分數,可以提升香檳的身價,香檳莊爭先恐後推出Zero Dosage產品,本來的產品,也在不斷降低Dosage。我沒有懷疑這個理論,問題是,我們要好喝的酒,還是純粹的香檳?

Didier Depond打開最新上市的Salon 2006與我分享,說道:「在香檳加一點糖,就像少女塗一點化妝品,看起來會更漂亮。」Salon不會比任何香檳便宜,鐵粉遍佈世界各地,但堅持必定加糖,從來沒有考慮過順應潮流推出Zero Dosage香檳。

Salon香檳的純粹,是只採用Le Mesnil-sur-Oger最優質的Chardonnay葡萄,只生產一款酒,只在真正豐收年才會面世,由第一瓶的1921至今,只推出過三十六個年份。每一個年份的Salon,都要經過十年或以上的陳釀,直至開始進入成熟適飲期才會送到消費者的手裏。每次品嘗新年份香檳,幾乎是一種儀式。這才是香檳令我死心塌地的原因。

近年香檳銷情下滑,不少香檳莊為保業績,不理想的收成也硬推年份香檳,又大幅減價促銷,卻不知道市場被Prosecco瓜分不單由於價格差別,更重要是Prosecco備有更多的甜度選擇。第一口酸清新醒目,但要整晚酸酸酸並非人人受落。由乾掉幾瓶變成淺嘗一杯,銷量不跌才怪。喝酒追求的是平衡,你又會要求波爾多純粹採用Cabernet Sauvignon釀酒嗎?

妳不變,我也不會變。這是一個承諾。

(每月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