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暉專欄:碧蟬花染成的夜色 - 明周文化

孟暉專欄:碧蟬花染成的夜色

撰文: 孟暉

25 Jul 2018

碧蟬花又名「竹青」(網絡圖片)

我對潮流總是遲鈍的,剛剛後知後覺地知道,如今流行以蝶豆花製作夢幻色彩的飲料。在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那麼,為什麼沒有人想到開發「碧蟬花」呢?

碧蟬花是本土花草,它俗名很多,如鴨蹠草、淡竹葉等,陰曆四五月開花,花朵只有兩片大瓣,左右舒綻,其姿態很像是正展翅空中翩飛,而且呈鮮豔的藍色,於是也被賦予了碧蟬花、翠蝴蝶、翠娥眉、碧鳳花諸般優美的稱呼。這種藍花揉出花汁,就是最好的藍顏料,推測起來,在靛青的種植與提煉技術普及之前,碧蟬花曾經是一種地位重要的染色原料,著名僑鄉──青田的地名就是因它而來。南朝(西元420-589年)時,宋朝人鄭輯之編著的《永嘉郡記》「竹青」一條記道:「青田縣有草,葉似竹,可染碧,名為竹青。此地所豐,故名青田。」西元五世紀以及更早的時代,青田這個地方以盛產碧蟬花(當時名為「竹青」)著稱,似乎當地人把這種花加以人工種植,形成了規模巨大的碧蟬花田,縣境內,開滿藍花的田野成為代表性的景象,於是「青田」便成為最具有概括力的命名了。

及至明清時代,巧匠採用傳統製作綿胭脂的辦法,把薄薄的絲綿片反復浸染花汁,讓綿片充分吸收藍色花液,然後烘乾,這樣,綿片就成了青色顏料的載體,呼作「碧蟬藍胭脂」。到使用時,將綿片泡在清水內,清水隨即變為藍液,也就成了方便好用的青彩,用為繪畫顏料,還用於給羊皮燈描繪圖案花紋。

不僅如此,杭州人還拿碧蟬花汁與紅花汁相配,調出一種叫做「夜色」的夢幻顏色,其方法是將白絲綿反復浸在紅花液內,染上濃重的紅色,然後再用碧蟬藍胭脂液去浸洇已然染紅的絲綿,烘乾後即為「夜色胭脂」。如此的綿片二度浸水,獲得色調獨特的彩液,被明人優美地名為「杭州夜色」。

碧蟬藍也好,杭州夜色也好,聽起來都是很美的顏色,為什麼就沒人想到把傳統加以重啟,用它們來製作夢幻飲料呢?蝶豆花的美妙之處在於,其浸泡出的液體為藍色,但一旦加入檸檬汁,便會當場變為紫色,如果檸檬汁的比例增加,還會變成紅色,如此的過程無疑十分迷人。然而,同樣的魔法,也應該一樣適用碧蟬花汁吧!

如今,碧蟬花作為野花野草,依然在山野中隨意生長着,其價值已經遭徹底遺忘,大家卻只知玩味外來的蝶豆花,簡直諷刺啊!另外,古人還曾用佛桑花浸在梅鹵內,為荔枝上色;也曾把牽牛花浸在黃梅鹵內然後再曬乾,以之染紅糖醃薑,由此說明,佛桑花、牽牛花都可以作為食用顏料。再如朱槿花、鳳仙花、紫茉莉花、紅色的秋海棠花以及繁露果都可以榨出紅色花汁,這些傳統經驗,也一樣無人關心。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