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諾專欄:泥漿星球上的日落 - 明周文化

阿諾專欄:泥漿星球上的日落

撰文: 阿諾

31 Jan 2018

泥漿星球掀起的泥漿風暴,從開始到結束,差不多持續了兩個小時。

面向着泰坦號太空船這邊的天空,一片灰黑色。當風暴停息,灰黑色的那一層薄霧消散,照射着泥漿星球的那顆恆星、鱔形生物們的太陽也已幾乎要繞到了星球的另一面,包裹着星球的大氣層反射出鮮豔的紫紅色,彎成拱形,彷彿神祇手上的戒指。

普里莫克斯站在泰坦號的舷窗旁,俯視着泥漿星球上的日落,感覺心醉神迷,渾然忘記自己正身處三萬二千公里的高空。

他想起另一場同樣予人驚豔之感的日落,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當時,即將從麻省理工畢業的普里莫克斯選擇了東南亞一帶,做為大學畢業旅行目的地。

行程第三站是緬甸,他和當時的女朋友在緬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東南部的阿馬拉布拉古城租了一條小船,讓船夫擺渡到烏本橋,看日落。

在橋一側,透過橋墩、橋樑、橋面睹太陽沉落,橋上行人頓化黑色剪影, 疑幻疑真,若動若止,人生種種,如夢幻泡影。

烏本橋是世界最長的柚木橋,橫跨東塔曼湖,全長1200餘米,建於1851年,緬甸最後一個王朝貢榜王朝時期。之後,英國人入侵緬甸,把緬甸變成了大英帝國其中一塊殖民地。

當落日完全沉入西境,在船尾擺渡的船夫突然問道:「你們家鄉沒有日落嗎,為什麼要花那麼多錢,越過半個地球來這裏看日落呢?」船夫的英語不太靈光,結結巴巴的,大意如此。「因為你們這裏的日落特別美啊!」普里莫克斯不假思索,笑着回答那名船夫的問題。

看完日落,返回酒店後,普里莫克斯一直在想着那名緬甸船夫問的問題,緬甸男人一生當中總要出家當一段時間的和尚,這名船夫的問題,會不會包含了某種佛教的教義呢?

普里莫克斯有點為自己過分簡單的答案感到些許的臉紅。

也許大城市的日落跟緬甸烏本橋的日落在本質上是一樣的,在美的層次而言,亦不相伯仲。太陽,緩緩落入高高聳起的鋼筋水泥叢中,不也是同樣美麗的事嗎?

「地球不是挺好的嗎,越過半個宇宙來我們這裏做什麼呢?」這樣的一句話突然在普里莫克斯的腦海裏蹦出來,他不禁為之一凜,從原來靠着舷窗的位置向後退了一小步。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