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微薇專欄:拗素 - 明周文化

陳微薇專欄:拗素

撰文: 陳微薇

26 Feb 2018

101

轉眼年初九,估計已經開工的上班族今年都有「年初五咁嘅樣」,出現放假後遺症。要收拾的除了心情,可能還有體型!過年團年飯開年飯春茗不停,還有各式煎糕油角糖果零食。新年伊始,不想囤積脂肪過「肥」年,是時候清清腸胃,微薇打算吃幾天清淡素菜,平衡一下這陣子的大魚大肉。跟僑居日本的朋友Josie說起,令她想到上月英國流行的「純素一月」(Veganuary)。

Josie半年前開始變成純素主義者,她說自己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起初是彈性素食,在家茹蛋奶素,出外還會吃點魚或雞肉;後來漸漸不再吃肉,最後更連雞蛋和奶也戒掉。問她如何戒得如此徹底,她說關鍵是隨心:告訴自己這不是清規戒律,沒有壓力、隨時可以走回頭路,這樣一來,她反而到目前為止,還未有吃肉的慾望。

純素一月的概念也是相對易入口,因為要一下子完全改變飲食習慣很難。以一個月小試牛刀,也特別挑選一年之始,因為歐美公民流行「新年計劃」,不少人會為新一年訂立目標並敦促自己實行。以健康、環保及保護動物作招徠,純素一月漸漸流行,英國同名慈善機構創辦人Jane Land指,去年有六萬人參加這個活動,今年數字跳至十六萬七千,她認為原因是名人效應及愈來愈多人關心食物道德。

根據英國純素生活雜誌的統計,當地2006年只有十五萬純素食者,到2016年,已大升至五十四萬多,增幅是350%;在美國,研究公司Global Data 的數字指,2014年,美國人口1%是純素者,但到2017年,數字大增至6%。驅動這股純素熱潮的是年輕人,英國的統計便指近一半人是十五到三十四歲。受訪的年輕人都認為社交媒體影響他們的選擇,有人更直言,純素在Instagram是極潮的生活風格。秘魯一個十六歲少年Jose,拍出多款夢幻純素甜品,吸引五十萬粉絲。

不過,雖然根據餐飲顧問公司Baum+

Whiteman’s估計,純素會是今年飲食潮流,但是同一時間,卻有不少人討厭純素食者。一個自小於瑞士Aargau長大的荷蘭人Nancy Holten一直高調捍衞動物權益,當地居民兩度反對她的入籍申請,認為她「十分擾人」,而且不尊重「本地傳統」,因為她反對當地為牛隻帶項鈴的風俗。幾經波折,最後當局終於在去年5月予她公民身份。

《社會心理及人性科學》期刊曾經有個研究,發現主流人的逆反心理,他們認為素食者自詡有光環,站在道德高地審判他們,因而先下手為強討厭這些小眾,甚至會以其他理由去將小眾從「高地」拉下來。在香港,有人喜歡以「齋口唔齋心」批評素食者吃仿肉的素,說什麼心中有肉和吃肉沒分別。這真是莫名其妙,若目的是不殺生,吃仿肉便已達成了。而現代人吃素還會為了環保,仿不仿肉根本無關宏旨。

但話說回來,不少素食者又真的自覺高人一等,尤其是不少純素人士更會以激烈手段去宣揚理念。在外國,時不時有純素者衝進有名的餐廳示威,展示血淋淋的圖片,甚至嚇得小朋友大哭。這些行為只會弄巧反拙,令一般人心生厭惡。其實大部分人都受軟唔受硬,與其跟人「拗素」,不如循循善誘,吸引大眾由彈性素食開始,積少成多救動物、救地球?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