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微薇專欄:沒有過去的城市 - 明周文化

陳微薇專欄:沒有過去的城市

撰文: 陳微薇

26 Apr 2018

老樹、石階梯、舊樓房……城市的生態和古蹟,記錄一個城市的生活面貌,滿載大眾的回憶,並一點點累積成歷史。早幾年中半山般咸道百年老樹被無情偷伐,微薇心痛了良久,緬懷老樹為自己擋過了多少烈日和風雨。

2015世界旅業競爭力報告,香港在非物質文化遺產和世界文化遺產的評分都是捧蛋,幸好靠着郊野公園,獲得全球第13位的排名。然而山頂的盧吉道,2013被著名的旅遊指南選為全球十大行山徑,但早年竟擬改建成酒店,民間發起簽名抗議;《國家地理》雜誌推介西貢,成為世界百大行山徑,卻同樣屢受發展威脅。

而就在月初,生態古蹟又再次遭政府無視。由薄扶林置富花園居民成立的「南區綠化地改劃關注組」,兩年前向城規會提出,將置富山谷(置富花園東面政府土地),由原屬「住宅(乙類)」地帶改劃為「生態古蹟公園」地帶。城規會不同意相關建議,是唯一「不支持」改劃申請的機關,漁護署和康文署雖分別「沒有強烈意見」和「沒有反對意見」,但表明不負責公園的落實、發展和管理。不落實不管理不發展,與「反對」有什麼分別?

反對原因甚是牽強,指申請人就生態古蹟公園的計劃,只提供有限資訊,而公園沒有相關政策支持,申請人亦沒有指出能負責建造公園的團體,因而不適合改劃。居民代表只是民間人士,自發成立小組向古物諮詢委員會申請評級,古諮會其後對包括山谷範圍內的牛奶公司牧場六十三項遺蹟評級,當中有三十三項獲得二級或三級,更收集到超過五千二百名公眾及多名學者支持。普通市民已經開了路,但政府不但沒有幫助,還處處刁難。讓山谷的生態和古蹟得以保存,不應是政府的責任嗎?香港的保育政策涉及環境局、發展局和民政事務局,三局責無旁貸,漁護署和康文署卻先「戴頭盔」,劃清界線。

難為古蹟辦的工作綱領這樣寫:「文物古蹟是我們文化身分的象徵,亦是我們集體回憶的重要組成部分,賦予我們文化上的延續和歸屬感。……保存這些不可再造的文化遺產,可承繼我們的文化瑰寶,並將之傳承給我們的下一代。」

關注小組在置富山谷內找到五十一棵古樹級的樹木,例如土沉香和廣東紫微等,密度高達每公頃有8.5棵,較九龍公園和香港公園高。谷中又發現不少受保護的涉危鳥類和動物,包括白腹海鵰和果子狸等。至於古蹟,寄生物學家Dr Patrick Manson創立港大西醫學院,亦是醫學界傳染病的權威,他在1886年成立的牛奶公司,在薄扶林一帶建設農場,提供新鮮又衞生的牛奶予小朋友及病患者。如此珍貴古蹟,若當局認為民間組織資料不全,更應接手延續及承擔。

只可惜古蹟條例由1976年至今,近乎原封不動。聯合國教科文組識早就將自然和文化遺產(heritage)視作同等,香港政府卻將郊野自然及城市古蹟兩者分開,郊野的古蹟,城市的古樹都得不到保護。荔枝窩在政策的漏洞下被劃出郊野公園的範圍,成為發展商的肥豬肉。沒有法定評級,多棟私人歷史建築,只看擁有者會否大發慈悲保留不拆。唐樓任人清拆,舊社區無法立足,小販、老店一一消亡,城市風貌消失無形。下周本欄會繼續討論香港各種古蹟「活化」。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