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微薇專欄:捧着世界盃的大白象 - 明周文化

陳微薇專欄:捧着世界盃的大白象

撰文: 陳微薇

05 Jul 2018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07-09-%e4%b8%8a%e5%8d%8811-22-26

2018年的夏天,人人臉上掛着黑眼圈出門,啤酒花生銷售額直線上升,平日對足球不太熟悉的女士都能琅琅上口球星的名字,香港以至整個地球的人類都在此時為同一項體育盛事而興奮雀躍,那就是四年一度的世界盃比賽。微薇是半桶水球迷,這陣子也湊熱鬧盯着電視。有時看得出神,思忖主辦國及國際足協要投放多少資源,才能成就此時此刻?而這一切的準備及建設,待世界盃閉幕過後,下場又會如何?

不論是世界盃或是奧運會,主辦國建設規模龐大的比賽場地及相關設施,往往招來詬病──大興土木破壞環境;大灑金錢建造體育聖殿,卻對本地社會問題視若無睹;設施在比賽後則淪為無所用的「大白象」,不但與社會環境脫節,龐大的保養開支更對本地政府造成沉重的財政負擔。畢竟,世界盃本來就是供主辦國耀武揚威的舞台,而各地球迷前往朝聖亦帶來可觀的旅遊收入,因而難以抗拒,以致每屆都見到多個國家爭相競逐。

以2014年巴西世界盃為例,當年政府傾盡金錢興建美侖美奐的足球體育館,不過同時街上有近五百萬的巴西人無家可歸,反映極嚴重的房屋及貧窮問題。諷刺的是,多個體育館其後因缺乏營運資金及需求不足而告廢。當中於1948年興建、位於里約熱內盧的Maracanã Stadium,雖然多年來能在數次國際比賽派上用場,但是待2016年奧運會之後便因缺乏資金而淪為草地乾旱、日久失收的荒地。

面對舉辦世界盃對當地的社會、環境及經濟影響,國際足協與今年主辦國俄羅斯共同制定2018年世界盃的可持續計劃書(Sustainability Strategy of the 2018 FIFA World Cup™),確保整個建設從興建、比賽過程以至賽後都能保障員工的權益、符合本地需要及減低對環境的損害。

當然,預期能否成為現實仍然有待觀察。今屆俄羅斯共蓋了十一個巨型體育館,多個本地政府早已表明未來的場館需求不足,根本不能支付每年總共20億俄羅斯盧布(相等2.47億港元)的維修開支,故此促請中央政府負責全國的賽後用途規劃。據當地顧問公司指,相比倫敦奧運會於興建前已全面通透地計劃賽後用途,恐怕現時俄府只能後知後覺地「活化」設施。

不論是否為時已晚,肯花工夫補救總比什麼都沒做為好。廢了武功的體育場館,在過去數十年間在各個國家比比皆是,不少人也傾盡心思讓它們物盡其用,避免造成土地浪費之餘,也藉此解決社會問題。有法國建築師提議將一些廢棄場館改裝成「足球之家」(Casa Futebol),在場館內嵌置形似貨櫃、有窗戶的低成本住屋單位,並在場館內興建診所、社區空間及店舖等設施,讓體育館變身成小社區。這些用以解決住屋議題的建築構思看似妙想天開,不過美國如印第安納波利斯(Bush Stadium)等城市其實早已付諸實行。

世界盃是一項國際美事,但也必須正視其環境影響,每一屆再做好一點,才能成就真正可持續的國際足球文化。2022年世界盃主辦國卡達揚言會建造全球首個可完全重用的體育館,意味每一磚每一瓦賽後都能拆件,成為其他建設的原材料。就讓我們拭目以待,世界盃將來只生產足球強隊,而不是生出各式大白象!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