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專欄:好玩人生 - 明周文化

畢明專欄:好玩人生

撰文: 畢明

26 Apr 2018

去年巴黎,走在大街小巷,偶爾會見到這個畫面:一輛兒童三輪車,紅色車身、粉紅色車輪,藍天下昂然獨行,在偌大的荒山斜坡上,在礫岩亂石無覓處,小小三輪車堅毅上山,獨自浪流。廢墟中的一輛小車,像汪洋中的一條玩具船,漂泊。

這畫面,有的鑲在極大的戶外廣告牌裏,或化成電影海報街上晴天雨天迎人。八成文盲如我法文唔識多個,讀懂了大標題《Détour》、iPhone、還認得Michel Gondry之名。

Gondry是我很喜歡的法國獨立電影導演,一看就認得,其作品我不會錯過。《Détour》在Opéra National de Paris場館門外遠一點的Billboard極之宏大,去看跳舞表演時,出入都被這小三輪車吸引了,加上吾愛Gondry之名大剌剌一再映入眼簾,便的起心肝去了解一下。這東西在法國好像很大件事似的。

原來是蘋果的iPhone廣告企劃一部份,請了他來拍短片,作品全以iPhone 7拍攝,”réalisé avec L’iPhone”即″made with The iPhone”,故事由他自己創作,拍了一部十一分鐘長的感人小短片。

Gondry集鬼才與可愛一身,搗蛋中溫柔,滄桑中療傷,別以為你不認識他,他的代表作可是近代愛情片經典之寶《無痛失戀》,Kate Winslet自己最愛的作品之一。

蒼天,荒山,三輪車,未至於「枯藤,老樹,昏鴉」,但明顯有Wall-E獨守垃圾站山頭等愛的況味。十一分鐘,是旅程、是成長、是希望、是哲理、是人生。可可愛愛的。

一個法國中產家庭駕車去渡假,出發前,爸爸放好一切所需的食物用品上車,也帶單車去,小女兒不忘她的寶貝三輪車,雖然她已長得比三輪車大了。

一路上,爸媽姐妹,哼着歌,心情啦啦的,卻不知扣在車外的三輪車給甩開了、在路上給遺下了。粉紅色的它和小主人失散了。

它波瀾壯闊的萬里長征由是展開。像浮萍,無根,似孤兒,無人問,誰碰它一下,它便走一段,不知撞上什麼轉向,又幾時衝下山坡。經過不同的人為、天意,三輪車繼續趕路。

另邊廂,小主人在爸爸到油站入油時,終發現寶貝車沒了,孤伶伶的被遺棄在路上,從此分離,永別了……她哭的要命,常想起小時候和它一起的快樂時光,它如何陪我笑玩哭。不再了。人世間的悲哀莫過於此。

卻原來三輪車沒有放棄,所有的跌、碰、衝,公路上山路上溪流中,日灑雨淋的天意與巧合,是它尋回主人的Odyssey。踏破高山,闖過深海,它要走它的回家路,哪怕受盡欺凌歷盡百劫,cute cute的它繼續上路。沒有任何困難可以阻止它。矢志不渝,它知道小主人在想念它。

是三輪車與小主人相愛、分離、相思的愛情故事,大概啟發自法國經典瑰寶短片《紅氣球》吧,當年說的是小男孩與他的紅氣球,相遇拍拖被拆散的愛情幻想曲。Gondry把《The Red Balloon》變了”The Red Tricycle”,但臨尾加一個twist。

都說紅三輪車似Wall-E,迪士尼的手指模是有的,它和小主人的關係,有點像《反斗奇兵》的愛與悲。曾經多麼深愛,曾經形影不離,成長有它的殘忍,有它的忘記,愛有它的褪色。《Détour》縱使讓三輪車取西經般回了家,卻沒有《紅氣球》的「沖天救兵」救贖、氣球從四方八面湧來還小孩子一個一雙小情侶的小團圓。

千辛萬苦回了家,當它想來一個重逢高潮時,爸爸為小女兒送上一輛大一點、美一點、適合她年齡多一點的兩輪單車。Red Tricycle黯然退出這三角關係。退後,零件聲似飲泣。

但有另一個小男孩,這時歡天喜地遇上它,把它帶回家。家境沒那麼富裕的他,視它為老友,忠心和愛,找到了更好的歸宿。

十一分鐘,換了愛,換了生命階段,大智若愚,大哲若卡通,舉重若輕。

Gonry深得我心是他奉行”Every great idea is on the verge of being stupid”,更透徹是”Sometimes it’s better to have less money(製作上?) and more freedom”。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