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樹屋 - 明周文化

西西專欄:樹屋

撰文: 西西

08 Feb 2018

101
101
101

自己動手砌的玩具真多,又買了一盒,內容是樹屋,就是砌一棵樹,樹上有一間小木屋。這種童年時夢想的遊戲,仍然很吸引人。當然,這次的木料還是上了彩的,設計也不錯,樹上搭了房子,房子上又長出了樹。房子底下有梯可以攀爬,屋子的住客就坐在大門外,是個牧羊人嗎?樹下四周都是羊,這些羊,會爬樹嗎?因為有些山羊,在斷崖絕壁裏走動,如履平地。

這一陣,砌了不少玩具,發現常見有兩種砌法;雖然,不論哪一種,都有一份砌法指南。第一種,是必須嚴格遵照指引,如果砌漏了,或者選了相似的零件,表面上也像砌對了,結果卻是錯的。於是要拆散重新開始。那麼一來,經過拆卸再重組,會有點殘舊的樣子。第二種,是不那麼嚴格的,相似的零件也可以砌成,問題是,就因為不夠嚴謹了,左看右看,看來總好像有些什麼不對勁。我是懶惰的人,砌錯了又不想再砌,心想,算了吧,別人又不知道,只有自己才知道哪裏砌得不妥。後來又自我安慰,看出來又怎樣,為什麼一定要十全十美呢。

自從有了「可以不依砌作指南去做」的想法,好像想通了一個道理:何必要跟着設計者步亦步,趨亦趨。有些作品是不得不照着做的,可有許多則不必跟隨,看環境和條件的配合,多一點發揮。玩具也可以「創造性誤讀」,不過大前提是先弄明白面對的是什麼東西,而不是胡湊亂拼。於是,我就依自己的意思辦了。例如樹屋的樹,樹幹是由兩塊木片交叉合併組成,至於樹的另一些枝條和小樹枝都是黏在主幹上的,而木屋的頂上又長出了樹枝。我所以自作主張是因為樹身上有些孔洞,是為了把枝葉插入洞內而設,結果,洞太小,枝條太粗,彼此拒絕合作。好的,我就把樹枝安頓到別的地方。我也把樹枝隨意黏在屋頂上。

於是,我的砌法就和原作的繪圖不一般了。我覺得這樣很好。樹枝可以長在樹身任何的地方,花朵可以長在地面上任何地方。那些羊,牠們可以到處走動,臉朝任何方向。羊是由許多木片重疊在一起拼成的,身體是五、六片,頭臉又是三、四片,我也不理會了。九片十片有何不好,二片也一樣,羊有肥羊和瘦羊。

我買的這一盒樹屋,附有一個音樂盒,會奏一首短歌。我其實不那麼喜歡製造音樂盒,因為工序不少,既要用電池,又得接駁電線,擰螺絲等等工作,也不是一隻手操作得了,而那種罐頭音樂,不聽也罷。如今可好了,我完全放棄音樂盒。本來,樹屋的設計是將樹屋和羊圈都濃縮在音樂盒上,真是擁擠不堪,現在我放棄了音樂盒,沒有了限制,樹自然就長在地上,羊圈也在地面,其他的花草都長在地上,不是更富田園景色麼。每逢節慶假日,坊間一定有不少玩具推出吧,我又可以去逛商場了,可以又買一些動手砌的玩具,玩大變身。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