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情人節

撰文: 西西

12 Feb 2018

101
101
101

常常想做這樣的一件事:每逢情人節,到環境漂亮的大街上去賣自己設計的布公仔。這樣做,是因為看過一本書,說西班牙某個小鎮的風俗,或者是拉丁美洲的小城也說不定,到了情人節,年輕人會到街上去,向過路的戀人賣節日的禮物。什麼禮物呢?一對布偶。男的布偶手持一枝玫瑰花,女的則手持一本詩集。這應該是一份夠浪漫的禮物了。

那些日子,我正在學縫布偶。有一天,在商場逛,見到店鋪的飾櫥內掛着小小的告示,是招生做布公仔的廣告,圖中的一對布偶我很喜歡。進店一問,原來要學會可也不簡單,因為圖中的布偶是畢業試的作品,想縫那樣的作品,要經過初班、中班和高班三級,要學齊全部的針法和工序。我說好,我學。於是交學費,每周上課,每課兩小時。老師教得非常好,三時正上課,分派材料,坐在長桌一邊,一邊做一邊教,非常專業,五時正一到,立刻放學,回家繼續。這老師是從日本學藝回港執教,考取過文憑回來的。我們畢業後,也可得到日本公司的文憑。一位同學和我一齊學,她就是要考取文憑,以便開店並教學生。

初級班是做三個五吋高的布公仔,一男二女,一黑二白,除了縫軀體四肢頭髮外,還要設計服裝,女娃穿裙、男娃穿褲。中班也是做三個公仔,都是女娃,卻是八吋高,服裝較複雜。高班只做一個布娃,是著名的一呎半高的美少女。最後才是我喜歡的一對布公仔,也是美國兒童故事中的Ann和Andy。畢業作品的確增加了許多難度,像側身斜縫,衣服就是肢體等。女娃除了穿三條裙外,圍裙還得把學過的針法展示。同學問,怎麼揹個黑人娃娃?我說,有何不可。

上完縫娃班,我又跟老師學了她設計的娃娃。後來才自己設計不同的布偶。我也算努力,布娃愈縫愈多,都送給大小朋友了,如今只留下安和安迪。

情人節賣公仔的夢想又怎樣呢?我雖然會做布公仔,可是不會做詩集。如今做一冊微型詩集,可以用電腦,但當年不行。我的玩具屋裏書房桌上想放兩本微型書,得到英國去訂回來。兩本一套的《格列佛遊記》,兩厘米高,硬皮精裝本,文字螞蟻般小,每本一百港元。現在自製,不用分文。做詩集可真簡單極了,可用的詩才多呢,依莉莎白.白朗寧、羅拔.彭斯,都是首選;中國的詩,一本《詩經》,可以讓人讀多少個晚上啊,而且沒有版權。

除了布偶,詩集,情人節的禮物還有不可缺的花朵。這也不難,可以用絨線編織,也可以用絲帶手做,教人製花的書本非常多,圖書館、文具店、裁縫鋪都有。最近,坊間興起一股砌玩具屋的手工藝,一座半米高的房屋,十多間房連花園,內部的家具都有材料配備,自己製作;還有砌一座溫室的,全數花朵一一細心指導,提供作材,真是學習手藝的好機會。那麼,說到底,我會不會到街上去售賣布偶呢?家中已經沒有什麼布偶了,也難以再縫,還哪有眼力呢,我恐怕也不會寫詩。哦,還有流動小販牌照問題,官僚也會法外酌情嗎?情人節是年輕人的,寫詩的年輕人,可以在這節日上街賣自己創作的詩集?當年拉丁美洲的詩人就是這樣的,在街上,在公車上,在咖啡室裏賣,文學就是這樣爆炸起來的。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