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麗珠專欄:看不見的才最重要 - 明周文化

韓麗珠專欄:看不見的才最重要

撰文: 韓麗珠

02 Aug 2018

城巿裏的生命,不過是在遭受不同形式的蹧蹋,不同界別的生物的遭遇,隨着生物鏈位置的高低而有所不同,然而最終也不過是,殊途同歸。

我曾經到過塘福一次,那是一個偏遠的地方。住在城巿裏的人,習慣把自己蜷縮在一個狹小的房子,很可能,也慣於把自己固定在一條每天重複的生活動線,以至,很容易就可以,把那些在生活線以外的地區所發生的事界定為跟自己無關。

在我的記憶中,塘福有一個潔白的沙灘,其實那裏有一個懲教所。島上的流浪貓,從小就在那裏羣居,對貓來說,只要有食物和溫暖,懲教所跟任何一個房子並無任何分別,於是,塘福懲教所不止是一個囚室,也是眾貓之家。報導說,事件的起因是在某天,一個新到任的高級人員,以貓口過多,帶來衞生和管理問題為由,把幾十隻貓掉棄到不同的地區,使貓們被狗咬死、餓死或不知所終。

他可能並不知道,是這些貓的聚集,使囚友和獄吏有了一個共同的目標──保護和照顧這批不請自來的毛茸茸的生命。當這些貓受傷的時候,囚友告訴獄吏,請他們為貓處理傷口,囚友為貓抹身餵飯,也跟牠們玩耍。因為這些身處在食物鏈低層的貓,觸碰到人心裏最柔軟的部份,那裏,不涉及任何利益、鬥爭或愛慾,只是純粹的善。懲教所,其實就是懲罰和教育的處所,流浪貓的出現,本來就是人們練習馴養和被馴養的上佳工具。但在現代的懲教所,人們只記得處罰,忘了教育的真義。

早在1943年,聖修伯里已在《小王子》裏,透過狐狸和小王子,小王子和玫瑰的關係,說出馴養的意義。狐狸愛上了小王子,因為小王子,牠也愛上麥穗,因為麥子有着小王子頭髮的顏色,因為愛,狐狸洞悉了深藏在萬物之中皆有和牠相關的部分,世界在牠身體內甦醒過來。小王子因為狐狸,明白了玫瑰於他是不可取代的,那朵傲嬌的玫瑰讓他學會了無條件的付出,一切才有了意義。

一個人一旦愛上了一頭貓,就不可避免地會愛上世上所有的貓,甚至所有具生命的活物,那不是貓的力量,是愛本身的力量而已,貓只是愛的載具。只有慈悲可消解暴力,愛比任何方式的懲罰更有效。不過,在城巿裏,人們都充滿恐懼,因而只相信方便、效率和潔淨,過度依賴看得見的管理方式,清除所有在控制範圍以外的力量。

無論如何,我還是相信,一個城巿裏只要容得下流浪的動物,監獄的數目和犯罪率就會減少,不過,對許多人來說,這只是一個笑話,因為當他們看不見小王子畫的像,並以為那是一頂帽子,他們也不會知道,看不見的東西,才最重要。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