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百德專欄:「大館」開幕:呈現言論自由之地 - 明周文化

約翰百德專欄:「大館」開幕:呈現言論自由之地

撰文: 約翰百德

24 May 2018

大館正進行建造和翻新:亞畢諾翼將設有劇院和機電設施,左圖為新建樓梯;打開D大樓西翼新發現拱門與拱頂的空間,該大樓連接前監獄操場。(圖片由約翰百德攝於2016年)

中區警署歷史建築羣本星期向公眾開放。然而,場地並未完全準備就緒:部分商戶(包括一個報案室)尚待完成室內裝潢;某些部分正進行最後階段的翻新。而取代部分倒塌已婚督察宿舍的結構,則有待進一步加固和設計。在新設藝廊中舉辦的兩項當代藝術展覽將於6月8日開幕。我已率先到訪這裏多幢細意翻新的歷史建築物,還有由Herzog & de Meuron設計的新建大館當代美術館。這些建築物中,大部分的此前狀況都令人慘不忍睹,特別是設置囚室的大樓,需要精密的工程加固。如果要說什麼美中不足,已完成的翻新也許太完美了──經歲月洗禮的牆身已清洗得光潔如新,並已完成重新粉刷,每座建築物的外觀與色調均一式一樣。但隨着時間過去,這些建築物將演化出新的外貌和功能。在向公眾開放的首數個星期,市民可以一同欣賞和檢視實體建築物。但,當我周圍逛着時,我將需嘗試衡量和「感受」它面目模糊的新身份。

整個建築羣以「大館」為名字和品牌。面向荷李活道的前警務處總部,曾以大館為綽號。然而,這個名字未能完全涵蓋該處歷史上作為司法制度三大支柱所在處的事蹟。這裏不僅為殖民時代香港警察總部和中區警署舊址,也是域多利監獄和入境事務處收押所的所在處。直至1979年前,亞畢諾道典雅的裁判司署大樓更設有法庭。

建築羣的完整性,視乎它能否成功保育舊有司法、拘留和執法歷史的感覺,以及該址能否恰如其分地在歷史建築中納入新的文化活動、食肆和商店而定。取得適當的平衡,將會是衡量該歷史建築羣是否成功「活化」(政府最愛使用的詞語)的真正指標。然而,這並非容易的事。如何令該址保留完整性,而非因訪客數字和商業活動的需要而妥協,而變得平凡或庸俗?適當的氣氛如何營造?誰去判斷?是否有人在過了一段時間後有意圖地去改變最初的想法?

無疑,歷史展品上將細說警務與懲教服務的故事,還有刑事法、警務和拘留的程序。那些展品將喚起及擁護建築物所見證的法制,但該址也應紀念那些現在已不存在但曾被判囚在此的還押者、被定罪囚犯、死刑受害人、在日佔時期被拘留人士,以及其後在上址入境處收押所裏被拘留和被驅逐出境的人。越南革命家胡志明的故事,毋庸置疑將出現在上址的歷史展品中,但「一般」男女囚犯的故事,和胡氏等著名歷史人物同樣重要。

香港賽馬會由項目開始已負責翻新和管理大館,並曾公開表明該地不會成為另一個尖沙咀「1881」,也不會變成商場。馬會並經常以不幸地變成偽裝購物中心的元創坊為例子。

大館前身的主要作用是監獄,曾經是被定罪的不法分子被監禁的居所。這地一方面充滿了憤怒、暴力、痛苦和哀傷,另一方面也盛載着勇氣、堅忍、慈愛和贖罪。這個地方曾經是社會上的封閉角落,社會人士不會看到幾乎被遺忘的在囚人士。這裏也是死囚問吊的地方。而離現在年代不遠的記憶,還有日佔時期的無理拘留和酷刑。現時,大館已是集古蹟與藝術於一身的地方。

要發掘這裏殘酷詭秘的歷史相當容易:組織「猛鬼團」或在萬聖節時開放場地便可以了──但那主意未免太懶惰、太俗氣和太格格不入了。建築羣內可能設有自拍點,但肯定的是各座建築物本身,以至未來舉辦的活動和藝術節,將會帶來不少歡樂時刻和值得拍照留念的機會。大館並不是海洋公園或迪士尼樂園!大館是亞洲區內其中最重要和非凡的殖民地建築物,是一個必須被人用一種帶着哀愁眼光欣賞的歷史遺址。最基本的,是這裏需要有足夠的思考空間,讓訪客可以享受它所承載的歷史及藝術展品,並在樹蔭下坐下來(而不用先買一杯咖啡),欣賞和回顧它的莊嚴歷史和創意展品。

香港一直很需要這種公眾可以接觸、保留香港過去和舉辦創意與藝術活動的場地。大館代表我城美好、百折不撓的精神,更呈現了香港的法治、司法和言論自由,但這項事實香港政府和香港賽馬會都沒能完全意識得到。

利申:約翰百德為香港賽馬會委任的藝術工作小組成員,該小組為大館的志願諮詢組織。

www.taikwun.hk 

(本欄目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