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百德專欄:寧靜的新年漫步,然後…… - 明周文化

約翰百德專欄:寧靜的新年漫步,然後……

撰文: 約翰百德

21 Jun 2018

荔枝角道的熟食小販

假日小販在深水埗擺賣的貨物

深水埗的街頭餐桌(攝影:約翰百德 ,2016年2月8日農曆新年)

每個農曆新年,我都會約Dave見面,一同在深水埗區內散步拍照,這個習慣在過去多年已幾乎成為了我們的傳統。新年期間,街市所在的街道依然,但經常到訪深水埗的話,會發現這裏與平時不同。街上的小販攤位都關了門,不再是常見的販商和買家,街市更延伸至街道每個角落,佔據整條長沙灣道。那些通常長期在這裏擺賣的小販休假三天,由假日小販取代;他們在地上鋪上膠布或紙板,再把舊衣、小物和一些不再需要但於去年累積起來的家品放在上面擺賣。較井井有條的,會擺放售價較高的精選物件,例如是相機配件或平價雨傘。這裏熱鬧非常,而且人煙鼎沸,港鐵站出口因為被附近坐在地上的小販,還有擺賣炒栗子、烤番薯和鵪鶉蛋的小攤阻擋,幾乎可以說是險象環生。我們四周閒逛,拍照,而Dave喜歡停下來收錄街上的聲音和對話,最後可能上載到YouTube。我們不時停下來說說爛笑話,也許是雙關語和文字遊戲,也會坐下喝杯咖啡和吃麵,通常都是坐在擺放在行人路上的桌子。農曆年間,那些我們經常光顧的茶餐廳都善用食物環境衞生署督察休假的好機會。一般來說,只要食肆門前加設桌椅和提供食物,便已是違反衞生條例。但這是農曆新年,所有人都較為輕鬆,通常有幾天都會對條例規則隻眼開隻眼閉,特別是在深水埗。

不論天氣如何,這天通常都過得很寫意,我們會閒逛至石硤尾或太子,然後到荔枝角、油麻地或旺角吃晚飯。在2016年,我清楚記得走到旺角道附近時我跟Dave說:「好,你選吧,向左走還是向右走。」向右走的話,我們會到達朗豪坊,那是一個可避則避的商場,選擇再容易不過了!「向左吧。」他說。「對,豉油街應該還有食肆開門。」然後我在想,最好坐擺在店外的桌子。

那夜回到家中,我無法相信從新聞上聽到旺角發生了涉及街上魚蛋和麵檔小販、食環署督察、警察和其他市民的混亂,地點就在朗豪坊附近的砵蘭街。在這場稍後被稱為「魚蛋革命」的事件中,聽去就像一場可怕的誤會。我的意思是,我個人認為,這是新年時間,新年期間應該寬鬆處理。這期間應該有些彈性,沒有事情應該失控至擾亂新年的喜氣。而且,當晚全香港多處地方都有發生類似的違反衞生條例情況,為什麼要特別選出這裏的小販,要求他們停止擺賣?就算讓小販繼續做生意(像其他小販一樣),他們又會帶來什麼傷害?

兩年半後,上星期:一名年輕友人Raze(化名)給我在Facebook留言說:「今早的新聞令我很難過……梁天琦判囚六年……試想想他出獄時已經是三十二/三十三歲……他的黃金時間都要在獄中度過……」之後幾個小時內,我反思了她為什麼這樣慨嘆。她和梁天琦年紀相若。她深深明白香港是她的家,她唯一的家。她有強烈的道德原則,對是非黑白有深切感受。她對歷史的了解,以及歷史對現在與未來的影響愈來愈有體會。她喜愛新意念,特別是音樂方面。她努力工作,並為香港付出時間、精力和熱誠。她不反對內地,當然也不是港獨主義。她只是因為梁天琦和其他人成為唯一聚焦點而感到「憂傷」甚或忿忿不平 。是的,擲磚應該受罰,但是那一夜,另有一些事情大錯特錯。

事件發生後第二天晚上,我回到砵蘭街看看事態發展,魚蛋小販已回到街上以真正新年風格擺賣。世界並沒有塌下!那夜被困於瘋狂情緒之中的梁天琦和其他人士,成了那夜極度出錯的事情之中唯一的聚焦點。但他們只是故事的一部分。在他們開始擲磚前,食環署督察當時做了什麼?警察又做了什麼?我們至今仍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這顯然並不足夠讓人滿意。 

(本欄目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