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專欄:阿碧並不是平凡的女孩  - 明周文化

駱以軍專欄:阿碧並不是平凡的女孩 

撰文: 駱以軍

21 Feb 2018

loyichinpicmpw

有另外一種傳說,說是有一天阿碧與阿梵起了爭論,看誰更值得當模範生。就在他們爭論不休時,在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根火柱,熊熊火焰好似要燒燬我們學校。這個男生和女生中功課最好的兩位,見狀大驚失色,都決定應當去尋找火柱的來源。於是阿碧變成一頭巨大的野豬,順着柱子向下探尋了一千年;阿梵變成一隻迅飛的天鵝,順着柱子向上亦尋了一千年。但他們都沒有到達柱子的盡頭,於是疲憊不堪地回到原地。當他們回到出發地相見時,施伯出現在他們面前;此刻他們才發現這根柱子原來是施伯的大老二(所以施伯那時正在教室裏偷看黃色小說?)。於是兩位好學生認為這所學校最該當模範生最值得崇敬的同學,應是施伯。我想這是胡說,除非別班也有個同名,喔不,三個同名,分別也叫阿碧、阿梵、施伯的人。事實上,我認識的阿碧,才不會去爭什麼模範生,她在那件事之前,真的是個班上完全不起眼的女孩。另外,施伯怎麼可能在學校亂嚕他的大老二?還大到像孫悟空的金箍棒那樣無限變大無限變大?這是個黃色笑話吧?像我們這種苦悶的中學,若是對男生們流傳的各種黃色笑話,作一個最受歡迎排行榜,我想「比屌大賽」那則應該會奪魁:放風箏的,釣魚的。打撞球的,以為是電線杆的,這真的很幼稚。

很多年後的同學會,我還聽一個整晚吃了一百分師傅握壽司的肥仔,說了一件當年逸事:說是當時班上有個叫馬里奧的轉學生(他是阿根廷人嗎),據說某次化學實驗課,大壞蛋施伯偷給他一種毒品,你知道我們這種中學幾乎從第一天新生訓練,老師們就洗腦的要我們學會「對毒品say no!!!」,但施伯那個邪人(我說過他父親有黑道背景),給馬里奧的是一種像髮膏狀的金蒼蠅嗎?其實那嚴格說不算毒品,是從大人的情趣商店流出的,一種爛爛男用於約會強暴或給夜店美眉飲料裏偷下的春藥,淫蕩之水。但這種進化版的管制禁藥已方便成髮膏,你只要不動聲色抹一坨在某個女孩的頭髮上,那藥會從髮根、頭皮滲進她們的大腦中樞,然後會在眾目睽睽下作出淫蕩失控的動作。馬里奧試了班上好幾個聖女系的女生,造成混亂,但這白癡竟異想天開,想把剩下半罐這髮膠金蒼蠅,全抹上施伯的平頭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大水沖到龍王廟!!!在千鈞一髮之際,又是阿碧出面,拯救了超man的施伯若變成淫賤嬌喘,那等藥退清醒後他會因羞憤想滅口用他那第三隻眼噴火燒了全校吧?阿碧真是永遠讓人驚奇,那麼嬌小平凡的她,跑到馬里奧面前,跳起妖嬈美豔的舞,我是聽這老同學說這不知真假的故事,無法想像阿碧要怎麼個妖嬈法?真的無法想像。或許阿碧也才被馬里奧的無差別惡戲,頭髮上也被偷抹了那髮膏狀金蒼蠅?總之她跳出一段讓馬里奧奪魂攝魄、狂流鼻血的性感肚皮舞,她嬌媚的說:「怎麼樣?馬里奧,你敢打賭,我作的每個動作,你也能作出嗎?」馬里奧立刻和她飆舞,這種場面,好像比較像哈林區黑人青少年的街舞,你作出倒立頭頂貼地板旋轉十幾圈,我就得做出像體操選手鞍馬動作,左右手互換在地板單臂支撐車輪旋轉,但這傢伙說阿碧跳出的是比蔡依林謝金燕都要性感萬倍的豔舞,她作一個淫蕩的舞姿,馬里奧便如醉如癡的跟着作同樣的動作,全班同學都一旁鼓掌打拍……。最後阿碧作出撩弄頭髮,用手指朝頭髮向上翻的女神動作,白癡馬里奧也跟着做,於是他那擠滿手掌的髮膏狀金蒼蠅遍全抹上他自己的頭髮上了……

你說阿碧是不是個天使,女神?她可不只一次救了我們大家啊。雖然我不知道,這個肥仔老同學說的這個往事,是發生在施伯抓狂砍了阿梵的腦袋那次之前?或之後?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