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專欄:營區 - 明周文化

駱以軍專欄:營區

撰文: 駱以軍

09 Aug 2018

%e9%a7%b1%e4%bb%a5%e8%bb%8d%e9%85%8d%e5%9c%96%e6%98%8e%e5%91%a8

這個營區有一棟一棟的空樓,這些樓多數建材不佳,半世紀以上因此石灰土壁都有種吸水麵包的濕爛感,他拿着鑰匙開門帶我們進去,外頭盛夏日光立刻被收殺進一種貓瞳的黑。但其實非常悶熱。我們走進一間官兵餐廳,那個熱氣讓我有一種走進焚化爐的感覺。我對空軍其實缺乏想像,如果是海軍,我還認識幾個福州人,陰影似有若無可以講些海軍內部的「青幫」傳奇,或當年小蔣和桂永清不同派系人馬,整肅清洗海軍內部馬尾系的白色恐怖。

但空軍可就是像這個島國亡或存,那個巴塞隆納隊啊。老頭子手中最神武的玩具。他寵着這些穿着飛行裝的大男孩啊。這個營區裏的人,只能是最嫡系的嫡系,不,最嬌貴且玩最貴家什的么子。太多關於空軍摔飛機的故事了,所以那個懷舊的膠捲幻燈片,跳閃的光點,糜麗腴軟的白光《魂縈舊夢》、李香蘭《夜來香》,喔,不,那首纏綿斷腸的《西子姑娘》,誰忍心拿空軍開歷史的玩笑呢?他們以那些開玩笑不同代的俄製雙翼飛機霍克三升空,在藍天上賭命一晌貪歡,莫白少年頭的和日本零式盤旋、纏鬥,其實全是俊美的遺照和穿旗袍的寡婦的淒美故事,等候的故事,下了天空一定浪子漂泊風在酒吧尋刺激的故事。

黑貓中隊。維基百科上的一段:

•黑貓造型代表U-2機身正面

•耳朵代表敏銳的感應器

•金色貓眼則象徵着銳利的高空攝影機

•貓鬚代表偵測天線

•長脖子下端代表下視鏡

•紅色襯底象徵被赤化的鐵幕

這真是洋派不是?美國人的那套在更高高空調戲地面下還用原始人石斧敵人拋擲的迪士尼樂趣。其實飛官們可是第一代在這城裏還有三輪車年代的ABC啊。老蔣小蔣這兩個江浙老鄉,內心恨透那些老美了,可是這些小夥子們可都喊那些洋忘八「教官」,買他們的皮夾克、牛仔褲、丟彭打火機,他們所在,可是台北最美的林蔭大道啊。營區的四周,一片田野阡陌,農家炊煙,不誇張地說,小水塘裏還有綠浮萍上歡游的大白鵝呢。那時站在瑠公圳旁,白霧如紗,可以看見拇指山和翠山的身影。白鷺鷥、油菜花上的黃粉蝶、麻雀、蟋蟀,這可是老美搭着吉普車進城,先會經過的南國之美最像夢境的風景啊。

別忘了當年咱們的第一夫人,可是號稱「空軍之母」啊。她的口頭禪是將國民黨空軍稱為「我的空軍」。多麼美國女孩風格的愛嬌、崇尚英雄主義加上最新科技。始終對空軍的人事、採購甚至訓練和作戰都掌握大權。別忘了飛虎隊的陳納德將軍和陳香梅的異國戀故事加空中騎兵的電影FU啊(簡直就可以找麥特戴蒙扮老裝搭妮可基嫚,喔不,我個人認為陳意涵演那個年輕女記者不錯),整個中國空軍可以說是宋美齡建構起來的,那個天文數字的採購飛機經費,可是無人能看懂的孔家宋家再加她出來發起《捐機祝壽》,那五鬼搬運的「中美飛機公司借貸」,才能成軍啊。你想想國府撤退來台,夫人走進這個「空總」,從總司令以降,哪個不是她眼中的小屁孩?她可是一生佩戴飛行勳章啊。老實說,空軍可以說是那年代最美國的「域外時空」。

誰想到我們現在走進來,像小人兒鑽進巨人屍體的空腔,內面佈滿癩痢和癬。「這棟是海砂屋啊,非拆不可。」諷刺的是,那棟日本人戰時蓋的,後來倉皇棄留下的,「工業研究院」,如今是最有古蹟硬價值的。

「但日本人曾經在這裏頭做什麼工業研究呢?」我們問着彼此。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